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807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相呂馬伊橫斷 (上篇) ~~ 最艱險的一次探勘

Hi! 我們又來了
 
那年春假的美奈田主山之行,雖然苦了眾人的雙腳,札札實實的踢了40km林道下山,卻也給我們一個特別的緣份,去認識這個岳界陌生山區。從紅葉林啟文先生口中,那個10多年前,帶著測量隊滿山跑的回憶中,浮現我們眼前的,是一片草原鹿鳴的原始美景。這種景象深深勾起大夥心中探勘的熱血,於是回到學校後,特別仔細研究。兩個半月後,…..我們又來了!



(通行於相原-呂禮山間的開闊稜線)
 

四人組合十一天
 
本隊四人,除了我是比較有經驗的領嚮,其他都是大二升大三的初嚮。煌閔與我中岩同一期畢業,攀岩實力與用繩熟度都比我更強,過困難地形的技術可要靠他。優雅的帥哥社長道陞,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會爬這種自虐路線的學弟,其實是個任勞任怨的砍路先鋒,耐力和毅力十分驚人。玉珍學妹,本隊唯一女生,個性樂觀開朗,體力夠強,煮菜燒飯切水果還有與我聊邱淑珍等電視影星八卦樣樣都行,沒有她,這個隊伍就少了這麼多的歡樂與那麼多美好的回憶。


 

 
    暑假初,社上共有兩個隊伍正式進入此山區。超強領隊裕強帶的大崙北溪溯,竟在7月初的豪雨中撤退。而我們這四人十一日難以想像的苦命長征,才正要開始!行程將從延平林道底入山,循卑南東稜主幹相原、呂禮北轉馬番粕支稜,來回岳界首登的周溪山,下大崙溪後再沿伊加之番溪切回南一段,要完成這只有份十多年前林古松前輩紀錄可用,後半行全然未知,充滿危機地形與技術挑戰的長程探查。
 
    也許因為信心不足,我們的背包塞滿了滿滿的技術裝備:45公尺的主繩兩條、30M傘帶、一堆普魯士繩環與勾環,加上十一天的糧食,分配給四個人分。就算在現在,帶這麼多技術裝備看起來也像發瘋了一樣(但後來證明完全沒有白背)。出發前任誰也不敢相信,我們真能突破這山重水複的層層難關!
 


(延平林道51k 前方為紅葉林啟文與他林道專用吉普車)
 

Day1
飛馳林道52K
 
 前晚才從台北風塵僕僕地坐火車趕到鹿野,裝備還是在車站前臨時分好的(為何我每次出隊好像都這麼趕?)。還沒加水,男生都超過30公斤,女生也有25了,真是難過啊!沒辦法,認命吧。一早,林先生熟悉的身影,從同樣熟悉的那輛「專門開延平林道」的改裝吉甫車來到鹿野車站,感謝他百忙中的友情相助。

    
    一路劃過縱谷平野,擦紅葉而去,我們直接重回到那個又長又危險的延平林道,也是荒涼如舊。
原來是廢棄已久的延平林道,那兩年因有關山商人欲採愛玉子(這個說法讓人懷疑,採愛玉子有這麼大的經濟效應要打通這麼深入的林道嗎?)而全線重新打通,最深已開入小禿山附近。儘管如此,林道利用的人甚少,山區地質碎弱,實在是不易維持(筆者按:往後十年,延平林到可通行距離節節敗退,2007年中只能通車到前10K)。在技術高超的林先生飛馳下,一路殺到了50k處,真是老天保佑!



(最後工寮 裡面長滿了咬人貓 只好在外面紮營)


    林先生是紅葉布農族人,當時與老婆經營雜貨店。他闇熟等高線地圖,十多年前常帶著測量隊在這山裏跑了不少基點,每次聽著他述說山上的陳年往事,鮮活生動,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和鼓勵,也因為有他,才有我們探勘大崙溪的契機。午餐後,吉普車絕塵而去,我們也正式踏上征途。延平林道(上線)雖長,至此已是強弩之末,在小禿北峰(2620)北鞍轉往西北,我們尋覓到一處非常荒廢的大工寮,在此安然渡過了第一晚。



(啟程:看著超重的背包 只有無奈苦笑)
 
