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的聖殿
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15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路走來始終美麗的 能高越嶺古道

警備道、保線路、登山通道  
一路走來始終美麗的 

 
能高越嶺古道

(本文為台灣電力公司70週年邀稿文章)


初學登山者,若是想要步入台灣高山領域,常對高山百岳壯麗與優美的風景有很大嚮往,卻又對高山環境的適應與登山體力需求的考量令人卻步。幸運的是,除了兩小時內可以各自往返的合歡群峰之外,有多條二三日可完成,有較舒適山屋與相對良好的步道系統,是進一步真正踏入高山王國的入門階。像是台灣最高的玉山、冰河地形和生態層次豐富的雪山、乃至近年來赫赫有名的「天使的眼淚」嘉明湖,一點點適度的挑戰,在有經驗者的領隊和優良團體的帶領下,能欣賞到與平地景觀有著極大不同的美麗台灣,同時也體驗登山過程的苦與樂,人與人之間互動的單純美好。

(天池附近的日出景觀)

(走在朝陽照耀下的南華山附近的金黃草原) 

 
「能高越嶺古道西段」便是這些路線的其中一條,它不僅適合初登高山新手過夜挑戰,沿線除了壯麗的峭壁與溪瀑地形景觀、多層次的森林生態景觀,而且一年中春花、夏綠、秋楓、冬雪一應俱全。在適當的時機,從天池或光被八表紀念碑這裡,一會兒可欣賞到木瓜溪如銀帶般流入花東縱谷,海岸山脈後的太平洋倒映著朝日金光映射的動人場景,一會兒又是浩瀚無際,一波萬頃的銷魂雲海景致。而且這個兩天一夜的行程,一般都會順便以登上沿線最高點天池山莊附近的兩座台灣百岳:海拔3358公尺的「奇萊南峰」與3184公尺的「南華山」。


(台灣高山百岳、十崇之一的奇萊南峰廣大的箭竹草原景觀)

(南華山攀登輕鬆,美麗草坡任徜徉)

(秋季能高越嶺道上台灣紅榨槭渲染了古道的顏色)
 
但是還是讓我們回歸「能高越嶺」來講吧,如果真正探索或了解了這條越嶺古道的古往今來,它的魅力和可看性指數可真的會爆表,一點都不會輸玉山雪山。何況沒了前人篳路藍縷得辛苦,今日焉得如此方便,走著寬敞的古道就可以輕鬆攀登如同天堂聖境的奇萊南南華?何況在奇萊南峰和南華山間天池稜線那段路,是這段古道的另一個少為人知的前身分身,就光論這段許多登山客走過被廢棄已九十年歷史的警備道,藏著更多幾乎被遺忘的故事。所以,就算目的僅僅要去爬奇萊南華,甚至更長程或艱困的「能高越嶺全段」、「奇萊斷崖與連峰縱走」、「能高安東軍夢幻草原湖泊縱走」,無論如何是脫離不了,也不該忽略這條,幾乎是台灣古道界中最赫赫有名的天王巨星~~「能高越嶺古道」。

(能高越嶺西段路線簡圖) 
 
嚴格來說,我們現在走的能高越嶺道的道路規模是日本人在1917年建立的。當時,這段路線當然不能叫古道,而是能高越警備道路,或稱「初音奇萊橫斷道路」。這條西起霧社,東至花蓮銅門,主要的功能與目的全台灣多數穿越中央山脈或是群山間的警備道路一樣,管理和控制好當地原住民族,為未來的可能的建設或是開發作準備。最初的路線在中央山脈越嶺處與現今不同,1925年才改為從能高北鞍越嶺的走法。

 
(能高越警備道路的天池駐在所最早一代影像,是當時相當豪華的招待所,但於1930年霧社事件完全被燒毀) 

 
如果看過電影「賽德克巴萊」的話,你可知裡面大部分的故事都在這條能高警備道路上和周邊發生,也就是震驚日治時代中期的「霧社事件」的主場景。電影畫面中賽德克跑的山路、住的部落、砍的吊橋、燒的駐在所,全都是這條路為核心處發生。當時警備道路步行路線的起點在霧社,但到了日本時代末期自動車道已經鋪設到了尾上,也就是現在的古道登山口屯原。因為在早期的規劃裡,日本人甚至想從此開設橫斷鐵路橫越中央山脈,以至於後來國民政府在建設第一條橫貫公路時,預定的路線也是能高越嶺道而非現今的大甲溪-合歡越嶺綜合體的台八線中橫道路。可見能高越嶺在台灣橫斷路線上的顯著與重要性。
 
(奇萊南峰到奇萊裡山附近的腰繞登山路,其實是最初能高越警備道路的一段線路,1925這一段改為現在的路線越嶺中央山脈而廢棄) 
 
像這樣橫越中央山脈或是縱貫全台灣的長程警備道路,在日本時期大概至少有十來條,但到最後,沒有一條像能高越嶺古道這樣,幾乎綿延不斷的從國府時期暢通至今,而且都一直是知名且熱門的登山路線。連南部號稱「最長壽的古道」~浸水營古道,也有廿多年的荒廢時間。其他古道更是不是被現代化的公路或紛雜的產業道路切斷或取代,少數倖存的有些只能勉強通行,更多都全段廢棄於人去山空的台灣山林中,等待大自然自然的律動逐漸崩毀消失。能高越嶺古道僅僅在日本與國府交接時期冷落的幾個年頭,算是相當稀有和特殊的古道。為什麼它擁有如此特別的命運呢?
 

