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天空之城帕米爾高原----新疆全紀錄(二)

奔向世界屋脊的屋脊


     離開南疆大城喀什,吉普車一路在荒灘與綠洲村落間穿梭。雖然天氣晴朗,但總像有一片灰濛濛的薄紗覆蓋,著實讓人擔心:今天要上帕米爾高原。能欣賞這世界屋脊上冰封的高山、獨特的人文,一直是整個新疆之旅的重點。懷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深怕天公不作美,盼望已久的美景都會變成幻影。
 

(帕米爾高原與中巴公路地圖)
 
    帕米爾高原號稱世界屋脊,可說是與青藏高原齊名。他的重要性不僅在於高度,在地理上更別具意義。如果翻開中亞地圖,你就會看到許多亞洲最重要的山脈,包括了崑崙山、喀啦崑崙山、喜馬拉雅山、興都庫斯山與天山山脈,四面八方向帕米爾高原集結,形成一個像是蝴蝶結一樣的「山結」,說是世界屋脊上的屋己也不為過。國中的時候,地理課本說,我國的疆域最西界在帕米爾高原上的噴赤河。老實說,早就不是了。噴赤河現在是塔吉克跟阿富汗的國界,變成別人家的水溝。中國國土目前擁有帕米爾高原的最東一塊細長地區,踏上中巴公路,就可以大致遊覽這個區域,這也是我們此行的主要路線。
 

(帕米爾高原上喀拉崑崙山附近山岳景觀)



換個司機心情開朗
 
    帕米爾的這段行程,我們的包車司機換了一位吳師傅。這位師傅跟在天山南路載我們的李師傅可說是天壤之別。吳師傅人不但好說話、十分熱情風趣,還精通維吾爾語,對在地的人文和自然也都有著豐富的知識和閱歷。他的出現,讓我們這一趟本來就獨特的帕米爾高原之行,更加令人回味與難忘! 


 
(色彩豐富的河谷地層)


(河谷中的駱駝群)

     順314國道往西南方順著小河前行,高大赤裸的岩山漸漸逼近視野,河谷也變成深險的峽谷地形。山坡上完全看不到一絲綠意,只有色彩斑斕的地層面貌,和張牙虎爪的雨溝,在其上恣意地蔓延。新疆的乾燥,不僅表現在浩瀚無邊的塔克拉瑪干沙漠,也在這些地質脆弱的山區。由於無植被保護,一到了夏季,高山上的量融化的雪水,或是一場難得的大雨,都能引發可觀的山崩與泥石流,這段在峽谷爬升的公路,也就註定要柔腸寸斷。通常一兩天後公路可搶通,但嚴重的話也可能要等上一星期。據說我們下山的隔天路又崩塌了,看來這次運氣還算好了。 


(公路上的克爾克孜人)
 
 
初上高原興奮過頭
 
    公路在山谷裡以驚人的速度爬升,有點像是要逃出這個地獄谷般,前方的視線逐漸開闊。山谷的盡頭就是高原了,景色霎時開朗了起來:平坦廣大的溪床,緩緩的漫開的水流,對岸高大壯觀的沙山,和更遠處不斷延伸的雪山,不時出現牧羊人和牛羊漫遊的畫面,讓初上高原的我們真是興奮極了,一下車就跑跑跳跳,這可犯了剛上高原的大忌!再向前走,慕斯塔格峰隱隱出現眼前,山頭雖隱沒在雲中,但眾多的冰河和基盤廣大的山體仍令人驚嘆。路過卡拉庫力湖畔,這裡是觀賞慕峰最好的角度,也是我們回程住宿的地方,離今晚的目的地塔什庫爾干,還有一百多公里之遙。由於沿途景觀實在太吸引人,邊走邊玩下,到了塔什庫爾干天色已晚,北京時間已接近十點鐘,由於下午初上高原活動過於劇烈,今晚在頭痛與輾轉反側中過夜。 



(高原上的沙山)


 
羞怯保守的塔吉克小鎮
 
    在帕米爾高原上活動的游牧民族有兩支,一是克爾克孜族(吉爾吉斯人),一是塔吉克族。塔什庫爾干縣內分布的大多是塔吉克族,她們屬於正統的高加索人種(白種人),信仰伊斯蘭教,雖然皮膚黝黑,但臉型輪廓完全沒有東方人的影子。長年在高原上過著半封閉的游牧生活。塔吉克人的物質生活在新疆各族中最為落後,但她們也因此很少受到外來文化的干擾,族人們大多顯得害羞而拘謹,不似維吾爾人那般活撥熱情。據說塔縣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地方,在這裡根本不用擔心東西會被偷。至於塔什庫爾干城,號稱是這個區域最大的城鎮,事實上只是一條甚至稱不上熱鬧的街道。黑夜中我們在街上挑了一家麵店果腹,不難想像的,受到塔吉克客人們好奇的觀望。塔吉克的伴麵和維吾爾人和回民的伴麵又有不同。主麵料是像「貓耳朵」的小丁塊,而伴料的口味顯得較為濃稠。



