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的聖殿

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19044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轆轆溫泉初探~~遙想當年清純時

現今提到轆轆溫泉,無論山友或是野溪溫泉迷一定都相當熟悉。

但在十年前,這個深藏大崙溪下游峽谷裡的巨大溫泉,不但沒沒無聞,也沒有人替他命名,只有少數下馬布農獵人偶爾進入山區打獵,才會順道造訪。大崙溪下游碩大的何氏棘魞優游其中,溫泉水沸騰滾燙噴射,千年以來一如往昔。
 
(大崙溪的早晨)
 
就在1998跨年交替的元旦假期,從北台灣來了一男兩女,驚訝並沉醉于這個天賜湯泉的美好,回去後將消息傳到網路上,改變了這個深山溫泉往後的命運...
 

(轆轆溫泉泡湯樂)

照片以放入相簿,或點以下連結:

http://album.blog.yam.com/Iceytsui2008&folder=4073686

 

無名的溫泉?

相馬呂伊橫斷成功歸來後,大家對大崙溪流域的興趣更深了。我們也將注意力轉移到流域北方。學弟裕強開出了從霧鹿林道進入大崙北溪,這個隊伍後來在大雨中撤退。大夥對這個大崙溪流域的北方門戶,潛藏著一絲撤退陰影造成的恐懼。
 
翻閱各種舊資料,林古松前輩的關山越嶺調查報告,整理與描述得最為詳盡。我們幾乎不用去努力比對翻譯日文資料,就清清楚楚了解大崙溪流域的布農族舊部落分布、拉馬達仙仙與拉與阿雷的抗日故事與關山,與大崙古道開鑿歷史與現況。
 
然後,在林前輩探勘大崙溪下游八大舊社的紀錄裏,居然記載著大崙溪畔,有著沒有名子的地熱群,那….也就是溫泉摟?
 
 
一個完整的探勘區域除了豐富山水景觀與自然生態,讓人遙想緬懷的人文歷史背景,如果再多個代表性的旅遊景點~~像是超級棒的溫泉,在某種心理意義上好像更加完整了?丹大山區有丹大溫泉,白石山區有二子溫泉,大濁水流域有莫狠布蕭丸溫泉。那大崙溪流域是否也該有這樣一個溫泉?
 
林古松紀錄上只有寫出好像是很盛大的地熱景觀,沒看出是否有適合泡湯的好泉源,1990日本溯溪隊經過這裡,提到這裡有非常多地熱,卻沒有說出這個泉的名子或更詳細的記載。
 
也許當年溫泉不流行,好不好泡湯並不是報告與紀錄的重點。
 
 
 
 
 
渡假式探堪
 
元旦假期想出遊幾天,許多人卻各自有安排了。好不容易找到了玉婷學姊與麗卿學妹,連同我三個,都算是社上的老骨頭了。三天的假期不想去人擠人,卻也不想走得太累。想到了林前輩描述的地熱群,我提議來此,因為三天行程剛剛好。這裡大概不會有任何遊客,就算沒有泡真正的好湯,在無人山區的溪谷裡渡個假,看看大崙溪下游的樣貌,好像也不賴。
 
又是坐夜車到天亮,來到熟悉的關山小鎮。這次不是去南二,不是去南一段,我們就到南橫東邊,海拔很低的下馬村,即將進入完全陌生的山區。
 
在下馬村,兩女一男到處吆喝有沒有原住民朋友要載我們去下馬產道。整個村空蕩蕩的沒有人,只有一些老婦與小孩,原來青年人都上工去了,老婦說著溫泉水滾沸的場景,半信半疑的我們心理卻有點暗自竊喜。
 
下馬產道
 
好不容易逮到一位開著小貨卡的三十來歲的布農青年,願意載我們到下馬產道的最後面,也就是海拔1200公尺左右的最後工寮,真是個好消息!在此之前,我們連下馬產道現在到底通不通都不知道。十年前可沒有登山補給站,何況這裡算是岳界冷門區域,幾乎沒有山友來,而這也是我們過來的原因。
 
