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前進阿拉斯加(一) 太子海灣奇幻之旅


偉大的荒原

    有太多的特點歸屬於這塊原始、遼闊,讓人一輩子都無法完的這片大地。東南部是冰河、峽灣地形密佈的潘漢德(Panhandle)和太子海灣(Prince William Sound)的溫帶雨林區,到中南部氣候涼爽宜人的奇奈半島;西南部是荒涼無人跡,氣候極端惡劣的阿留申山脈與群島。


 
    越過從平原拔起將近六千公尺、擁北美最高峰的阿拉斯加山脈,就是阿拉斯加冬季極度酷寒的內陸地帶,世界第十三長的育空河在這片大地拖曳著無數迴灣。極圈以北,古老的布魯克斯山脈蔓延千里,更北所謂「北坡」緩和的凍原地帶,蘊含豐富的石油資源。



(北極圈以北的阿拉斯加北坡荒原與輸油管)
 

美國第五十州



    阿拉斯加最有名的原住民族就是生長在極地地區的愛基斯摩人,中南部則為印地安人系統,都是約一萬年前由亞洲大陸趁冰河時期白令陸橋(現為海峽)遷過來的蒙古人種。十八世紀俄國人入侵,佔領這片土地,瘋狂。然而俄國人對這片遙遠又沒有太多價值趕的土地感到棘手,1867年以七千兩百萬美元的低價(等於一公畝不到0.2元的價格)賣給美國。



(理查森公路沿途的景觀)
 
    奇妙的是,十九世紀末金礦銅礦的發掘,還有1960年代的北海豐富石油的發掘,讓這裏成為美國的新財富來源。卻也帶給這片廣大原始生態的荒原很大的環境衝擊。



(廢棄的礦場猶如鬼城)
 
    儘管如此,阿拉斯加大部分的環境都還是亙古以來未曾改變的大自然原野,道路系統只佔這片土地的極小部分。在阿拉斯加最重要的交同工具不是汽車,而是小飛機、雪翹車。如果從事公路旅遊,只能見識到阿拉斯加的極小一部分。並非終年冰天雪地的大地,南方雨量驚人針葉森林茂密、北方凍原地帶夏季野花盛開。野生動物如北美馴鹿、大灰熊、狼、麝香牛甚至北極熊漫步在極光飛舞下的廣大天地,都是最引注目人的阿拉斯加景觀。


(北美馴鹿)


大雨掃遊興
 

    從阿拉斯加最大城安哥拉治(Anchorage),循著格蘭公路東行,經格蘭愛倫(Glennallen)後接理察森公路。我們本來是要花一個禮拜,好好造訪位於加拿大邊境、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公園~~「朗格-聖愛里爾斯國家公園」(Wrangell-St Elias N.P.)。這裡有北美地二高峰,無數的大陸與山岳冰河景觀,還有世界最大的銅礦遺址的肯尼卡特(Kennicott)。



(肯尼卡特:昔日曾是世界最大的銅礦產地)

(在朗格-聖艾裡爾斯國家公園的天氣常常很糟)
 
    本來想奢侈一下坐一趟小飛機,想瀏覽這裡壯麗的山岳景觀(這是玩阿拉斯加常見的玩法),卻在碰到連綿不止的大雨,使整個國家公園之旅徹底泡湯。壞天氣一連三五天,(事實上這才是東南阿拉斯加的天氣常態),我們悻悻然的接回理查森公路繼續南下



(湯普遜山口的華辛頓冰河)


    順著阿拉斯加油管南段,翻岳湯普遜山口(Thompson Pass),天氣逐漸變好,心情也逐漸便輕鬆。伴著壯麗的山水,我們到達了太子海灣北方小城瓦爾迪茲(Valdez)。



(理查森公路旁的新娘面紗瀑布)

滄桑瓦爾迪茲
 
    瓦爾迪茲位於太子海灣北方瓦爾迪茲峽灣深處,是太子海灣沿岸的最大「城市」,但說他是個小鎮(人口四千多)也許更為恰當。這裡山峰與冰河密不透風的圍繞這深沈的海灣,高達兩千公尺的高峰直落海岸,可說是佔據了整個阿拉斯加中南部最美的一個景點。



(雨過天晴的瓦爾迪茲街頭)

(群山包圍:瓦爾迪茲港)
 
    前一週在飽受內陸山脈濕冷陰霾氣候的摧殘後,來到此地雲霧散去,乍見晴空,亮麗的陽光照耀著整齊寬敞的小鎮,寧靜的海灣倒映著面迷人的奇峰峻嶺,雖然這裡是北緯六十幾度溫寒帶地區,卻讓我們有置身南國度假勝地的錯覺。
 

(瓦爾迪滋海邊景致,峽灣平靜無波)

    瓦爾笛茲是以十八世紀末來此地的西班牙探險家Don Salvador Fidalgo所命名,直到十九世紀末,阿拉斯加內陸濤金熱興起,濤金客大量移入居住,瓦爾笛茲變成了前進遙遠阿拉斯加內陸的根據地之一。因20世紀初太子海灣南方另一個競爭城市哥多華(Cordova),建立起通往內陸的鐵路,在整個廿世紀上半,瓦爾笛茲地位被哥多華取代,一直蕭條不振。



(位於瓦爾迪茲對面,阿拉斯加油管終點的出油貨港Fort Liscum)


(夕照Fort Liscum港灣)
 