(小小塔吉克牧童有張成熟的臉)
 
    清晨的塔什庫爾干靜謐的像是世外桃源,廣大的谷地是牧民們和萬千牛羊盡情徜徉的樂園,兩旁是頭角崢嶸的岩峰和雪山圍繞。這樣的景觀一直沿伸往南,高度越來越高,最後到達公路的最高點~海拔四千七百多公尺的紅其拉浦山口,也是中國和巴基斯坦的國界。
  

(塔什庫爾干的高山牧場)
 


邁向國境之旅
 
    這條偉大的「友誼公路」全長1350公里,起自南疆的喀什,翻越帕米爾高原、喀啦崑崙山和興都庫斯山脈,終於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巴德,是一條世界級的知名公路。沿途的高原峽谷風光和的特有的民族風情,不僅吸引大量觀光客,更是單車旅行者最熱門的朝聖公路。雖然說是如此,但行走其中卻幾乎很難到其他的遊客,往往只有空曠的牧野、和遠處的高山相伴。偶爾,在原野的那一方會看到幾戶方整卻低矮的塔吉克人家屋,和零星散布的牧羊人。這就是帕米爾高原上典型的景觀,寧靜安祥,卻又有點荒涼寂寞。
 
    在路上看到幾個個塔吉克小孩。我們很興奮的向她們招招手,她們也就很好奇的跑了過來。過來當然想要和她們照相擺擺姿式,可是語言卻完全無法溝通。女孩們的眼睛很漂亮,卻非常的羞澀,表情有點驚愕和僵硬。拍完照,給了他們一些m&m巧克力,她們跑著回家,交頭接耳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望著遠去的背影,在早晨朦朧漫散的陽光下,竟然讓人十分羨慕能生活在此地。
  

(帕米爾的高山草原景觀)



    離國境越近,公路的海拔也就越高,好在今天大家的精神都不錯,所以沒有像昨天有明顯的高山反應出現。此刻周圍的山峰變得尖銳與險峻,山上的冰河也更多更發達。這裡已經屬於喀拉崑崙山脈的範圍,世界第二高峰,高8611的K2峰(在中國稱喬戈里峰)距離此處僅一百多公里。寬闊的牧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陡斜的高山草原和碎石坡,草原上到處都是肥壯超可愛的「旱獺」(一種高山土撥鼠)奔馳,數量之多真是教人吃驚。且別看這裡空盪盪的好像沒什麼生機,山裏多著是帕米爾盤羊、狐狸、棕雄、甚至稀有的雪豹。春天的時候草原上萬花齊放,珍貴的藥材包括了雪蓮和石蓮,也都列為特產之列。


 
與巴基斯坦官員的國民外交

 
    在抵達邊境山口前,我們先通過一處國境檢查哨,司機和這裡的官兵們很熟,還特地送了他們兩個大西瓜。照規定參觀國境口岸必須有哨所人員同行,於是她們派了一位解放軍同志跟我們一起擠車。這位解放軍男孩還不到廿歲,高山強烈的紫外線,加上我們的直覺得想像,卻讓他看起來顯得成熟得多。在我印象中,解放軍總給人嚴肅、強硬又冷漠的感覺,如今卻擠在同一個座椅,還聽他說著在山上採石蓮、打獵和遇到雪豹等種種山上事情,算是一種奇妙的感受。這位同志老鄉在湖南,分發到千里之遙的高原上來服役,過著有點辛苦卻又有點消遙的生活,比起我們這些號稱能吃苦耐勞的背包客,自當是另一種不同的境界。





(意外遇到的巴基斯坦海關人員)

 
    翻上一片廣大的山鞍,只見到公路左右兩側各有一座巨大界碑,氣勢不凡,與週遭景致搭配得天衣無縫。這裡就是標高四千七百多公尺的紅其拉浦山口、中國的西邊疆。環顧四周雪峰包圍,稀薄的空氣讓氣氛顯得更加的冷峻。就在我們到達口岸的同時,路的那一端也開來了一台四輪休旅車。司機和解放軍都馬上認出對方來人!原來對方是巴基斯坦的海關人員,他們今天帶著朋友和小孩來參觀遊覽,正巧碰到我們這些遠從台灣來的遊子。兩方人馬一見面,大夥就熱情的互相握手交談、更不停的拍照留念。他們還送我們餅乾和巴基斯坦特有的油馕,感覺好像在作國民外交。因為難得的邂逅總令人格外興奮,這個一向寒冷荒涼的山口,今天卻顯得好不熱鬧。
  

(與年輕的解放軍同志邊界合影)

 
    跨過界碑就是巴基斯坦喀什米爾地區的範圍,這長久以來動盪不安的是非之地,因為凱達組織首領賓拉登最近謎般的去向問題,而引起更大的國際焦點。除去複雜的政治、宗教和歷史問題,喀什米爾是個千山聳立的山岳王國。據說,中巴公路在那一頭的景況會給人另一種震撼,只可惜我們並沒有辦巴國的簽證,只得在這邊境一小塊土地上隨意遊走,好過過乾癮。 

