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807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大崙溪橫斷(下) 深入龍潭虎穴~達成使命



    前一晚有溫暖的星光與營火相伴,這天早晨則是滿天炫麗的紅橙色卷雲招喚我們起床。太陽尚未照暖大地,我們再度升起火苗祛寒。等到天光大開,才吃完早餐,懶洋洋的收起營帳。



(尖石山頂清晨卷雲滿天 彭木星/攝)



   這個時候四周已經是晴空外里、展望超級棒,站在大崙溪流域的中心地帶,這裡的中級群山一覽無遺。這當然是個狂拍登頂照的好時機,我們因此又混了好久。



(尖石山頂看鹿寮溪流域和美奈田主山)

(尖石山頂的早餐)

(尖石山登頂照)

(花東縱谷 海岸山脈都蘭山與台東海岸)


小溪溝打頭陣

 

    尖石峰後的行程,算是進入整個探勘行程的重頭戲。我們將離開主稜,越過人跡未至的相原溪下游溪谷,爬上岳界首登的周溪山,再下大崙溪。雖然未知和險阻重重,但尖石頂早晨壯闊的美景已讓我們的信心裝得滿滿。越過了林木森森的尖石最高峰,深藏在群山包圍的相原溪谷與巨壑間的周溪山就在腳下。


(打開地圖,邁向未知的旅程)
 
    下切相原溪又是一場硬仗:剛開始延續尖石山一帶的林相,甚好通行。但下到2000公尺左右芒草陣就出現了,比起四方山的芒草這裡有恐怖到,而且是在頗為陡急的下坡上。這一次又是木星再前一馬當先,因為這樣,再可怕的芒草陣我們都不怕了!


(小溪溝狹小的營地 彭木星/攝)
 
    花了一下午的時間,我們才切到相原溪東側一個很小的支流溪谷,這個小支流在兩萬五千分之一地圖上不是那麼清楚。溪谷雖小,卻很陡斜,谷底狹窄但溪水流量不小,前行越來越困難,我們只能在溪水邊狹窄的石塊地上克難地紮營。


(倒樹頭卡住狹小的溪溝地形)

 
    第二天繼續往支流下溯,小溪谷竟然越來越深切,地形就像是從大岩石上硬劈出來的一道深溝,連一個連根拔起的倒木樹根頭,都可以卡住這狹小的峽谷,而情成另類的困難地形。這時吊帶主繩都全派上用場,才能勉強通過,但還是不能確定離主流有多遠。心裡想著,這樣的小支流都如此難纏,相原溪本身不曉得又是如何的險惡難行。

(利用傘帶輔助高繞小溪溝)



深入龍潭虎穴

    由於地形越來越困難,我們決定棄小溪高繞直接切往主流溪谷,這場高繞也花了比想像久的時間,直到中午時分才抵達相原溪。這裡是一片亮麗的大石溪谷美景,我們卻忍不住的皺起眉頭!原來相原溪在這塊岩棚下游形成了一個十多公尺高的瀑布,緊接著是百來公尺的峽谷地形,兩側全是光滑溜溜的over岩壁。整段像隧道的峽谷完全找不到好的固定點可以下降,用「龍潭虎穴」來描述這裡,大概是最貼切的形容詞了吧!


(抵達相原溪)

(下望長達百米的峽谷地形)

(先曬裝備,午餐休息吧!)
 
    煩惱歸煩惱,民生問題還是要解決的,何況這時青山翠水,艷陽高照,就先利用愜意的午餐時刻忘掉令人頭疼的困難地形吧!把潮濕的裝備全都掏出來曬,好整以暇的拿出豐盛的午餐慢慢烹煮……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果然吃飽了以後,我們歸納出下瀑布、過峽谷的方法:由木星做「人身固定點」將我由瀑布旁的陡峭岩階放下,再游過有兩個繩距長的陰森峽谷,確定沒問題後其他人才一一跟進。


(木星以人身固定點確保玉珍下峭壁)

(漂流過漫長陰森的瀑潭峽谷)

 
    在轟隆隆的瀑布前方,雖然沒有甚麼急流暗礁,陰森又漫長的峽谷確好像游不完一樣,這可是是此行第一次下水。終於抵達峽谷口,一切OK!等待之後的隊員一一通過,總共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應該算是順利了!不過這可苦了對水有恐懼的玉珍,也折損了我的一台昂貴的小相機。


(玉珍文伶過來了,正等待其他三位隊員度過峽谷)

(木星殿後,帶著兩條主繩游過來,全隊終於通過!)