    1964年發生了芮氏規模8.7、廿世紀最嚴重地震之一的阿拉斯加大地震,舊市區被海嘯吞沒全毀,一切全部重來,瓦爾笛茲因此更顯沒落。


(瓦爾迪茲峽灣彩霞滿天)

 
    70年代阿拉斯加北海岸發現豐富的原油,瓦爾迪茲灣選定為貫穿阿拉斯加南北大輸油管(Alaska Pipeline)的南方出口港,從此這裡鹹魚大翻身,石油業和觀光業興起,小鎮人口因此增加了320%。即使經過1989年影響深遠的艾克森公司(AXON)油輪阿拉斯加漏油事件,也無法動搖它在阿拉斯加南方海岸的重要性。



(餘暉染紅整個瓦爾迪茲的山與海)
 
    為了好好休息,我們特別在此地駐留一天,除了在市外山野健行賞景,大多時間都在港灣旁曬太陽,聽海鳥吵鬧不休,或是在輸油管出口的海岸附近欣賞美艷無比的夕陽,想著這遺世獨立的絕美小鎮,是如何見證大多數阿拉斯加歷史上的重要事件。


(山地裡的地生植物已經開始變色了)

 
航向太子海灣


    第二天一大早五點多,起床開車排隊入港。我們已經預定好從瓦爾笛茲到惠提爾(Whittier)的船票,由此既可以以七個小時的時間精簡遊覽太子海灣,又不用花上兩三天尋原路回安格拉治或奇奈半島。


                                
   (太子海灣形勢圖)

    太子海灣是阿拉斯加知名的旅遊景點,是一片由曲折峽灣海岸與無人島嶼包圍的內部海域。這裡年雨量驚人,冰河、山岳、峽灣、高大針葉林與海洋生態景觀最吸引人,幾乎成為阿拉斯加南方景館的典型標誌。雖然離安哥拉治很近,大部分地區其實卻仍無供鹿系統通行的無人地帶。



(清晨上船,邁向迷離潮濕的太子海灣)

(朦朧渾沌的太子海灣晨景)
 
    此時壞天氣似乎又來報到。六點半船正式啟航,那重山環繞的瓦爾迪茲,像一條黑線似的,迅速消沒在鉛灰色的群山和黑冷的海洋間。船行於狹窄的狹灣,兩岸都是陡峭的崖壁和森林,掛著許多數百米高的飛瀑白練,震懾人心。遠處的山、海灣、雲霧與冰河交織纏繞,在灰黑的陰籲天色中,透著一絲暖暖的陽光,景象神秘又迷幻,像是一張出色動人的黑白風景照。



(峽灣旁的瀑布直接由冰河洩入海洋)
 
    船終於駛出籠長的峽灣,正式進入太子海灣海域,此時視界大開,不知覺的來到了佈滿小冰山的區域,原來這麼多浮冰都是前方的哥倫比亞冰河-太子海灣區最大的流動潮汐冰河所貢獻,近年來由於冰河急速後退,海灣的浮冰量大量增加。如果搭乘專門賞景的油輪,就可更接近哥倫比亞冰河,而能見到許多海豹海鳥悠閒於冰河前緣崩裂前的場景。



(太子海灣的浮冰:前方即為哥倫比亞冰河前緣)

(浮冰處處)

 
    航程已過一半,天氣突然變好,海峽周圍的楚加奇山脈全都探出頭來,巨大的冰河、險峻的山巒與眾多的島嶼,是阿拉斯加南方山海交錯的典型景觀。太子海灣的海岸線可以說是全是以無數的峽灣所構成,航行其中如在迷魂鎮中。


(天氣開始轉好)

(海灣周圍全是由無數冰河 高山與峽灣所包圍)
 
    這裡的天氣大多多雨且濕冷,能像今天這樣萬里無雲實在是機會難得。可惜我們沒有更多的機會欣賞到太子海灣豐富的海生資源。當年愛克森油輪漏油事件,原油擴散污染了將近一千七百公里遠的的海洋,造成史無前例的生態浩劫,數十萬隻海鳥與數千隻海獺死亡。十多年後,看似以恢復生氣的太子海灣,能否經得起再一次不經意造成的生態災難?



(接近惠提爾所見瀑布與海鳥景觀)

(氣勢狀闊的冰河隨處可見)

(船上的小小遊客)
 
隱密的軍事港惠提爾


    惠提爾位於太子海灣西緣的多重峽灣內,也位於奇奈半島的西北緣,由於所在位置相當隱密,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就是美國重要的軍事重地。如今開放遊客進入,除了鐵路與船運,現在也有單線通車的穿山隧道與席沃公路相連。


(終於接近萬分隱密的惠提爾港)

 
    這個長一公里的隧道每一小時才開放一次單向通車。不便的交通,使得這個離安格拉治僅兩小時車程的隱密的軍事基地,至今依舊相當原始。但一切都在改變,新的高樓旅館已悄悄進駐。



(船入港船首開:汽車由此駛入惠提爾)

(寧靜的惠提爾港目前觀光業尚不發達)
 
    出隧道,很快的我們接上的奇奈半島上的主要幹道-席沃公路。從寧靜的小鎮,一下來到車來車往的高速道路,雖然周圍的景致迷人依舊,我們卻已深深體會到奇奈半島受歡迎的程度。 


                          (未完待續)



(通過一小時開放一次的惠提爾隧道,就要進入奇奈半島)

(美麗的折返灣水波不興,讓人很難想像這是片海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