產道上,處處是梅園、菜園與工寮,原來這裡一直都有在利用。事實上,這才是真正老下馬,原稱「葉哥巴」社的部落舊址所在,也是布農抗日大英雄拉馬達仙仙的家鄉,而今除了開墾處處,不仔細注意很難找到明顯的部落遺跡了吧。
 
 
原住民朋友開車超快,一路呼嘯奔馳。今天天氣很好,遠方的關山、向陽山歷歷在目。下馬產道也爬升很快,短短數公里就已到了終點1200工寮。
 
這裡是一片半荒廢的菜園,冬日裡紫花霍香薊迎風盛開,前方新武呂溪切割出的新武呂峽,是剛剛南橫公車才經過的地方,從這裡看起來只覺得有點可愛,並不怎麼險峻。
 
 
古道上的布農朋友
 
車上兩位年輕的布農族好像要跟我們同一路上山。看到我在拍照,還不太客氣的要我們不要拍。我們背起行囊,追上這兩位朋友的腳步,在潮濕陰森的樹海中,很快的爬到了稜線。
  
稜線上,豁然出現人工開鑿的大型通道,翻過稜線,潮濕的環境乍然變成爽朗乾燥的疏林景觀,踏在平敞的路徑上,厚厚的枯葉嘎吱作響,好舒服阿!沒錯的,這就是傳說中的大崙古道—日本人為了追捕拉馬達仙仙,于1932年臨時開通的關山越嶺道大崙支線。
 
 
 原住民朋友停下休息,我們也坐下來吃點行動糧。兩個布農看起來年紀不大,不太像縱橫山林已久的獵人,其中一位眉清目秀年紀較大,另一位更年輕的則頗有敵意!雙方一直存在緊張的氣氛,大概是我們這些陌生平地人闖入他們祖先曾經居住的後山,又沒經過人家同意,實在是有點不禮貌吧。
 
於是我開口了
 
「ㄟ…你們之不知道下面那個溪有個溫泉的狀況?」
 
「有阿,很大呢,在峽谷裡,那個水嘩拉嘩拉的,你們要去喔?」
 
「是阿,會很難走嗎?」
 
「不會阿,就在後面的峽谷裡面,你們還可以在那裡抓大魚吃喔!」
 
「抓魚!?」
 
「對阿!魚很大很多!」
 
不愧是個性豪爽的原住民朋友,話匧子一打開,什敵意馬上就拋到九霄雲外,說不定根本就是我們心裡有鬼!
 
「對阿我們就是要去找那個溫泉,那你們去山裡幹麻呢」
 
「我們要去拜祖先!」
 
「拜祖先!?」
 沒錯,大崙溪下游地區,不到七十年前還有布農族的「八大社」存在,只是後來全部被日本人強迫遷出,由此推算,也多是她們的祖輩或曾祖輩的時代。那時還是懷疑他們只是要去打獵怕被我們知道(其實有啥關係),拿個理由唬我們。繼續聊著,發現那個沉穩的布農跟我同樣年紀,更加拉近的彼此的距離。
 
投機的談話中,我拿出身上帶著一本王家祥寫的「關於拉馬達先先與拉荷阿雷」,一本關於布農人在這個山區的抗日歷史小說。送給他們,算給他們的指路之恩一點小小感謝。
 
他們陪著我們走了一段古道,告訴我們該如何下切到大崙溪的路徑。然後就突然下切入草莽森林中消失無蹤,看起來,這會好像真的不是為了打獵來著的樣子!
 