 
    環顧此時大家都已經溼透,乾脆一不作二不休,大夥決定拿出「飄背包」的絕技下溯。這是我們在札孔溪溯溪得來的妙法,可以節省下溯溪谷的時間,適合用在難度不很高的溪谷地形。慢慢抓回對水的熟悉感後,大家是越玩越High。在飄過連續一個一個的小急流後,河道轉折來到了一處靜潭。溪畔風光寧靜,有好大一塊岩石平台,正好可以做為我們今晚的營地。拉起外帳,生個營火,晾起濕衣服,享受一下清爽放鬆的溯溪之夜。


(相原溪畔札營)

百變相原溪

    相原溪原本在地圖上是一條找不到名字的溪。他是大崙溪的最大支流之一。由於被兩條卑南東稜的巨大支稜包夾,北方的大崙溪大峽谷又阻隔一切對外聯繫,使此溪一直沒沒無聞也甚難到達。因為發源自相原山,我們都慣稱它相原溪。這次下溯的相原溪的行程,一切都在岳界首探中!


(深潭一個接著一個)

 
    一早收好營地便即啟程。和昨天的石灘湍流完全不同,此段河道在峽谷間迂迴接連,形成許多寧靜無波的深潭。為了克服這種地形,我們將「飄背包」發揚成「背包筏」絕技:將背包三三結成一筏,六個人成分兩組行進,要克服這個一道道超長的峽谷。



(背包筏:三人三人一組過峽谷 彭木星/攝)
 
    峽谷深潭的地形連綿不絕,規模一個比一個大。印象最深的是最後的一段的漂流:順著水流,我們緩緩游進一個奇異的地方,四面全被谷壁所包圍成圓形、封閉的大湖,溪水完全靜止不動。這裡沒有蟲鳴鳥叫,安靜得只有我們滑水的聲音。這讓一路玩鬧的我們被眼前的奇幻景象震懾到說不出話來。只怕一說話,這樣的美景也許轉眼就要逝去!
 

(最後深潭底,可惜無法拍到中間圓形封閉大潭的景觀)


    圓形封閉大潭之後,相原溪又是另種風貌。溪谷展開成一片大溪床。水流分散,我們加緊通過,希望不要因美景耽誤了時間。緊接著來到一片巨岩崩落的亂石谷,主流此時向北急降,景象突然又變得粗獷豪邁。


(深潭群後是大溪床景觀)

(巨石區傳背包)

(巨石區過溪 彭木星/攝)


    在巨岩間行進也是一件挑戰,過溪和傳背包已是家常便飯。隨著亂石谷一路往北下降落,突然發現左側主流形成一個落差約二十米懸空,水分左右兩股的巨型瀑,氣勢非凡,比起昨天的同是主流的陰鬱峽谷瀑布,這裡顯然更有王者氣息,該叫他相原瀑布吧!配合著週遭險峻的景象,大夥再一次經歷著相原溪原始的美麗多變。


(相原溪雙股大瀑布)

(下巨石區)

    過亂石谷,是一片明朗開闊的巨石堆,蒼蒼鬱鬱的周溪山從山頂到山腳玩完整整的矗立在眼前。終於要接近這個令我們朝思暮想了處女峰了!爬過了多少重山水,盼望了一年的日子,也許明天就是期盼已久的那一天。
 
    爬上馬周稜南面的山腹的密林過夜。這天夜裡慘遇黑毛毛蟲大隊的攻擊。不知道為甚麼四周出現全都是長滿黑色密毛的毛蟲,把牠丟到火堆裡,居然還會彈跳出來!生命力之強韌,真是讓我們這些誤闖深山的不速之客自嘆弗如。


(回望相原溪巨石區與相原瀑布 彭木星/攝)



