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穿越南天之東---走過大崙溪的腳蹤 (探勘史)

這裡偏遠的位置、高聳的群山和封閉的峽谷,使得大部分的時間好像被人遺忘一般,但也讓這片山水仍大量維持其最原始的面貌:火燒草原、險峻溪谷、荒遠山稜,還有場面浩大的溫泉群;熊吼與鹿鳴伴著布農族人抗日的悲歌,古道與舊部落逐漸沉睡在蔓草荊棘裡。獵人呼嘯而來、揚長而去,揮一揮衣袖,不留痕跡﹔探勘者的腳步,從這裡踏過,從那邊出去,卻如藏在深山幽壑中被驚醒的精靈般,要將發生在這片好山好水的故事,告訴世人。
 
遙望南天之際
 
南天之東,始終是神秘深邈的地方。因而自古以來,後山始終是西部移民充滿浪漫想像卻又恐懼之地。遙望雲天,南三段之東是中央山脈的心臟,也是布農族的丹社群活動的地盤。清朝的開山撫番道路,不知曾讓多少士兵魂斷關門﹔日據時期的探險家,也只有幾支隊伍曾經橫越。直到台大登山社的丹大札記出版,才掀開她神秘的一層薄紗。南二段之東,新康橫斷是岳界熟悉的路線,兩個朝代不同的八通關古道橫貫,現今則是玉山國家公園重要的生態保護區。
 




至於南橫之南的南一段,作為台灣最南的一段三千公尺連稜,本來就已經是特殊的地方,百岳縱走的人視為美麗之地。但其南天之東,卻始終是個空白。除了新武呂溪因為何氏棘魞的肥美,成就了自然保護區之外,少有人知曉這個區域的狀況。這裡除了大崙溪外,還可蓋括包括了南部橫貫公路以南、整個鹿寮溪流域與鹿野溪流域上游的海端鄉南部部分,並以自卑南主山發源的大崙溪貫穿全局,也包含了卑南主東稜美奈田支脈的大部分山區。


(大崙溪流域群山看南一段關山風起雲湧)
 

南一段從南橫以南,一直到南大武山,曾是我一位獵人朋友的獵場。二十多年前,他活躍其中,只獵取黑熊、雲豹跟水鹿﹔但他發現台灣各地的山林環境,因不當開發的破壞生態甚為嚴重,於是十多年前就不再狩獵,希望這片瑰麗完好的南天之東,連狩獵的干擾也不必存在。至今這片區域,除了少數的原住民獵人之外,可說人煙罕至﹔一直到近年來,才又有一些對山癡狂的人,用血汗與淚水來此,磨頂放踵,見證山林。
 
過去的腳蹤
 
民國八十五年以前,探勘此山區的隊伍屈指可數。重要的隊伍有登山前輩林古松、揚南郡等深入「伊加之蕃」,探尋布農族抗日英雄拉馬達仙仙的秘密基地,以及戴曼程的卑南東稜隊、關山越嶺道調查報告等等。但大崙溪流域深處,依舊不為外界所知。民國七十八年(1989),曾有台大的隊伍從南橫進入,從延平林道出的走法走通尖石、佐美姬稜線,算是貫穿深入此區的首隻隊伍,但未留下任何紀錄資料,殊為可惜。八十年代中期,基石俱樂部的南部分部東港博岳隊積極探勘台東海端鄉各山區,在大崙溪流域邊區的冷門中級山大有斬獲,美奈田主山、佐美姬山、小禿山、大郎橋、加奈典山、本古山、唉唉山、江波古山、佐利屯山、沛音山、四方山等皆印上博岳隊足跡。日本溯溪隊亦在這段時間完成了艱難的大崙溪溯行(1990)。


(佐美姬山頂附近)
 

中大山社在本區的探勘
 

民國八十六(1997)年,中大山社崔祖錫等由延平林道初探此區群山之王美奈田主山,成功登頂,開啟了這裡的山林探勘。此後短短兩年內(1997、1998),中大山社進出此區近十隊次,才讓外人知道更多的山訊。這些隊伍依次為美奈田主山、大崙北溪、相馬呂伊橫斷、轆轆溫泉、相原溪上游上卑南東稜、大崙古道坑頭段、大崙溪橫斷、鹿寮溪溯等隊。
 
大崙北溪溯,領隊林裕強,原定下到大崙北溪溯上小關山,在西哥姆獵寮後因天氣惡劣撤退,登屯古嶺。探得霧鹿林道和西北區的入口概況。(1997/6)
 