(喀什米爾邊境的紅鬍子巴基斯坦人)

 
尋找高原蘑菇作好下酒
 
    與巴基斯坦人道別,我們踏上了歸途。途中吳師傅帶我到一處高山草原,說前兩天高原下過雨,要搜尋高山草地上冒出的「寶貝」~~高原蘑菇。我們起初不甚相信,懵懵懂懂跟著吳師傅像「勺子」般到處尋找,不多時果然在短草叢中發現許多半埋在地表、大小從壘球到手球一樣大的肥白蘑菇。收穫還相當豐富,正好帶回去塔什庫爾干的飯館給我們午餐加飯。每個都大如飯碗的高山蘑菇,吃起來脆韌香鮮、口味極佳,聽說營養價值極高,富含蛋白質和多醣體,光吃這幾顆蘑菇就夠飽了,抵得上好幾盤肉,真是老天賞賜的珍饈,直叫人大呼過癮。
 








(收穫滿袋)


(午餐配菜: 高山蘑菇炒青椒西紅柿)



石頭城上遠眺懷古
 
    塔什庫爾干城北有個古石頭城。這個現在已經荒廢的城牆遺址,所在地勢極為險要。早在漢朝,這裡就是西域三十六國之一的浦犁王國王城,唐代時成為邊疆守軍駐防地。現在看到的城牆,應該是元代重修後的基礎,加上清朝設縣後的城牆遺跡。自古以來,此處都是絲路在帕米爾高原的交通要衝之地。站在城牆上,塔什庫爾干山谷廣大的牧野、遠方的穆斯塔格冰峰都盡收眼底,想到那時玄奘、馬可波羅都曾旅行到此,現在的旅人可是一點都不寂寞。塔什庫爾干,在維族語裡就是指石頭城的意思。由此可之,石頭城是這裡的精神象徵。

 

(石頭城上遠眺塔吉克人牧野)


  
卡拉庫力湖邊的晨昏美景
 
    留連在城牆頭眺望,差點忘了我們還要趕回卡拉庫力湖畔,享受真正的高原之美。老天這會給足了面子,午後天空萬里無雲,一路讓我們能清清楚楚的瞧見慕斯塔格峰的全貌。從塔什庫爾干回卡湖的一百多公里途中,就是這高達七千五百多米的雄峰為主角的伸展台。從他的背後、側面到正面,無論形貌如

(慕斯塔格峰的眾多冰川)



何變化,不變的是那雄渾豪邁的氣勢,和山上厚重的冰雪所透出的凜冽氣息。在突厥語中,「慕斯塔格」是「冰山之父」的意思。我們可以在崑崙山脈、甚至中亞其他地方發現到許多有相同名字的山名,大概都是指這些白雪皚皚、山岳冰河發達的高峰。但是帕米爾這座慕峰不但高度最高、最有名氣,本身的氣勢和冰河的數量也是其他慕峰所難以望其項背的。此山的高度雖高,但坡度和緩,攀登難度相對並不極難,每年吸引眾多世界各地登山好手來此一展身手,成功者不在少數,當然也包括了台灣的好手。 



(慕斯塔格峰的清晨)


(卡拉庫力湖畔日出景觀,左中為帕米爾最高峰公格爾九別峰)
 
    卡拉庫力湖畔設有氈房,住宿條件簡陋,價格相對來說卻不便宜。不僅如此,因為晚上十分寒冷,加上不穩定的高山氣流和稀薄的空氣,讓人晚上睡得並不好。但辛苦一晚絕對是值得的,因為只有晨昏之際你才能在此抓住最深的感動。卡湖東北是帕米爾最高峰「公格爾九別峰」,東南有慕斯塔格峰,四周是克爾克孜人的牧場,空曠的環境最是讓人心胸大開。每當天氣清朗的早晨或向晚,血紅的陽光反射自高山的冰雪,倒映在平滑如鏡的卡湖,冷冽的空氣充塞著暖烘烘的色調,這裡變成了神聖的幻境,和諧而寧靜,讓人心醉癡迷。

 

(卡拉庫力湖邊寫明信片的悠閒)
 
告別天空之城
 
    不捨的離開卡湖,又經過了那窮凶極惡的山谷,牧人們也忙錄著在趕羊下山。不到半天時間,我們就已身處在車水馬龍的喀什市街上,感覺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忙亂中,眼光不經意略過西南方朦朧的群山,回想到那高高在上的帕米爾高原,。在那個滿是冰山與荒漠的天涯舞台上,塔吉克與克爾克孜人正忙碌著移動她們的牲口,來往的商旅和戍守邊境的官兵,也正在在那廣漠的天地裡各自忙著各自的活兒。至於那個亙古以來存在的舞台,漫長如流沙、浩瀚無止境。帕米爾高原,竟好像天空之城一般的如夢似幻。 (未完待續)


(克爾克孜人趕著羊群下山避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