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相呂馬伊橫斷 (下篇)~~上窮碧落下黃泉

 

Day 6
 走過馬蕃三谷 駐足光明頂
 
  在悠悠鳥鳴聲中醒來,天空陰沉沉的,我們準備離開這個可愛谷地,邁向更未知的行程……


(小巧可愛的下馬谷)
 
在呂禮北峰下稜途中,已隱約見到馬番粕正稜西側的緩谷中,有二片松林包圍的草生地。一直下到山谷,更被它的寬廣平坦,殊美動人的山景所迷住。翻過一片松出高地,我們先後又發現兩個更大、更有型的山谷。我們住的「下馬谷」,在鞍部附近,西邊有活水源,東側一片一落千丈的斷崖,遙望對岸的尖石山,氣象萬千。中間的「中馬谷」,碎石錯落,谷地呈完美的橢圓形,最平坦也最幽美。「上馬谷」面積最大,由兩個谷地接連而成,地勢詭異。

 

(中馬谷形勢完美)

    天氣還是不好,冷冷濕濕的氣氛中,沒有趾高氣昂的哪種心情。靜靜的走在這三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幽谷,霎時感到已和天地融合為一體了。
 


(進入上馬谷)

(上馬谷寧靜蕭條的氣氛)
 
   上馬番粕山雖然在松林之中,卻不難行,二等的馬蕃基點周圍,對空標緻正是十五年前林先生隻身前來的架設。如今已破爛得一踏糊塗。小雨跟著落下,我們隨便的拍了個登頂照,就要準備繼續。接下來的稜,則是岳人、測量隊甚至可能是獵人都沒再來過的地方了。而在這遠避稜線末端的周溪山,也想必是岳界首登了!


(馬蕃粕的二等基點:對空標誌已經十分破爛)

    行程已延誤不少,今天若再趕不到2384m峰折下大崙溪的三叉點,我們就必須放棄這個首登。只是山稜一過馬番粕,就是一連串沒來由的急降,等高線地圖至此完全派不上用場。這種寬卻有點陡峭的稜線很難抓出正確方向下降,加上植物豐厚茂盛,還有幾處要吊著包和垂降的。下午三時許,鑽到一處平台山稜,展望甚好,大崙溪似乎就在腳下。士氣低落的四人怠惰之心油然升起,已經有點神智不清的道陞說這裡叫光明頂,而我們竟也莫名其妙的在此扎營了。


(馬蕃北稜小垂降:前方為2384峰)

(光明頂營地望向卑南主山與大崙溪源流)
 
 
Day7 上窮碧落下黃泉
  
   「光明頂」雖不甚高,日出之美卻也令人動容。眼看包圍在層層群山,在晨光中兀自沉睡的周溪山,心中的不甘與不捨之情有點難以平復。但想到今天就可以下大崙溪,又不由得興奮起來。啟程後我們決定不再循稜到2384峰,而直接抓準西北方向斜切下大崙溪。先是芒草陣,然後再來是二段用盡主繩的垂降。其中一段25m的垂降我們因背大背包下降,差點累得沒氣可喘了。


(光明頂營地的清晨:賴在帳棚不想出去)


(光明頂望向大崙溪流域深處:周溪山在晨光下尚未清醒!)


   再下是原始林和危險的大崩溝,無論是什麼植被,地形卻只有陡降、陡降、陡降。最後接到一條小溪溝,心中暗暗竊喜:滿以為沿著它摔滑而下,就可以很快到大崙溪了。
 

(大崙溪就在不遠前方,但怎麼下得去!?)


  小溪溝最後變成險惡的崩溝,往下看大崙溪似乎不遠。正當心中就快要鬆口氣時,突然覺得眼前的景象並不大妙,走在前面的煌閔突然停步,作大手勢招搖,我下背包過去一探──啊!!!一個超過35米落差的瀑布,周圍地勢光滑溜溜 最近的大樹都在100公尺以外,根本無法做固定點下降。四周山勢盡是陡直的峭壁,大崙溪就在前方不遠,但又如何能下得去呢?卡在這樣的絕境,大雨又紛降而下。絕望的心情中,我和煌閔爬上溪右高150米有大樹的山稜上,煌閔用大樹當固定點拉主繩下降一段over,至另一平台上探路。兩人則已無線電互相連絡,雨中隱約感覺到右方有個在崩塌崩壁。


(紮營在瀑布頂險惡的崩溝中,我們準備去探下溪路)

 
 
    等了許久,煌閔才用普魯士上升回來,說尚有一線生機,但可能要連下好幾段,他也沒完全下到底。其中不乏危險的地形。在大斷崖上的孤立平台間依序而下……誰也不敢保證,我們會不會卡死在其中一個平台?

    回到崩溪,玉珍已煮好了熱湯,但大雨仍不止。晚上用帳棚傘帶確保,睡在凹凸不平的陡斜石塊上,我惡夢連連,懊悔怎麼會帶學弟妹來到這裡;更不敢去想像,我們真的能靠自己的力量安然回家?