相原、呂禮、馬蕃柏、伊加之蕃橫斷,領隊崔祖錫,發現荒廢多年的卑南東稜舊路,有相原山、呂禮山和呂禮北峰的準平原、次生草原生態,馬蕃三谷高山谷地,呂禮北山有大水池,下大崙溪經過驚險的絕命崖,接上漂亮的大崙溪上游溪谷,並完成橫斷。(1997/7)
 

(絕命崖)
 
轆轆溫泉初探,領隊崔祖錫,由本區方下馬產道進入大崙溪中下游溫地熱地帶。這個巨大的溫泉在當時完全未有岳人聞問,亦無名稱。因附近有大轆轆社舊址,本隊就以此舊社命名之。那就是現在相當熱門又名聞遐邇的轆轆溫泉。除了替溫泉命名,更探知大崙溪流域山區北方入口概況。(1998/1)
 
相原溪上卑南東稜,領隊崔祖錫,原本預計環繞大崙溪和鹿寮溪的分水嶺走,在佐美姬-白松稜的中段因通行困難下相原溪上游再溯支流上至呂禮山,從卑南東稜撤退。此撤退路線接觸相原溪上游造林舊路、並完成卑南東稜後段。卑南東稜後段地勢平坦、且當時才剛火災過後,景象荒涼特殊。(1998/1)


(卑南主山東峰鞍部營地)

 
大崙古道、轆轆溫泉踏查,領隊吳玉珍,由江波古越嶺點到坑頭社的大崙古道狀況,並下至轆轆溫泉一遊,得知夏季大崙溪水漲,溫泉噴口會被溪水淹沒。(1998/4)
 
大崙溪橫斷(四方-尖石-周溪-伊加之蕃),領隊崔祖錫,則深入大崙溪流域深處,岳界首登周溪山、伊加之蕃山,沛音-四方優美的森林景觀、尖石山山勢雄偉展望良好有高山之風,相原溪下游原始多變,和周溪附近漂亮的松林是此行特殊的風景,和南方高地草原的景觀亦有很大不同。(1998/7)



(岳界首登:伊加之蕃山)
 
後繼腳步
 
中央大學山社自從在大崙溪作有系統的開發後,此山區的神秘面紗終於為岳界所知曉,於是各大學山社、社會團體也相繼進出此山區,此後數年,大崙溪流域山區的面紗終於為岳人所完全揭露。雖然這裡總是深山路遠,大多的時候這裡還是一片無人的美麗群山。
 
中央大學八十八年的鹿寮溪溯,領隊王文伶,繼續探勘此區,由武陵進入鹿寮溪溯行,至阿蘭山下匯流口,因故撤退。鹿寮溪下游即出現峭壁峽谷地形,離武陵不遠有武陵瀑布,溪谷旁尚有獵路可資利用。
 
九十年的欒欒-關東松下鹿寮溪,領隊潘建璋,有機會一探馬哈武溪上游與鹿寮溪中游,鹿寮溪下游地帶,均是林木茂密的闊葉林和少許混淆林帶,鹿寮溪比想像中好通行。


(沛音森林)
 
其他學校與團體方面,就我所知,有八十九年(2000)年台大的伊加之蕃上南一段,打通霧鹿林道進入大崙溪上游的通道。政大九十年(2001)連智展十五天的大崙溪完溯。台大再於九十一年(2002)年兩次從武陵林道進入關東松、贊雅樂山區。中原山社九十三年(2004)年卑南東稜,並來回馬蕃栢山。世新大學山社九十四年完成(2005)由伊加之蕃、馬蕃栢,白松四方出南橫的大橫斷。北岳、貓腿、其他社會團體亦先後進出此區。至此大崙溪山區大部區域已不再神秘,均有岳人探查痕跡。但欒欒(樂樂)、登不能山(真可謂山不能登)、阿蘭山等山的基點始終未尋獲,究竟是當初日人未埋設,抑或是因地形崩塌流失,可能永遠是個謎
 
回歸寧靜
 
這幾年,跟隨著全省林道能通車距離的縮短,大崙溪流域好似再次回到當初寧靜的狀態,延平林道(2007)最新狀況是連10 K都無法通行(當年可一路開到52K)。常常遙想,就在我敲鍵盤的此時,那遙遠的群山萬豁間,大崙、相原溪溪水依然自顧自的靜靜潺流,好像那些探勘者的腳步從未打擾,永遠是那麼不沾人間煙火。
 
當然,深山大自然的腳印,絕不會只有山友,更有一些獵人,不為人知。而不正因為少有人跡,沒有人為開發破壞,才讓這片大自然保有清靜、處處充滿生機嗎?我那原住民朋友,去年難得上山,再度巧遇了十多年未見的雲豹﹔相信即使沒有人,這裡將有更多動物的腳蹤,與更豐厚完整得自然生態!


(大崙溪上游營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