 
下降九百米
 
古道因為有被原住民利用,保存相當良好,駁坎與開鑿痕跡都很清楚,走起來也相當舒服。可惜的是我們只走了一小段,就必須告別陽關大道,準備下降將近九百米,到大崙溪溪谷,尋找他門口中的滾沸溫泉。
 
下降的路並不好走,有時候很陡峭,好在因為是冬天,植物稀疏路徑也較清楚,森林破空出看到了半年前才爬過的馬蕃柏山,和其後的卑南主山,竟然在那麼遙遠的深山裡。
 
終於看到了大崙溪,對面有一條支流來匯,兩萬五千分之一地圖上寫著轆轆溪。大崙溪聲勢浩大,讓走過它上游優美峽谷的我剛開始有點難以置信。
 
 
下到溪底,馬上就可以感覺到溫泉區的氣氛,溪岸岩壁上到處都是黃稠的礦物質沉澱,谷壁好幾個地方也都有冒著煙的景象。跨越大崙溪主流上方,有一高出溪床五十公尺的流籠通往佐利屯北稜。這麼高的流籠,除非大崙溪水漲到無法通過,要不然我絕對不敢坐!
 
在主流旁的一片沙洲紮營。由於天色不早了,我們只是往上游探一下進入峽谷的路,峽谷前有一片很大的深潭,如果不想游泳,就得攀岩橫渡一塊岩壁而過。
 
兇猛魚兒成群游
 
下到深潭旁,我們驚見水裡有巨大怪物….不,是成群的大魚在水裡悠游。這個魚不是普通的大而已,有許多看起來都超過半公尺,半公尺以下的小魚更是多不勝數。爬山涉水這麼多年,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這麼多的魚,苦花(台灣鏟頜魚)很少看到長這麼大吧!不管怎樣,這場面實在叫人吃驚!突然間,撲通一聲,魚居然躍出水面,好像在跟我們示威!
 
後來我才知道,這些大魚不是苦花,而是一種叫「何氏棘魞」(Spinibarbus hollandi)的台灣原生魚類,可能也是台灣體型最巨大的淡水魚種,生性兇猛,分布在台灣東部、南部的部分河川,縣再則較為少見。像大崙溪這樣尚存豐富的魚類生態,幾乎就像完全沒破壞過的台灣河川的原本面目,這也顯示這裏受人為干擾的程度是很低的。
 
何氏棘魞 相關知識連結:
 
 
 
雖然是冬天,但由於在地熱區,整個谷地都有點暖烘烘的感覺,晚上睡在帳棚裡,連睡袋都不太需要蓋!
 
第二天是個晴朗艷陽天,由於今天只要探到溫泉就好,我們根本就是賴到太陽曬屁股才起來。反正沒有什麼人會過來,再怎麼打混也不會被嘲笑吧!
 
冬日早晨的大崙溪很美,陽光在溪水面點點映射,金光閃閃,空氣是這麼的透明,我們都有點不捨得就此進入上游太陽照不到的峽谷內探尋溫泉。
 
 
沸騰熱泉
 
曬夠了,換上泳衣。我們涉溪,爬岩,進入峽谷地帶。峽谷兩側山壁非常高聳,使得冬天本來就爬不高的太陽整天都無法照進谷內。峽谷內地熱噴煙口比匯流口處更多更大,加上陰暗峭壁上各種奇怪造型的岩洞與天然雕塑,讓人感覺好像到了奇幻世界的地獄谷。
 
 
走著走著,終於,看到一團煙霧從一堆大石塊中冒出,我想,那應該是大溫泉吧!
 
走近一看,是一個不斷在噴出沸水的湧泉:從大石堆積的岩縫中激射出近兩公尺遠的沸水,不斷注入大崙溪中。附近的岩縫也不是在冒煙,就是一直汩汩的流出滾燙的熱泉水,周圍的石塊大多有很高的熱度,一不小心就會燙傷,石塊上沉澱了厚厚的碳酸礦物質,整個氣勢非常驚人。
 
 
原住民講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們卻仍不敢相信擁有這麼大的泉量與氣勢,竟是個沒有名稱的溫泉。
 
在岩壁下天然的溫泉池裡泡湯。沒有完好的引流設施,偶爾會被水面過燙的熱水所燙到,所以必須不時攪動溪水與泉水以維持適當溫度。泡在泉裏,眼前就是精采的噴泉秀,仰望壯觀峽谷,空曠廣大,這裡好像是大地為我們三人特別設計的高級spa,一種花錢買不到的幸福感油然升起。
 
(被熱水燙到了!)
 
