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807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新康不能斷~~布拉克桑95岳速記

新康山 其實很久很久以前的年代就去過了
向陽 三叉這條路北來南去也走了好多遍  但那都是好多年以前 
自從認真拍照以來我就再也沒來這個山區
所以本來安排這次爬山的目的 
除了橫斷新康下八通關古道
就是為了攝影 為此我還帶了45相機過去(重死了 但只有拍到一張還OK的) 
和 一點點的私心 拿下本人的第九十五座布拉克桑山 




(我與我的四五大相機 文伶在旁 向陽山北叉路口過後 林裕強/攝)



出發前 台北已經下了一週的雨
星期三剛講完誠品的講座 還有人問我
這麼冷又下雨的天你們還要到哪裡去爬山啊?
唉 大雨中出發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也不敢確定天氣好不好阿!
結果 老天給我們三天的好天氣 而且那時候南部山上沒雪
是到四地天才開始下雪 剛好也是我們已經決定撤隊的日子...



(玉山小蘗上的霧淞 我的數位)


向陽 三叉這一帶 我本來不太抱期望會拍到什麼好照片的
這一帶因為近幾年嘉明湖爆紅 所以拍的人很多
不過因為那幾天氣候變化快速
常常一下子陷入狂風濃霧中 一下子又是晴空萬里
不時來個風起雲湧  這種天候最多可拍照的機會
放情的那三天 東半部氣候穩定 整天都有雲海作伴
漫步草原上 看著新康 布拉克桑與卑南東稜間的廣大雲海
像是曲折海岸線上的寧靜的港灣 和點點島嶼羅列 
只是 這是一片雪白的海洋.....


(三叉山上看南一段和卑南東稜東的雲海 林裕強/攝)


不過  我這次體力實在是不太好 因此連拍照都變得很不積極
看來 還是要把身體養好 想拍好照片 也不能太廢阿!
很多人說我相機也背太多了 : 腳架  大型相機  135一機 四鏡 還有一個小數位傻瓜
學弟裕強說得好 要走這種辛苦的路線  就不要想帶太多器材
如果真的為了攝影的話 時間就要安排得鬆一點
誠所謂 : 魚與熊掌 不可兼得是也!



(上三叉山頂的廢柴樣 林裕強/攝)


若論此行"實質"的收穫的話
就是還是拿下了"布拉克桑山"這顆南台灣我最後剩下的一顆百岳
雖然說沒有很刻意在增加百岳(畢竟 80岳 94岳 和95岳聽起來好像沒差太多)
不過還是有點小爽啦
布拉克桑也是百岳中著名的偏遠"鳥山"
一般從新布營地來回要七八個小時
我們速度其實算很快的     惡名昭彰的芒草八卦陣沒有想像中的誇張
但是由於早上太混了  一直到十點才出發
我們又是扎營在離新布營地還有一小時遠的草原水池邊
等於要比一般人多兩小時的路程來回
所以回來時摸了一點夜路.....



(我的第九十五岳~~布拉克桑山  林裕強/攝)



(往布拉克桑中途 乾水池窪地)


我們往返布拉克桑的基地不是在傳統的新布營地
而是在離新布叉路口還有五十分鐘路程的大草原上
這裡有幾個不穩定的小水池  風景非常的優美 
有奇萊東稜磐石大草原的味道  走到這裡就會讓人不由得停下腳步
可惜的是風太大 不是一個很書是安全的營地
我們在這裡住的兩個晚上
第一晚風大到把營柱吹倒 第二晚不但風大 還來了整晚大雨夾雜冰雹
營帳徹底撐不住垮了 我們只好拿我的三腳架來輔助支撐
所有睡袋和裝備也都濕了

要享受美景 有時候就是要忍受某些痛苦和犧牲.....  真是不變的道理


(水池營地的早晨 前方是秀姑巒 大水窟山與馬博橫斷 林裕強/攝)


在山上巧遇拍攝水鹿專家劉思沂 和林軍佐
彼此"認識"這麼久 卻是第一次相見
兩位大師也是帶了四五相機來 自然有得聊
退回避難小屋的那晚 兩隊人馬就圍在一起煮飯 比菜色 講八卦
還約我過年後去玉山北峰拍照
他們這樣才是真正的攝影隊 要花很長的時間呆在一個地方
我出隊還是脫離不了哪種完成路線的使命感
也因此不能專心好好拍照吧

劉思沂帶了一條黑色的母狗叫"歐馬"(台語黑黑的意思) 體力超好個性超乖
據說其血統不凡  狗父母都是來是當今高官的家小......

(打字到這裡 突然發現 劉思沂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居然是個對應耶!
知道為什麼嗎? 猜對有獎!)



(劉思沂的家狗"歐馬"與我學弟裕強合照)


從南橫向陽下山 因為提早一天半下來 火車又已經訂好票
我們三人都決定到台東好好休息一下在回家
這個決定真是太英名了!
這台東一日的時光 真是個美好的回憶
大夥其實什麼也沒做 沒跑什麼地方
很多時候躲在公教會館 洗熱水澡 整理裝備
外出則利用會館免費出租的淑女車 
我們隨意吃吃小吃 逛逛新開的誠品 買買當記的特產釋迦
享受冬日溫暖的陽光午後的悠閒時光

嗯 這次爬山 有找回以前那種ful  即使是撤退 還是載滿滿滿的好感覺回家!

(台東市街單車閒晃 林裕強/攝)



(簡餐店飯後午茶 林裕強/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