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807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35

    追蹤人氣

年保玉則的仙女花海~~川藏北線之旅(一)

 
大旅行終於要開始
 
    西藏之旅的第一個月,我安排與好友億平一起同行川藏北線。億平現就讀台大中文博士班,對佛學與文史有相當深的研究。因為他的同行,更增加了川藏北線這種較屬於宗教人文景觀的旅遊深度。我也因為有了這位朋友,對佛教和藏傳佛教產生了深厚的興趣與研究。
 
 




護照台胞證第一天就遺失
 
    在香港享受了三天購物與美食的都會生活後,進大陸的第一天在深圳的朋友家住了一晚,就搭飛機直達成都。位於四川盆地西北部的成都市,不但是四川的省會所在,也是中國內陸最知名的大城市兼之歷史古城。但也許是初入內地,我那粗心大意的老毛病又犯,居然把最重要的護照與台胞證雙雙遺失在公車上!這下可糗了,我們花了大半天的時間遍尋附近的警察局報案,沒想到連要個遺失證明,都像個人球般被各公安單位踢來踢去。一直忙到直到下午三四點,才找到了一個態度較好的派出所拿到了報失證明。


(武侯祠旁的錦里商店街)
 
    憑此報案證明,隔天才能再去成都的移民局補辦台胞證。好在辦理的手續並不複雜,五個工作天後會補發新證。就在稍微安下心來的當口,移民局有著晚娘臉的公安卻告訴我另一個的噩耗:補發的臨時台胞證只有一個月效期,而且不可再延簽。這意味著我必須在一個月內離開中國大陸。那不表示利用幾個月時間旅行大西藏的計畫,不就被強迫中斷!此時億平已經跟我來了大陸,總不能放他自己在這玩吧?所就算只有短短一個月,還是要帶他一路玩到拉薩,但如果我還堅持要完成西藏的長程旅行,那就得在到達拉薩後馬上飛奔回國重新補辦護照和台胞證!才剛到起點,所有旅行應有規劃與設定全被打亂,那份愜意和期待也都全數落空。
 

落腳成都學長山胞之家
 
    就在這尷尬兼沮喪至極的當口,我們聯絡到已在成都定居台大山社創社大老王兆復學長。學長和他姐姐(也是台大學姐)雪中送炭,熱情的招待我們到他們規劃招待台灣背包客的「山胞之家」落腳。這裏位於成都市外圍地帶,雖然有點遠但不用住宿費用,也讓我們顯得自在得多。等一切安頓好後,心情也稍微平復。真想馬上逃離這無論實際上或心境上總是一片灰濛濛的大都會,我好想立刻見到青藏高原遼闊清新的原野,一吐這幾日鬱悶無法宣洩的情緒。


(億平與學姊 青羊宮)
 
    既然要等上一個禮拜才能拿到台胞證,那我們就利用這五六天的時間來趟短暫的往返旅行吧。遠在青海邊境的陌生群山~~年保玉則,在阿壩州的北方邊角,遠離原本預定的川藏北線,本來是個不太能順便造訪的據點。這種情況下反而可以考量單程往返。剛好億平的拳術老師季老師,也是台大獸醫系的教授,從甘肅方面過來,目前正在阿壩拜訪高僧,如果連絡得上,不也是一樁美事?於是年保玉則之旅,就順理成章成為這西藏之旅的第一個目標。


(青海久治草原上的犛牛群)

    隔天天尚未明即起身,我們從成都二環路上的茶子店公交站,拿著前晚已買好票的公車票,搭上直達阿壩縣城的班車。這是個非常遙遠的巴士之旅,從四川盆地邊緣的成都平原,穿越青藏高原邊緣高山深谷區,直指阿壩高原上的阿壩縣城,足足有七八百公里的路程!
 
漫長邁向高原路
 
    從都江堰縣後就離開了四川盆地的平野,進入了青藏高原的邊緣山區。岷江峽谷逐漸嶄露其壯闊的身段,巴士奔馳在谷底江邊的公路上,向上仰望是陡峭又幾乎看不到頂顛的群山。連開幾個小時都是這樣的景觀,我們實在太驚訝於這山谷氣勢之盛大,老實說,見過眾多台灣狀麗溪谷的我,不得不讚嘆這樣規模的山谷在台灣也很難見到。的確,我們進入的是世界級的山岳風景。在紋川縣左轉進入理縣溪谷,與北往九寨溝松潘的熱門旅遊路線分道揚鑣。途經理縣、米亞羅鄉,這裡是聞名全中國的紅葉風景區,每逢十月,山谷的紅葉瞬間變色。有時還是挺羨慕成都人的,因為有川西整塊一輩子都玩不完的壯麗山水當後院!