大崙溪超級峽谷
 
泡夠了溫泉,披上浴巾,我們想往更上游的祕境一探。眼前先是一片很深的大潭,潭的盡頭是一小瀑,從光溜陡峭如碗型的峽谷壁打開了一個小出口,兩側岩壁噴煙的氣勢助長了整個氣勢,我毅然決定由過身談到小出口瞧瞧其後的風景。
 
峽谷的陰影下,沒有太陽照射。潭水很冷很深,我在游往對岸的過程中,麗卿竟然不聽勸告跟著游過來。游到一半,只聽見麗卿大聲喘氣正在呼救,因為她被困在冰冷的深潭中央不知如何是好!我和玉婷趕忙從兩邊游到她身旁,扶持引導他到對岸峽谷口。沒有感受過的深潭的潛藏危機而貿然下水,她這回可真的嚇到啦。
 
 
從峽谷口往後一望,我們三人不由得,大崙溪峽谷展現他完整的魄力,大流量的瀑布、金黃色的岩壁、寸草不生的地熱景觀,結合成夢幻不真實的場景。可惜 空身游過深潭的我沒有帶相機過來,無法留下這令人難忘的美。更上游的這一段大崙溪,也是日本溯溪隊,甚至後來再來的其他專業溯溪隊無法克服的困難地形。可見前路之險,我們只窺到小小一斑。
 
回到溫泉處,為安撫受驚的麗卿,我們煮熱水怯寒。聰明的玉婷勺起一杯剛杯溪水,將之放正在不斷冒氣的岩縫上,不消幾分鐘,水居然就滾開了!比起任何瓦斯爐都還來得有效率。在此順道午餐,坐看大崙溪夢幻般的峽谷,原始大自然力量所帶給我們的種種震撼,就跟溫泉熱騰騰的泉水,一樣溫暖了我們在俗世疲憊以久的心靈。
 
 
腦震盪意外
 
依依不捨的離開仍在不停滾沸的噴泉,抱著滿足的心情準備返回營帳。在最後一個過溪點,正要趕過去輔助麗卿過溪時,不小心採了一個滑!據玉婷說當時發生了很大的撞擊聲,我的後腦杓直接撞擊到溪石,嚇得兩位女士當場驚叫失聲。我則眼冒金星了好一陣子才回神過來,原來鏡頭也落水了。此刻神志雖然清楚,但一股昏沉噁心的感覺不斷冒出。在這個荒闢深山發生此事,我們都很擔心該怎麼下山。當天晚上由兩位女士掌廚整理內務,我則昏昏沉沉的躺在帳內休息。
 
好在雖然頭昏腦脹,體力和智力卻還維持一定水準。第三天一早背起大背包,還是紮紮實實的爬了近九百公尺翻越江波古稜線,乖乖的一步步踢下下馬產道,不用擔心救援的問題了!
 
這個下午,天色和我的神智一樣有點迷迷茫茫,卻永遠記得產道兩旁梅花盛開的迷人景象。前天不知是這些梅花還沒盛開,開還是司機開得太快,我們居然完全沒有理會這些梅樹!在灰濛濛的天色下,盛開的梅花開放的既純真又有點野艷,好像正為我們這次有點兩光的尋湯之旅畫下最好的句點。
 
(頭昏昏中賞梅)
 
 
從此不再清純
 
回到台北家中,自然得去醫院報到。醫生說這是輕度腦震盪,必須少喝水多休息。好險沒摔更嚴重,也慶幸自己有體力能夠下山。不知老天是否刻意安排,讓我對這三天有點寂寥的旅程有種如夢似幻的感受。
 