Day 2 : A Wrong Day
 
  這段地圖上找不到的林道,有著許多分支,東港博岳的吳隊長曾告訴我們,可利用其中一線深入接近2500鞍,大大縮短了到相原山的距離。至於哪一條支線,可很難交代清楚,運氣不好的我們選擇的是錯誤的上線,終止在山腹處。不願走回頭路,只好上主稜順稜縱走。在原始鐵杉林伴著底層低矮的箭竹中,雖不難前進,但抓稜下降本身就甚耗體力,眾人皆衰。



(延平林道上線末端附近 後為卑南南峰與見晴山)
 
    
    在一小鞍旁凹谷午餐,身邊就是個洋溢獸味的巨洞,泥地上滿是黑熊的足印,令人吃得實在不怎麼安穩。午後,箭竹被更討厭的芒草取代,努力上到了最低鞍前的2550峰,猛一看到山腳下竟有一條林道蔓延至此,差點沒有昏倒。這大半日的辛苦直是一場白工,真是錯誤的一天,Its A Wrong Day!



(小山頭歇息 面對前方更多無止境的芒草山頭)
 
    氣急敗壞下,前方往相原的看似「草生地」連稜似乎不難前進。只好再次振作精神過2500鞍。沒料到那看是「草生地」的陡稜,竟是芒草密到再怎麼也鑽不過去的斷稜。無奈中只好退回這個不太好的鞍部紮營,還好下切取到了水源。四人沒命似的擠進匆促搭起營帳,躲避無數小黑蚊攻擊和惱人荊棘的騷擾。也帶著一肚子的怨氣勉強入睡……
 
 
Day3 奮戰「草生地」
 


(奮力猛衝上2596峰)
  
    卑南東稜有2450鞍之後主稜上盡是火災後的次生「草生地」林相。一路從相原,呂禮至卑南主,芒草的長法可說是千變萬化,氣象迥異,真是給探勘者或是生態學加最好的「草生地」生態教學教室!昨日我們吃過虧,今早決定繞過2596峰斜切上稜,自然免不了一場惡戰。由於一大早精神飽滿,大夥一路狂衝狂砍,很快地切上稜接上了的舊路遺跡。



(登相原山圖中景致 廣大草生地大多不好通行)


    由此至相原尚有數個山頭,「草生地」也只有在小山頭上才稍嫌可愛。一過山頭,路跡就不好找,芒草過頭開始欺負人,有刺植物更是錦上添花的跑來湊熱鬧。此外,山頭間鞍部各個又深又危險。在其中一個深鞍,道陞一腳採空,就這麼不小心給摔了10多公尺下去,還好只是虛驚一場。這樣一山一鞍一喜一悲地砍殺奮戰著,好不容易終於快要遠離惡夢了,老天卻毫不客氣地下起午后大雷雨來……
 
   
    暴雨中,我們慢慢踏上愈來愈平緩的相原山頂,只見山頂處處凹地中積滿著雨水,都是不錯的營地。無論如何,這兒比昨天要好太多了。或許明天還可以起來看看日出。當然是紮營!
 
 
Day4 百感交集稜線行



(相原山清晨的朝霞)
  

    一大早,爬上就在營地旁的山頂,啊!天上彩霞和東方的雲海真是美不勝收,四周眾山默默,展望之佳,實不遜於一般高山。平坦廣大的相原山,滿山草原,東側還有一個清澈美麗的相原池,絕對是相當另類的中級山,應該被稱為「中級山中的三叉山」才對。早餐後又上基點狂秀一番,心想不知有多少年沒人來過這個二等原點的基石了。



(登頂相原山:道陞還沒睡醒!)