(相原溪谷與周溪山 彭木星/攝)
 
荒涼靜默的周溪山
 
    周溪山三面由大崙溪、相原溪峽谷所包圍。名為「周溪」,的確十分貼切,如同相原溪下游一般,這裡是大崙溪流域最深入的境地。從南方切上主稜後,我們決定輕裝來回攻頂。沿著稜線西探周溪,林相是一片乾爽的松林,林下松針滿地,行來竟然沒有一點處女峰荒莽的景象,比起馬蕃柏後往周溪的稜線林相簡直有天壤之別。
 
    通過幾處要手腳並用的地形,基點出現在一片像是刻意空出來的林中密境。這裡共有兩個基點,包括一個山字型的森林三角點。周圍寧靜的景象和我們假想的荒莽雜亂有很大的不同,為何她如此清麗可人?


(咱們岳界首登的周溪山有兩個基點 彭木星/攝)

 
    這個號稱大崙溪流域最深險難至的山頭,曾是我們探勘大崙溪流域的重要目標之一,讓我們翻過如此多重山稜溪谷,如今就在腳下。天氣是陰沉沉的,周圍松濤颯颯。沒有太多岳界首登的狂歡慶祝,激動的心情在這個遺世獨立的小天地,似乎已被安撫平靜,而這一切也許就是這次艱苦行程裡最好的犒賞。
 
    由周溪稜上切下大崙溪,也是本行的大難題之一。馬蕃柏周溪的稜線在大崙溪上游這一面(西面),全都是極陡的峭壁或陡坡地形,要硬下其實十分勉強。去年在從「光明頂」下到「絕命崖」的九死一生,就讓我們吃足了苦頭,餘悸猶存。


(周溪山環境清爽寧靜 彭木星/攝)

 
    回到重裝處,時間已經不早了,綿綿細雨接連飄下來,匆忙中的我們還是下切到一處斷稜,往下看大崙溪就懸垂在數百公尺的腳下,場面有點驚心動魄。橫切的途中,建璋滑落了一段距離,嚇得大家一身冷汗,幸好一切平安。這樣的情況讓大家更為小心,行進速度因此更慢。等接上較明顯的階梯狀陡稜,已經沒有時間下探溪底。結果今天還是沒有到大崙溪,要回家的路,總是讓人感到還是那麼的遙遠!


(終於再次見到大崙溪)
 
重返伊加之蕃
 
    很早就起來準備,為的就是能早點到大崙溪好好梳洗一番!這次下到大崙溪的地方距離較上游的伊加之蕃會流口,尚有數公里的路程。一路上潔白的巨岩羅列,景象和上游又有不同。就要接回去年相呂馬伊的路線了!突然想念起那時在會流口石灘上令人感動的夢幻美景,也很想再回去看看那個驚人的絕命崖。


(大崙溪水潺潺北流)

(煮午餐休息)
 
    風塵僕僕的踏上了伊加之蕃會流口,熟悉景象再現,但這次沒有艷陽高照,只有一種蕭瑟的荒涼氣氛,讓我們匆匆而去未再多做停留。冰涼的大崙溪水安撫了這群翻山涉水的遊子們疲憊且的心靈,也洗靜那萬世難去的塵垢。再見了,上游的大崙溪,此番一別,何年何日再相見?


(伊加之蕃溪畔營地)

(上登伊加之蕃山中途的古老森林 彭木星/攝)

    行程已經接近尾聲,紮營在伊加之蕃溪畔,隔日再上溯一段至2200公尺處,再切上伊加之蕃支脈接上南一段傳統路線。和去年完全一樣:從輕淺涓流的伊加之蕃溪谷、滿是巨木的古老森林到鐵杉林後的草原,這景色好像精心打造的回家之路,只是沒在古木森林過夜,少了與眾黑熊山羌處的刺激感。


(伊加之蕃基點旁 彭木星/攝)
 
    在上南一段前,我們造訪了去年失之交臂的伊加之蕃山。當時實在不太相信,這離南一段傳統路線不遠、名頭又如此響亮的伊加之蕃,竟然在廿世紀末還是個岳界首登,可見比起高山路線,願意探勘多走一點路的人仍是九牛一毛。