(往阿壩縣城路上是永遠翻也翻不完的草原山丘)

    車過刷經寺鎮已是下午時分。刷經寺鎮是高山峽谷區進入高原的分界點,也是從岷江流域翻越至大渡河流域以後的第一個高原小鎮。自此以後,我們漸漸從高大壯闊的峽谷森林中走出,取代出現的是矮灌叢與草生地交錯的高山淺谷景觀,不久更轉為廣大的高原草甸景觀。連綿草原無始無終,卻好像永遠沒有盡頭般,越過一道又一道山丘淺谷,杳無人煙,直到天色昏暗,卻仍不見目地。晚上八時,抵達荒蕪破落的阿壩縣公交站,終於與已來此兩天的季老師接頭。



(阿壩縣城旅館中亭的虞美人)
 
    提到了阿壩縣,我們就得先介紹阿壩藏族自治州,這是川西藏區兩大州之一(另一是甘孜州)。這兩州原本都是以前西康省的東部範圍,地理上屬於青藏高原東邊範圍。阿壩州正位於成都西北,包括了九寨溝、黃龍、四姑娘山、臥龍熊貓保護區與黃河第一灣等許許多多聞名中外著名風景區。因位於青藏高原東緣,是標準成都的後花園,但景觀之美和民族特色之奇,則一點都不輸給其他藏區。這裏的藏族大多屬於嘉絨藏族、也有ㄧ些羌族的後裔。阿壩縣正位於阿壩州北邊,北臨青海久治縣,地理外貌上屬於諾爾蓋-紅原-阿壩大草原高原帶,是青藏高原東邊最大的高原草甸區,中國共軍1935年的「長征」曾經經過這片大草元的東半部。



(色格寺旁的青稞田)
 

活佛加持色格寺結佛緣
 
    季老師是特別為了到縣城旁的藏傳佛教寺廟──色格寺請住持喇嘛傳法而來。色格寺屬「覺囊派」,覺囊派不是我們熟悉的藏傳佛教五大派之一,在宋朝到明朝其間一度有較大的勢力。後來教派勢力衰微,現與黃教(格魯派)關係較為密切,屬於戒律較為嚴格的系統。


(色格寺的小喇嘛)

(色格寺晚間與億平.年輕活佛.漢僧合照)

 
    因為老師的關係,我們竟有機會沾染佛緣。這夜,隨著季老師拜訪色格寺。這時住持還在外面替人舉辦法事未歸,與是我們受邀先至另一位年輕活佛和一個漢僧的房間喝茶歇息,當場億平、老師就與這些喇嘛探討起佛理來!也因此了解到覺囊派招牌理論「他空見」的理論內義。深夜十時許,奔波忙碌了一整天的活佛終於回到住所,我們很榮幸的受邀進入住持的房間,其實也是相當的簡樸無華。雖然從一大早就忙碌到現在,住持卻仍顯精神奕奕,和藹的態度,讓一路遭逢不順遂的我心中升起了一股溫暖的感受。


(在色格寺住持活佛的房間內與我們合照)

(台大季老師.億平.色格寺住持與我)
 

    隔日清晨與師母同去再受住持活佛的結緣灌頂加持後,我們在時雨時歇的灰暗天色中參觀色格寺。這裡雖然不如鄰近另一個黃教寺廟「格爾登寺」名氣響亮,卻因造訪人數較少而更顯得質樸。這也是我們進入藏區一連串寺廟之旅的第一站。我們參觀了護法殿與恰好在做早課的大經堂,也隨著早起的藏民們繞了整間寺廟轉了一圈的經輪。色格寺比起往後其他的寺廟來說雖然顯得較簡樸,但由於藏傳佛教寺廟大致格局類似,在老師專業的介紹帶領下,我們對於藏傳佛教的寺廟有了基礎卻清晰的概念。



(色格寺外圍的轉經輪)

(色格寺大經堂早課 嗩吶長號出動)

(大經堂內陳設與作早課的喇嘛們)

 
苯教喇嘛熱情邀約


(苯教郎依寺全景 中間是大經堂 小房子是個別的僧院)

