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樂嘉溫泉-草山─七彩湖探勘記 (萬里橋溪南北迂迴十日行)

中央山脈七彩湖以北到安東軍山之間,因缺乏超過三千公尺的高山與百岳,向來是縱走的冷門路線;因此於其東側的萬里橋溪流域中級山,就更成了探勘界的荒僻角落。


(高登工作站坐看萬里橋溪流域風起雲湧)

那年春夏之際,原本有意走干卓萬環形的我,在與探勘高手蚯蚓學弟的腦力激盪下,揣想著萬里橋溪中上游~號稱全台最難到達的溫泉~「樂嘉溫泉」,和中央山脈陷落區的草山之間,是否存在著一條微弱卻可通行的連線?若在此連走干卓萬群峰,途中有溫泉、峽谷、壯麗的高山、還有被人遺忘的林田山鐵道末端遺跡,那將會是一條壯觀帥氣的橫斷路線啊!

(樂嘉-草山-七彩湖實際行程路線圖)


路線最未知與困難的地方,是從海拔九百的樂嘉溫泉上達兩千八百多公尺的草山。攤開地圖,只見附近綿密如髮的等高線,想來不是削壁千韌的絕壁,也是問題重重的困難地形。舊時有西林村獵人在此區活動,獵路系統是否上登中央山脈主脊或林田山鐵道?即便有,現在還能利用嗎?西林林道那可怕的48K崩溪會很難通過嗎?一切都是未知的挑戰!逮到幾位強力隊員,便在五月張狂的梅雨與眾人質疑中整裝出發。
 

出發──荒莽山林去難返


(西林林道20K 超重裝備下車 準備開拔)

在花蓮萬榮鄉的西林村一夜好眠,我們搭上小胖大哥的九人座登山車,通過西林檢查哨,一路飛馳上西林林道。這深入中央山脈大安山支脈山區的林道,是探勘安東軍東以南中級山系的重要通道,登山歷史中卻只有寥寥數個隊伍走過它。隨著海拔的提升,聲勢浩大的洽堪溪谷就在眼前,伴隨著蔥鬱無盡的群山,充滿了野性的氣氛。林道今年只通到20K,比去年還得多踢8K的路。



(蔥蔥鬱鬱 溼氣極高的西林林道山區林相)

    即使我們已盡量精簡糧食和裝備,過重的背包還是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雖說是押著隊伍,但看著隊員們腳步猶健,心中仍不免惴惴不安。過28K,由捷徑直登林道33K處,進入萬里橋溪流域。大霧籠罩,沿著向山南壁大斷崖繞行,卻完全見不到這絕壁的壯麗。


(我們在後面累翻了)



一直往更蠻荒的領域深入,昏暗的天下起雨來,前方兩位攻擊手卻早已不見人影;傍晚,四位隊員只好在林道一處稍寬的路面上紮營,與攻擊手分營。一夜大雨中,螞蝗侵擾不絕,(西林林道這裡的螞蝗之兇狠,全台少見,因為牠們不只像一班地方的螞蝗從地上爬到你腳上,還會從樹葉樹枝上"飛"下來,所以今天很多被螞蝗咬的地方都在腰部甚至脖子!),但因為今天實在太累了,睡得倒是挺香的!



(這裡的螞蝗吸飽血顏色還挺漂亮的!)

 
破解──雨中48K大崩溪


早上與前面兩位「健腳」~~蚯蚓與小麥會合,繼續深入林道深處。過了大安山登山口,也繞過大安南稜的林道迴彎點,路況明顯變差;這也顯示著,今年林道第一難關~~48K崩溪應該沒人到過。那些輔助通過的水管、木梯還存在嗎?心中的疑問在越來越陰沉的天氣下更顯沉重....


(荒廢嚴重的林道後段途中休息 天氣很差)

在一陣荊棘和螞蝗的洗浴後,48K崩溪到了!看不到十幾公尺以外的狀況,只好摸索著先下到散佈碎石岩的坡底,原來下拉的水管果然只剩短短的殘跡。輕裝上探那最大的關卡,只見光溜溜的岩石上一瀑懸洩,木梯已然不在,看起來直叫人心頭發毛。不過說時遲那時快,攻擊手蚯蚓已踩著玫燁和小麥的肩膀翻上瀑布;接下來爬到更高處找固定點架繩,人和背包再分別靠繩爬上瀑布。雖然因此花了許多時間,但這擔心已久的關卡總算破解了!



(48K崩溪難關破解中)


(難關破解後 瀑布頂合照 大雨不停 冷阿!)