(迷霧中古到穿越優美的鐵杉林帶森林)

(古道西段雲海保線所後的碎石崩崖地)
 
民國39年韓戰爆發,為了防止蘇聯引領的全球共黨勢力蔓延,美國開始重視東亞的島鏈的局勢,連帶也加強對台灣政府的協助與支持。這個美援來的的年代,其中一筆大款項,就是重啟日本時代末期原本的計畫,由當時才新成立不久的台電公司主持,將東部豐富的電力直接翻越中央山脈西送,建立起高壓電輸電電路系統。這「東電西送」的路線就選在橫斷台灣中部的能高越嶺上。因此,一度逐漸荒廢。駐在所也已裁撤的能高越嶺道,因為突然而來的美援計畫,翻轉了原本就逐漸荒廢的古道命運,重啟了他另一個光明世代。

(古道上的玉山小米草)
 
記得我第一次踏上能高越嶺,是個剛讀完大學一年級,登山不久的半新手,就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帶領了七天六夜的「能高安東軍」縱走活動。引入這條以高山草原湖泊聞名的高山縱走路線,正是能高越嶺西段。當時對這條古道的歷史背景還懵懵懂懂,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甚麼日治時代的遺跡,而是木造建築雲海保線所、中央山脈上高大的光被八表界碑,還有隨時都可以看到有的是木頭電桿、更有一種造型腰部纖瘦,上頭猶如擁有螃蟹雙螯的簡單鐵骨電塔。這些全都是東電西送的相關設施,而這條原本的警備道路,也搖身一變成為台電「保線路」。
 

(能高越嶺西段台電目前仍有專人駐守的保線所~雲海保線所,是由日治時期木造駐在所建築形制延續維修至今,後方即是民國42年完成的東西向輸電線路)
 
 
對於當時財力物力非常困窘的台灣來說,建設翻越高大的中央山脈、穿梭在台灣東部深斷崖連綿的險峻溪谷,無疑是非常艱鉅也令人訝異的巨大工程。在美國提供大量人員與技術的指導下,總工程師孫運璿(後來的行政院長)、課長蔡瑞唐(後來的台電董事與顧問)、工作組長楊金欉(後來曾任台北市長)--都是當時無論在學識技術、人格與態度頂尖的專業人才的引領下,更多無名工程師、工作人員、苦力們,從勘查、重修舊路、闢建新道、背負巨大笨重的器材。在短短的一年內的時間,就先建立起雙稈型木柱線路甲線,在美國的鋼材終於運抵台灣後,於民國42年完成鐵塔為主,壓差66KV的的乙線。這兩條線路如今在健行能高越嶺的時候都可以見到。但你所見到以上短短數句話的描述,建設和養護這條路線所耗費的人力物力的艱險和辛勞,甚至因此犧牲生命的工作人員,這些卻是我們難以想像的。
 
(越嶺中央山脈主脊上的光被八表縣界碑,由台電設立紀念保線道與東西向電塔竣工,有蔣介石所提"光被八表、利礴民生"八字,此照射於民國八十年代。民國95年曾被雷擊折損,現已修復成原樣)

在看過一篇採訪早年台電工程師與工作人員勘測、架設、養護電塔的文章,還有前台電董事也是這條保線路最重要的推手蔡瑞唐的傳記文章,就可以約略體會到這樣的電塔線架設與維護真是難以想像的艱苦。就連在平地或是丘陵區架設電塔線路,在早年沒有直升機與大型機具協助搬運、甚至連電子計算機都沒有必須用計算尺(一般人根本無法想像那是甚麼)的年代,一切靠人力。連工程師都要背著不是現代舒適登山背包,而是日本時期留下來裝著笨重器材的木箱上山下海到處勘測,冒著被蜂螫、毒蛇猛獸攻擊、荒山野嶺無路的挑戰、配著腸胃藥吃可能已經壞掉的便當。更何況是翻越台灣中央山脈的這條保線路,更是艱苦。除了工程師,更多的路線維修人員如道路養護工、背負苦力也一同戮力這項大工程。在古道專家楊南郡「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中也有採訪耆老,可以知道當時背負器材上山的多是當地原住民和超強的客家苦力。其中最令人驚奇的工作,是要背負每捲長度超過1500公尺,重量超過2000公斤的電線爬在能高越嶺斷崖連綿的羊腸鳥道上山的過程。以上種種,讓自認探勘過台灣蠻荒深山野林的我都訝異不已。

(山友常利用古道來攀爬側的奇萊北峰、主峰與奇萊斷崖稜線)
 