    一天之中,好像從天堂摔到了地獄……
 


(帳棚用傘帶固定確保:晚上可不要睡一睡就到大崙溪)
 
   
Day8
 挑戰絕命崖
 
  為了確保不會卡死在斷崖上,一大早我與煌閔再去探了一次路。結論大概要再下四個繩距──一段over,二段峭壁,一段碎石崖;連繫其中的是斷崖中容人的平台,中午背起背包爬到山崖頂。就要正式下去了,心中頗有壯士離別的決心在。


(第一段垂降:一段Over約15米,煌閔上去解繩圈) 

(雨中垂降第三垂降:約20米的岩崖,旁邊就是絕命崖)


    第一段over岩壁背包和人分開下,花了不少時間,在此間又下起大雨,道陞和煌閔在下降中被淋得濕透。全員到齊後竟發現繩子卡住拉不下來,只好勞煩煌閔再上去「解套」,真是辛苦了我們這位偉大的「技術嚮導」啊!第二段則架傘帶以類似普魯士攀登法輔助下陡坡。緊接著第三段是雙繩垂降的峭壁,主繩長度剛好用完,接上一塊碎石平台。


(第三與第四段垂降中的平台:此處是看絕命崖崩時奇景的地方,下面就是大崙溪)


(雨中的絕命崖不斷崩塌,發出刺耳恐怖的爆炸聲響)
 
    當下抵平台後,只覺得不斷聽到恐怖又刺耳的爆破聲,納悶地轉身一望,赫然發現自己就身處在一個巨大崩壁的邊緣,眼前的景象真是無法形容的恐怖。只見崖頂近垂直的岩壁上分分秒秒都在落石,下方碎石坡上盡是一片黃濁泥流,濁了清澈的大崙溪水。在這驚訝的已說不出話的當口,突見又一巨石飛奔墜落,一路凌空,最後撞上崩壁下方一個龜島狀怪異的小環流丘,剎時巨石炸散成千萬碎片。這石破天驚的一幕,只嚇得在斷崖上求生存的我們在雨中不住發抖。此崩崖也許非有萬丈之高,卻難找出一個,比這更險惡更鮮活恐怖的絕境了!我們都叫它──「絕命崖」,碎石平台的另側是第四段垂降,下去後就是瀑布底了,此時剛好雨過天青,距大崙主流已不多遠,大家都感覺到一種尋回生命般的喜悅。


(終於下到瀑布底,天氣也放晴了) 

(小支流最後一段小地形:輕鬆垂降)
 

  沿溪口直奔大崙溪。當每個人站上溪畔沙洲的時候,都忍不住的發出了一聲驚歎:原來絕境之下竟是個仙境。奔騰的溪水,陡峭的兩岸──氣勢磅礡、粗獷豪邁的大崙溪谷,壯麗得令人屏氣凝神。再回首絕命崖,雨後烈日照耀得它金璧輝煌,崖上雲霧蒸騰,恐怖中亦散發著氣派與莊嚴的氣息,在這樣深遠的荒山,很難想像有人不會被這裏原始壯美的一切所深深地感動著。


(大崙溪上游)

(回望可怕的絕命崖與龜島狀環流丘) 

(在大崙溪上游紮營)
 
  今天就只下了這麼150米,卻是整個行程中最艱難卻也最精彩的一日。
 
而艱辛奮戰後的代價,就是在隆隆水聲中,溫暖營火旁,皎潔月光下,在壯美荒涼的大崙溪畔渡過這最愜意的一夜。

(溪畔有營火的溫暖月夜)
 

Day9
 美哉大崙溪
 
    清晨的大崙溪,散發著另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美感。四個人懶懶散散,都不希望這好時光像大崙溪水般不住北流。好不容易打包好,換上溯溪鞋,我們面臨是另一種地形的挑戰。今天將順主流下溯一段至伊加之蕃古部落南側支流(暫名伊加之蕃溪),再沿溪上溯,輾轉切上南一段。
 
(昨日混濁的大崙溪今日就清淺見底)

(下溯大崙溪)

    
    踏溪水而下,大崙溪谷迂迴曲折,卻又峽谷處處,巨石纍纍。陽光從樹梢灑下,溪水也不那麼清冷了。更幸運的是一路竟無困難地形,而好景賞不完,不多時已至會流口。
 
    這個會流口處正位於抗日英雄拉馬達仙仙的「最後根據地」南側不遠,這裡綠樹白石,陽光明媚,我們在一片石攤煮熱食歇息,眼前風景如此清晰又好像夢境。環顧此處山川,深感再難找到比此更深入難至的絕境了!也難怪當時日人始終拿他沒辦法。


(抵達夢境地:伊加之蕃匯流口) 

(匯流口畔:此行唯一可看的個人照)
 