    難題過後,老天的恩寵與賞賜並沒有出現,又下起了滂沱大雨,林道更是殘破到不像曾經存在過般。倉皇狼狽中,躲進林道末端的51K工寮,趕緊升起熊熊大火。外頭雨聲如雷,在這荒莽深山中還好有這溫暖的工寮,為下一天的奮鬥儲備能量。


喘息──絕境樂嘉SPA樂


從大檜木登山口沿著大安西峰西南稜下行約八百公尺,就可以到萬里橋溪大轉折點附近,那裡是上登草山東南稜的起點。原本以為是順利的半天行程,卻比想像中困難;加上好似永遠停不了的梅雨,我們又濕又冷的完成了這段路程。萬分辛苦地下到主流旁,卻又被困在因連續大雨變得混濁洶湧的萬里橋溪畔,暫時過不了溪。沒辦法,只好先紮營,還只能接岩壁滲出的清水滴來飲用,有一種整天泡在水裡、卻喝不到一口乾淨水的悶氣在!


(萬里橋西中上游 昨天還過不了溪 今天水退就可以過了 我們現在是在耍寶)

因為連續三天的雨天鬱悶,我們決定在轉折點附近多紮營一日,一方面可以盡情享用樂嘉溫泉,一方面可先輕裝尋覓切上草山東南稜的適當路線。這天,老天給了我們不算太差的天氣,在轉折點附近隱密的峽谷岩壁旁,發現一個超級優質的舊獵寮,乾淨、平坦、舒爽,而且完全避雨,實在非常難得!



(超級乾爽舒適的岩壁下舊獵寮遺跡)


找到優質營地後,我、蚯蚓、透抽先往支流上游找尋上切東南稜的接點。萬里橋溪附近,看起來都是插天的絕璧地形,只有會流口上支流上半公里處的一處陡稜似乎可上。這陡稜雖然陡峭,卻只有一處關卡需要架繩突破,看來我們爬上草山的機會又增加了許多!



(樂嘉溫泉地獄谷處(蒸汽浴)的景觀 峽谷上到處都在冒煙)

(眾人仰望地獄谷景觀)


樂嘉溫泉在萬里橋溪大轉折點下游一公里處,分為泉源點與蒸汽浴兩區。泉源點的景觀奇特,水量頗豐,三、四道泉源呈白色水道狀流入萬里橋溪,煞是好看!蒸汽浴區則在下游一點的大峽谷口,溪床岩石縫、峽谷高處的岩壁上處處冒出滾燙蒸煙,果然像白石傳說裡所寫的「地獄景觀」。


(寒冷的天來個蒸汽浴吧)


眾人享受完這地獄蒸氣,回到泉源處造池泡湯,在這越泡越冷的溫泉中(樂嘉溫泉泉溫只約32度,比人體體溫還低),雨時來時歇。看著雲霧在壯麗的大山峽谷間蒸騰繚繞,想著我們是如此深入荒絕的無人境地,一種探勘特有的、有點奇妙的感動冉冉升起!


(樂嘉溫泉~~全台灣最難到達 也許也是泉溫最低的溫泉:P)


 
奮戰──難堪草山"G8"稜


靠著前一天蚯蚓和透抽的努力,今天大夥順利通過昨天的架繩處,正式接上東南稜。在宛如絕壁的陡稜上,回望對面崖璧上高聳壯麗的白瀑,而我們,也正在這樣的絕壁上掙扎奮鬥。通過困難地形,稜線上勢趨緩,林相也越來越漂亮!檜木林出現,巨木森森,我們又來到另一處無人仙境。


(克服上切關卡 我們來到了幽靜的巨木森林靜靜的歇息)


(潮濕的環境處處苔蘚與蕈類 是台灣檜木林的故鄉)

一路上只看到一處很舊的生火遺跡,不知覺中通過2036峰,東南稜上的第二處難關正等著我們。經過一番奮戰,快六點時大家終於踏上海拔兩千三百公尺。在草山東稜的箭竹叢中,雖然勉強找到個很糟的營地,但大家仍然滿心歡喜;因為當初預期會撤退的所有難關已安然通過,中央山脈主脊已然不遠,我們成功了一半!


(稜線2200公尺高的地方望見萬里橋溪溪谷雲海湧起)

在難得的陽光下,滿以為可以輕鬆的登頂草山,但空照圖的那草地,卻可是狀況最糟糕的「草生地」--高密箭竹、芒草、倒木、斷頭樹根伴隨著終日的燥熱。這種草生地惡夢,是探勘者最常、也最怕的難堪場景。蚯蚓、小麥在前面努力砍路,卻也不時欲振乏力。草山總是藏在下一個草生地山頭之後!


(廢棄伐木地全是箭竹 茅草 有刺植物與倒木橫陳 掙扎其中苦不堪言進度很慢)

這一帶是林田山鐵道的末端,完全是伐木廢棄地,危機處處。一谷之隔的舊鐵道招待所清晰可見,跟我們一樣深陷荒煙蔓草中,滄桑而孤獨!這惡夢一直延續到草山山頂前一刻。最後的惡夢竟是燦爛盛開的紅毛杜鵑灌叢。第一次被這種美麗的東西惡搞,完全拿他沒辦法,只得跪地求饒。在大霧中登頂草山,附近有幾個水池,算是這辛苦一天的一點回報。隊員們既疲累又氣惱,於是我們給這條難纏稜線一個不太雅的綽號~~「草山G8稜」。


(終於見到草山絕頂了 事實上那片美麗的紅毛杜鵑也很難纏)

 
轉進──陌生草原逍遙行
 
一大早從帳棚中探頭,但見晴空萬里!我們終於完全擺脫萬里橋溪流域中級山的那種荒莽潮濕,取而代之的是寬廣遼闊的原野風情。雖然這裡是冷門的高山,卻有一流的視野與景觀,中央山脈眾高山、東方中級山群與海面盡收眼底,眼前干卓萬山塊更是霸氣十足、震懾人心!