要知道,古道的重修只是其中一項工作項目,之前的踏查勘測、期間的鐵塔點的架設(鐵塔所在地質和位置與鐵塔間、保線路的距離都是考量重點)、鐵塔電線與保線路的維護都是艱辛工作。你可以想像颱風來之後各立山頭的鐵塔倒了一半,那些辛苦的工作人員冒著風雨與山崩土石流危險,只為了我們在家中能即使使用安全電力。此外能高越嶺道上電塔維護除了要擔心土石流更常發生的危機,當年的天池保線所還多了個冬季積雪要隨時清理積雪的維護的任務。近一二十年來全球氣候變遷造成環境災害加劇,更要考量電力運輸系統對環境的傷害。可以說,我們現代人這麼理所當然的享用電力,竟是古往今來這麼多跟你不認識的工作人員也許可能冒著生命危險換來的。
 
讓我們再回到已經變為「保線路」的能高越嶺道吧!在建設保線路的那段日子,因為諸多美國工程師的協助,喜愛戶外健行的西方人對於這條穿越台灣中央山脈,有無數令人驚豔的美景的線路大為驚嘆,因而將消息帶回國家廣為宣傳。在那個還沒有「台灣百岳」出現的年代,能高越嶺變成了台灣國際知名、最熱門的一條登山健行路線,不但外國人來台灣都想一親芳澤,連本國人的戶外登山健行活動也以能高越嶺為第一考量,甚至不亞於當時號稱東亞第一高峰的玉山。


(天池附近的能高瀑布,又稱三疊瀑布) 
 
一直到現在,倏忽六十多個年頭過去了,台灣的生活與戶外環境有了巨大的變化,但能高越嶺的路線至今仍是非常熱門的登山路線。然而這六十多個年頭中這條已經可以被稱為「古道」的路線也發生了好多事情。原本從屯原到龍澗的61公里步道,因後來在木瓜溪設置了更多發電廠與車用聯絡道路,最後縮短到僅剩東抵五甲崩山附近的27公里。民國75年原本由日本駐在所年代遺留下來形制的天池保線所被燒毀,由林務局改建為鐵皮的第一代天池山莊,正是我早年登山利用,在當時已覺得「相當豪華」的山屋。
 
民國87年,另一條由水里大觀翻越中央山脈七彩湖到花蓮鳳林超高壓差達345kv,還有南部走南迴線路的楓港-台東壓差161KV線路先後完成,能高越嶺東電西送線的實質功能被取代成為備用線路,算是功成身退,完成了時代的任務。但此時國人已經成形的戶外健行風氣,讓能高越嶺道上都經是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的登山客,更被觀光局與林務局大力主推為國家級重要的步道系統。從當年青澀又蠢笨的大學登山社員的我,到前年成為社區大學戶外課程老師,帶領社大活動親近這條古道時,天池山莊又再次改建為外部造型優雅,內裝舒適的的國際級豪華山屋。從日本早期的已被燒毀的豪華「能高御殿」,歷經數代,一直到現在最新的「天池山莊」,光是這位於能高越嶺道上最高海拔的住宿點,也能透露出這條越嶺道坎坷與豐富的身世背景。

 
(民國八十到九十年代林務局所建第一代天池山莊)

(最新一代豪華舒適的天池山莊)

(俯瞰萬綠叢中的天池山莊~能高越嶺道的最高點)
 
近年來天象氣候變異,台灣在經歷過九二一、八八風災等巨大自然災害的狀況下,維持一條橫腰的道路系統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能高越嶺在這幾年時常因為大雨量造成的崩塌嚴重而封閉,甚至改變部分路線重新定線,而擁有壯觀東部溪谷景觀的越嶺道東段也暫時不開放。今年適逢台電七十周年,明年就是能高越嶺道建道的一百周年,想想看這一百年的風霜歲月,又想到我們今天能走在這條線路上,呼吸清新的空氣、漫步在巨大古老的森林中、或是看著翻越尖峭能高山的美麗雲瀑、站在中央山脈主脊上看著層疊的山岳和浩瀚的太平洋,為這麼美好的台灣大自然感動之餘,也該好好認識一下這條路的古往今來和前人的篳路藍縷。無論是原本悠遊在這裡的賽德克、開鑿正式道路的日本人時期,還有辛勤建設與維護保線線路的台電工作人員,這麼多的無名英雄與人生被捲入這條道路的前人們,太多和故事牽繫著這條既實際又夢幻的古道,多了解它一點,或許讓你我也因此更珍惜目前擁有的一切,更積極參與與愛護我們的土地與一同生活的夥伴們!
 
(本文為台灣電力公司70週年邀稿文章)

(
中央山脈主脊上看木瓜溪匯入花蓮溪、海岸山脈、和其後煙波浩淼的汪洋太平洋)

(
行走於美麗的山林之中,也當思考前人造陸的篳路藍縷)

台電十大秘境探索 徵文票選活動
http://www.taipower-mysterious.com.tw/

如果喜歡我這篇文章 歡迎到以下台電原文刊登處按愛心投票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