    這裡也是以往日本溯溪隊上溯主流終點,當時因他們時間用盡,而同我們一般循伊加之蕃溪上南一段。離開夢幻仙境的大崙溪,沿伊加之蕃溪逆溯而上,進度並不很快。下午二時我們正式決定棄溪上切,直指伊加之蕃支稜,從原始闊葉林、混淆林到滿是千年紅檜的針葉林,一路陡上,腳底踏的盡是層厚厚的落葉軟墊,四周一片寂靜。


(伊加之蕃溪畔的天然營地)

(煮午餐)
 

    此情雖好,大家卻也累得眼冒金星,最後就在我們要進入鐵杉林前停下紮營,夜半熟睡中,突然被幾聲近在帳外數米的巨聲熊吼給驚醒,爾後整片山區都是動物互吼,有熊有山羌,乎遠又近,不知到底有多少隻。大家除了手握山刀、冒了一身冷汗外,只能感慨:都要回到文明世界了,怎麼還有那麼多熊呢?
   
    在習慣熊吼羌叫後,最後還是不免呼呼大睡。而家,該已不遠了吧!
 
 
Day10 歸心似箭 奈何路迢迢
 
  整個勘察已接近尾聲,而回家的路似乎還是如此漫長。早上十時左右,我們衝出了冷杉林,上到伊加之蕃山附近的草原。無暇也無心再玩「找基點」的遊戲,只想馬上踏上傳統路線。但誰知其間的密箭竹又是一陣艱辛的考驗。好不容易,當用盡力氣的我們,終於踏上南一那清楚又堅實的坦蕩大道時,那成功的喜悅與內心的激動,在滿是傷疤的臉上手上的笑容的揮舞中,隱藏著這些日子以來的多少心酸阿!

(努力往上爬:終於要邁向南一段的傳統路線)
 
  從卑南三叉路口下石山林道的稜線上,晚霞與雲海動人舞動著絢爛的美景,我們卻無暇欣賞,底片用盡,也無法紀錄下這一段美好。黑夜降臨,我們仍趕著路,要下到石山工作站,走到最後,每個人都快要昏厥在只有芒草鬼影揮動的林道上,又得要過一個淒然飢渴的夜晚,這最後的一日才甘願悄悄地來臨。
 
Day11 群山遠去
 
    石山林道已開通到工作站後五公里處,當時工程仍在進行,也不知到底要通到多上面,那時我們只關心下山的問題,好填補內心對文明世界和物質生活的渴望。直到離藤枝數公里時,才遇到好心的兩兄弟騎著野郎機車,願載我們下森林遊樂區。十來天見不到旁人的我們在連聲道謝下,結束了雙腿的長久苦難。
 
    下到六龜,這個原本質樸的南部林業小鎮,在我們的眼中卻是熱鬧繁華的人間天堂。搭上公車前往高雄,漫漫旅程上,懶散的望著窗外越來越寬闊的荖濃溪河谷,群山逐漸遠去,西斜的陽光照耀著空蕩蕩、不斷嘎吱作響的老舊車廂,有種暖暖的感受從心中升起。當晚到在林園的學弟孔成家中休養,受到極度熱情且富盛的招待。而東港博岳隊長吳耀坤先生也特來與我們會面討論山上種種,實在很佩服他們登山的態度與法。
 
    這夜在舒適涼爽的冷氣房中,回想這十一天來山上種種精彩難忘的旅程,慶幸咱們居然能安然下山,同時也終於領略到大崙溪深處原始荒美,為往後的探勘開啟了一扇窗,直是覺得不虛此行。
 
    大崙溪和周溪山,我想,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吧!




(漫步中馬谷)
 

隊伍名稱:相呂馬伊橫斷
時間:19970703~19970713(11
天)
領隊:崔祖錫 嚮導:方煌閔
隊員:陳道陞、吳玉珍

實際行程:
      7/2(0):中壢=>台北=>鹿野
      7/3(1):鹿野=>紅葉=>延平林道=>林道上線50K->林道支線工寮C1
      7/4(2):C1->林道上切處->2661峰東北稜->2550峰->2500鞍C2
      7/5(3):C2->2640峰->2650鞍->相原山C3
      7/6(4):C3->相原山北峰->2642峰->2655峰->2520鞍->舊造林路->相原溪西南源->舊四叉路口附近C4
      7/7(5):C4->呂禮北稜三叉口->呂禮山->呂禮北稜三叉口->呂禮中峰->2715溝狀巨鞍(賽車跑道)->呂禮北峰->下馬谷(2650鞍)C5
      7/8(6):C5->中馬谷->上馬谷->馬蕃怕山->光明頂營地C6
      7/9(7):C6->馬周稜下切點->崩壁->大崙溪支流溪溝->瀑布上營地C7
     7/10(8):C7->大垂降點à絕命崖側->瀑布底->大崙溪畔C8
     7/11 (9):C8->伊加之蕃會流口->伊加之蕃溪營地->伊加之蕃山北坡2600M C9
     7/12(10):C9->伊加之蕃山附近->2865鞍->卑南北峰下營地--->三叉路口->石山林道C10
     7/13(11):C10->石山工作站->藤枝=>六龜=>高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