(草山頂北望中央山脈與雪山山脈)



但已經延遲兩天行程的我們,在與留守人連絡後,得知這場奇怪的梅雨已在中北部造成嚴重災情,未來天氣狀況仍不穩定。真的要堅持走完這超級帥氣的「干卓萬橫斷」?還是,因最重要的勘查路段已經完成,就舒舒服服的走到七彩湖就好呢?這問題困擾著大家,卻也讓我們多了個理由在草山頂多享受了好一陣子的陽光!


(草山與卡社大山間被山友遺忘的大草原)

(藍天白雲之下草原之上 有我們悠閒的步伐)

(草原水池畔休憩)

(墮落的決定是對的!!)


是的,大家還是放棄了無謂的堅持,朝著一直連綿到卡社大山以南的廣大草原前進,而後發現這個決定真是太正確了!天氣好得不像話,過去幾天都像是可怕的惡夢,而今天是另一場夢境:雲影撫慰遼闊的草原,微風徐徐吹來,隨處可及清澈的小水池,東坡開滿燦爛的紅毛杜鵑。草原週邊不是冷杉林圍繞,而是造型蒼勁奇特的鐵杉樹叢,這個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草原,讓所有人沉浸在苦盡甘來的幸福中……。


(卡社大山六成員登頂合照,右起透抽 宛青小麥 蚯蚓 玫燁與我)


西邊的干卓萬山塊愈來愈遠,大家的心情也愈來愈飛揚!越過卡社大山,在一處奇特環型谷地中的「北丹大池」畔紮營,蘋果般造型的北丹大池,給了我們一個星光滿天的浪漫之夜。


(北丹大池畔紮營 炊煙裊裊)
 
驚艷──美絕林田舊鐵道


早起,又是個晴朗好天氣,於是我們又開始在北丹大池畔打混。滿天的卷積雲,似乎告訴我們雨季即將過去,我跑到高處去看遠處南三段諸峰還有若隱若現的丹大九華瀑布,一直混到八點多才出發。



(卷積雲滿天 像隻大鵬展翅)


接上丹大林道後,另一種抉擇困擾著我們,該朝東還是朝西下山?這有點像是丟錢幣決定的遊戲,聽起來真荒謬!我們先到了七彩湖,聯絡上山車,才知道丹大林道狀況極為糟糕,看來我們只得選擇朝東回到林田山鐵道,從萬榮林道下花東縱谷。又要回到萬里橋溪流域了,這樣路線走起來好像畫了一個圓圈,完全喪失當初橫段干卓萬的那種豪氣,想到就氣短! 


(宛青與七彩湖全景)


(美麗的高山湖泊七彩湖畔)

這一肚子窩囊氣,卻在我們走過七彩湖、接上林田山鐵道,踏上充滿懷舊氣息的枕木後消失無蹤。林田山鐵道讓我們驚艷至極!這一段從七彩湖東稜到高登流籠頭約四、五公里的舊鐵道路段,因近年來較多人利用上登七彩湖,已整修得相當好走。


(林田山鐵道建築在峭壁上,紅毛杜鵑開得好美)


在曲折崖壁上迂迴繞行的鐵道,景色多變而豐富,蒼勁的鐵杉林、盛開的紅毛杜鵑、碧綠的深潭、各式瀑布目不暇給的出現;有時鐵道在壯麗的崖邊繞行,有時是懸空跨越深豁的危險鋼索,有時又好像帶我們鑽入綠色的時光隧道般,充滿隱晦而神秘的氣氛。


(走在林田山鐵道上無比愜意)


終於抵達高登工作站,已經十天未見到外人的我們,在這裡受到台電員工的熱情招待!從這裡到萬榮林道只要三小時,好消息是此時林道全線可通登山車,明天就可下山了,這漫長迂迴的探勘也即將完成。


(林田山舊鐵道好像綠色的時光隧道)
 

終曲──十日迂迴下山去


又是晴朗的清晨。大安山在高登的對面出現,走了十天卻仍逃不出它的勢力範圍,是眾人取笑這次探勘未竟的笑柄。


(雲海翻騰的高登工作站:敬大第一杯吧!)

此時晨光輕拂著我們,雲海無聲的翻騰,在回到文明世界之前,六個人眷戀地享受這份愜意舒適,在一旁陪伴的小白狗已安穩入睡。走吧!林榮的滿妹豬腳大餐還等著我們,那是宛青在草山上答應說如果不去干卓萬就要請我們的約定!



(高登工作站的原住民工頭與小白狗)

(小白狗睡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