        (平坦廣大的相原山 有好幾個足球場大 是非常稀有的中級山景觀)

    
    由於天氣甚佳,為了打混曬裝備,我們摸到九時許才出發。此行一路到相原北,均是平坦舒緩的芒草原地形。而後再次陡下,與呂禮山北稜遙遙相望,其間山頭之多起伏之大更甚昨日,但草反而長得較短了,舊造稜路跡也保持較好。沿途野鹿奔馳,走來備感風光,八卦話題也出來了,雖然偶爾還是得奮鬥一番……


(風光稜線上難得悠閒)

 
  午后越過2656峰,一路陡降,甚至有小斷稜出現,須吊背而下。來到2550鞍,一條林古松先生記錄中的「造林小徑」赫然橫列眼前,大概此處植物不易長得高大,路基因此甚為堅實,看到久遠紀錄中的路徑這麼清晰平坦,實在有種感動的感覺。這條造林小徑原本橫繞山腰到呂禮東南稜的「四叉路口」,後再上呂禮山稜,卻在下溪谷前又消失在巨大的芒草陣中。不過只要切上東南稜,還是會歸回「正途」的。只是這次的芒草奮戰我打頭陣,混亂中我遺失了一只昂貴又心愛的好鏡頭,那晚草草在東南稜尾平坦處紮營,心情真是鬱悶至極。


(下小斷稜 用傘帶吊背包)

(四叉路口附近回望2656峰)
 
 
Day5 北上奇特的稜線 
 
    今天將要直上呂禮山稜,來回呂禮基點,然後告別卑南東稜主幹,轉往北走馬番粕這個充滿奇異地形,又高亢得喧賓奪主的支稜而去。一早沿東南稜爬昇200m上到稜線。這裏的草生地聚說那兩年才發生火災,枯木都未倒盡,焦痕處處。而新生的芒草叢聚而生,鮮嫩翠綠,看來實在是非常的可愛。



(往呂禮山的叉路口 在此遇到水路奔馳)
 

    到了叉路口,由於心情仍差,我叫學弟妹們自行到基點峰去登頂,自己則留在原地打盹。睡夢中,忽聞對山基點峰上的道陞對著我拼命大叫。我懶懶的起身,剎時眼睛一亮,就在身前數米處奔過來一頭大水鹿,好像差點就要從我身上踏過去般!等我驚覺到要拍照時已來不及,徒留蹄聲漸遠。眼見水鹿多次,還沒有一次這麼的讓人驚心動魄,心情倒也振奮了起來。
 


(呂禮火燒草原的白木景觀 美景更盛秀姑坪)
  
    由此北走支脈,無路上升。草原是愈來愈寬廣了。其上的白木處處,像極了秀姑坪那兒的樹木墳場。而展望風景之佳卻尤有過之而無不及。一直逍遙上至呂禮山中峰(2874峰),見到了和呂禮北峰(2920峰)夾峙的溝谷狀怪異巨鞍,後來的探勘者稱之為「賽車跑道」,還真是傳神!這附近還有不少類似這樣的老年期地形,加上草原遍布,地景更是一覽無遺。我們捨東稜而就此支稜,一方面為了搶登周溪山,另一方面也是想見見這傳說中充滿奇異地形的支稜。



(呂禮中峰北望呂禮北峰與賽車跑道巨鞍)


(賽車跑道:在此休息)
 

    下到賽車跑道午餐,險些被毒辣的太陽曬昏了,還要繼續辛苦爬上呂禮北峰──這附近群峰的至高點。心中嚮往它山頂的展望與記錄中的水池。只是在上到山頂的那時,我們吃驚的發現,馬番粕山竟還是如此的遙遠低矮,鬱鬱蔥蔥的景象讓我們想一路狂奔草原下馬番粕的美夢幻滅了!


(呂禮北峰附近北望呂禮池與 非常遙遠的馬蕃粕山)



    此時天色不大好,時候也不早了。大家像逃命般的趕路抓稜往北降。只見松林愈長愈密,草開始變高變雜,稜線也陡然斷落。在這當口老天又下起暴雨來,大家顧不得痛苦,只管前進。恍惚而暴力的行進中我們不知怎麼摔滑到了2630鞍部。眼前突然一亮,豁然是一處平坦的草生地山谷,谷中有一水池,四周盡是松林圍繞,鹿鳴鳥叫,好一個幽靜的小天堂!雖然大夥狼狽至極,但一到此處,倒也覺得不枉這麼一苦了,伴著揪揪的鹿鳴,索性就停在這裏了。寧靜的夜裡,突然覺得,文明世界已經離我們好遠好遠。
        
                            (未完待續)



(下馬谷:松林圍繞 幽靜可愛的草地山谷)


註:本篇文章改寫發表在台灣山岳19期台灣山岳的文章http://www.twmount.com.tw/Content/Content-List.asp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