 
我簡短的將這次大崙溫泉初探貼上bbs,因為這個溫泉沒有名子,居然自顧自的建議這裡應該叫「轆轆溫泉」,因為最近的布農族舊社就是大轆轆社(其實轆轆就是布農語溫泉之意)。以下是當時在bbs連線山版所貼的文字,現在看起來還艇傻挺好笑的(白字一樣的多):
 
 
發信人: Icey.bbs@bbs.mgt.ncu.edu.tw (爬冰小孩), 信區: mountain
標  題: 大崙溪(轆轆)溫泉群
發信站: 中大資管龍貓資訊天地 (Tue Jan  6 11:03:03 1998)
轉信站: netnews.csie.nctu!news.csie.nctu!news.nctu!news.csie.ncu!news.mgt.ncu
Origin: bbs.mgt.ncu.edu.tw
 
 
元旦假期去大崙溪中游晃晃 想泡泡溫泉
跟據日本溯溪隊的資料 大崙溪中下游有非常多的溫泉
但實際情況到底如何 大概等自己去了才會明白
我們從下馬村的產業道路幸運的搭到三個年輕布農的工作車到蠻高的地方
這裡是以前葉哥巴(今下馬)舊社的分布地 一路上有不少日據時遺跡
現在則是梅樹及工寮處處 此時梅花剛好開買山波甚為狀觀
直到最高公寮 離稜頂古道(關山越嶺道大崙支線)只需半小時路程
接到古道後(江波古山西側) 才知三位布農是要到他們故居去"拜祖先"
其間相談甚投機  乾脆送了他們"關於拉馬達先先與拉荷阿雷"這本小說
之則後就和三個小布農分道揚標
行古道一小段不久就沿西南向叉路急降大崙溪
要下850m 不過沒想像中陡 中途也沒水源(手中的資料有)
下到大崙溪與轆轆溪的匯流點 有流籠 也有一溫泉源 但以是小小支流跟本不能為用
我們在溪邊先紮營 然後往大崙溪上遊探
日本的溯溪隊記錄說這段峽古有非常多的地熱源
我們走在沙石上也不時被這些地熱給"嚇一跳"
不過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可供泡湯的大泉
攀岩過一大潭 正式近入峽谷地帶
只見溪谷內到處都在冒煙 但大多在溪畔岩壁上 沒有見到我們期望的"大泉"
繼續深入 遠遠就看到一堆石堆上濃濃水氣直冒 走近一看
赫然是一處沸騰噴泉 附近大石頭都是熱的 也有不少噴氣孔
這是這附近所有溫泉中最大的一個
我們下到水邊一泡 發現不是太燙就是太涼 得不時攪動泉水與溪水溫度才適合
不過如果這理稍整一下應該是不錯的地方
大崙溪之後就是更險惡的深潭峽古瀑布群 景色非常奇特壯觀
連日本溯溪隊當時也因無法通過而退會合流點高繞轆轆社達200m
第二日我們又重回這段峽谷泡了一上午的溫泉 頗為愜意
又游了一大深潭看看上游方向的地形
而太陽整天都沒有照進這個噴煙溫泉處處的葫蘆峽谷中
因此也頗感陰冷 第三日原路回到南橫
不知這群溫泉有沒有其它早期的文獻記載有名子的?
如果稱大崙溫泉或許比較易混淆(大崙溪尚有其它溫泉)
或許稱轆轆溫泉比較合適吧!
因為最近的古部落就是轆轆社這個大社  感覺上大崙社較遠
如果有其它人有什麼關於這個溫泉群的文獻資料希望能提供我知道 謝謝!
 
 
 
 從此,開始有隊伍進入此區,轆轆溫泉之名也因此不逕而走。
 
後來據說假日常會搭滿帳棚、人山人海的轆轆溫泉,卻再也沒看過潭裏滿是超過半公尺何氏棘魞的奇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