(伊加之蕃基點旁拍岳界首登照)
 

再見了!大崙溪
 
    第十二天清晨,我們踏上了南一段上的傳統路線。在朝陽下,在閃耀著金黃色光芒的草原上,回望著東方層層疊疊的群山,從四方、尖石、周溪到伊加之蕃都歷歷在目,除了感慨這一路的艱辛勞苦,也再次和大崙溪深處的群山擺手說再見。


(上登南一段的最後一段路:後方大崙溪中游諸山歷歷在目 彭木星/攝)
 
    在卑南主北營地用手機連絡到溫姐,熱心的幫我們趕緊聯絡好二集團的原住民阿南兄,要馬上到石山林道接應咱們。誰知老天讓我們的這最後的一仗更加難熬,石山林道出現了少有的柔腸寸斷,車子進不來。我們無奈絕望的繼續趕路,不知道何時才會終止黑夜中狂踢林道的噩夢。和阿南接頭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這一天足足走了十四小時,十二天的長征就此結束!


(走在南一段傳統路線上 彭木星/攝)
 
    當晚住在阿南二集團的家中,隔天一早就飛馳下山,回到極度繁華的高雄市。溫姐熱情的請我們吃豪華的吃到飽餐廳,六位餓死鬼也毫無顧忌,大快朵頤!聽著溫姐說了許許多多在山上的故事,探勘者如我們雖然感同身受,但更佩服這位前輩的精神與登山經歷的豐富,自是自嘆弗如。



(與溫姐在高雄餐廳外合影)
 
    回到家後,將資料寄給當時民生報的戶外版,因此這個行程有上過報紙(如圖)。當時主編記者黃德雄,也是岳界有名的登山前輩,今年(2008)春天卻因心肌梗塞意外的過世,享年五十八歲,令岳界相當震驚。在此除了感謝黃先生的提攜關照顧外,也藉此緬懷一下這位對山岳界貢獻良多的重量級人物。

 
    往後幾年,大崙溪流域深處漸漸的有更多的冒險者,他們走出更多條路線,也讓更多人分享大崙溪的美。有一年,我的ㄧ個好朋友轆轆溫泉下游被大水沖走,至今仍未尋獲。但自從走完大崙溪橫斷,我從此再也沒有回到這裡。
 
    大崙溪水流過潔白發亮的石岸,在豔陽下閃爍著點點金光;夏天蒼翠的濃綠樹稍映襯著一如寶石般深遂的藍天…..這些景象,將永遠留在我心深處。
 

 
隊伍名稱:大崙溪橫斷 (原名四尖周伊橫斷)
時間:19980626~19980708
領隊:崔祖錫    嚮導:彭木星
隊員:吳玉珍、王文伶、潘建璋、張何弘
 
實際行程:
 
6/25 (0) 中壢=> 台北=>關山
6/26 (1) 關山=>下馬產道路口=>1200工寮->古道越嶺點->下切點->大崙轆轆溪 匯流口C1
6/27 (2) C1->轆轆社遺址->老二寮C2
6/28 (3) C2->小溪水源->沛音山北稜1900公尺處->沛音山基點C3
6/29 (4) C3->四方池->四方山->2591公尺峰C4
6/30 (5) C4->四方谷->尖石山東峰->尖石山基點峰C5
7/1 (6) C5->尖石山最高峰->西向支稜->相原東小支流溪紮營C6
7/2 (7) C6->高繞處->相原溪->瀑布長峽谷->相原溪畔紮營C7
7/3 (8) C7->大圓深潭->大溪床->相原瀑布->上切點->馬周稜東南1800山腹C8
7/4 (9) C8->馬周稜->周溪山->下切點->馬周稜東面小支稜C9
7/5 (10) C9->大崙溪畔->伊加之蕃匯流口->伊加之蕃溪畔營地C10
7/6 (11) C10->伊加之蕃山->草原營地C11
7/7 (12) C11->南一段路線->卑南北峰下營地->三叉路口->石山林道->石山工作站->石山林道8K處=>藤枝=>二集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