 
    下了許久的雨停了,億平與我決定坐計程車去拜訪阿壩另一座有名的寺廟──郎依寺。郎依寺位在縣城後山,最特別的是此廟屬於苯教系統。苯教又稱黑教,本是西藏的原始宗教,最早為草原民族薩滿教一類的泛靈信仰。八世紀佛教傳入西藏後,苯教與佛教在吐蕃政權中屢屢引發多次政爭與內亂,兩教競爭對抗至今已有千餘年;在此期間,苯教吸收了非常多佛教的元素,融合而成現今苯波的樣貌,乍看起來與藏傳佛教十分相似。而現今的藏傳佛教許多習俗和概念如煨桑、轉山等大地崇拜,也是從苯教而來。


(站在大經堂前的苯教喇嘛)
 
    郎依寺因位於高原山丘高處,由此展望阿壩附近的高山草甸和青稞田,可見到非常開闊、優美的景緻。寺廟本身佔地甚廣,除了大小經堂和大白塔外,全是錯落有致的阿壩藏式僧房。
 
 
    才步入中央大道不久,我們就遇到兩個非常熱情的喇嘛。他們一直拉著我們要到他剛整修好的新家作客。令人意外的是,他的新家內部出人意料之外的豪華雅緻!木造的屋舍內不但明亮乾淨,甚至有半個牆面擺飾著他所收集的青花瓷碗。喇嘛熱情請我們吃糌粑與點心,還一直跟我們說「乾淨!乾淨!」看來他們總是擔心旅客對他們食物有著某種成見。當他看我們手上拿著相機,熱切的盼望我能幫他新家多照幾張!
 


(苯教喇嘛與他乾淨舒適的家)


    這裏的喇嘛雖然在寺出家,卻仍受家中供養,如果家裡有錢,他就能蓋比較豪華的僧房。後來這兩位喇嘛還帶我們參觀整個郎依寺,包括大經堂與白塔。經堂內部與一般藏傳佛教的格局設計大致相同。也許對一般人來說看不出分別,但這些苯教神佛手上拿著與佛教諸神相異的法器,和藏傳佛教所供俸的神祇其時大大的不同。最後兩位喇嘛還騎打檔摩托車載我們下山,老實說還蠻酷的!當此之時也遇到一位江蘇來的正在念碩士班的女生,她趁著暑假在雲南四川藏區旅行已一個月的時間。聽說我們準備要去青海的年保玉則,就搭上來說要我們同行。搭伙同遊是背包客的常態,這是這一路旅行第一次和我搭檔同遊的陌生人。


(億平站在郎依寺白塔上教喇嘛拍照)

 
    結束阿壩的寺廟之旅,與老師分道揚鑣,我們與這位新旅伴一同踏上往青海的旅程。來阿壩的目的,當然還是想造訪這座神山。這個青南果洛藏族崇敬的神山,相傳是果洛藏族的發源地,附近的藏族對此神山非長崇敬,整個方圓百里廟宇裡的喇嘛都要找機會去一趟神山腳下。在色格寺的壁畫上,我們也看到了面色褐赭的年保玉則山神像(因為此山雪較少,所以山神也不是白面的造像)。又在藏語中,年保有「兇惡的」之意,玉則則是此山的名子,所以年保玉則就是「兇惡的玉則」。這或許表達了此山區附近天氣不穩,氣候惡劣之故。


(公交車上看到草原盡頭的年保玉則山系)
 

青海久治逛縣城經幡山
 
    往青海久治的旅途上,一路仍是阿壩高原景觀的延伸。只是公路一從四川省境進入青海省境,路況就明顯變差,看來兩個省份的財力相差懸殊。久治縣城非常小,只有短短一小段十字路口,規模遠遠比不上阿壩州的任何縣城。這裡少見那份旅遊地區的商業味,住宿也相對簡單,卻給我捫心靈上帶來了真正的解放。我們到的時候剛好是星期日,正逢周遭草原地區的牧民漢子穿著標準果洛藏族的超酷裝束,一個個神氣的騎著打檔摩托車來到縣城,看他們在縣城內的廣場上街道上聚會、聊天、打籃球,體驗到濃濃的異地風情。這時三個背包客裝束的人在街上遊逛,反成了街上藏人眾人注目的焦點了!


(久治縣城中心活動廣場 藏民在打籃球)

 
    逛完縣城後,順道到城外的經幡山走走。經幡,是藏民將印滿經文和圖案的成串「風馬」掛在山頂、埡口或是吊橋等多風的地方,希望吹過經文的風能將功德迴向給眾生。久治的經幡山位於城外圓形的山丘上,山丘旁立有許多壯觀的經幡傘,這裏是牧民一年一度草原聖會與法會的地方。這裡的經幡山雖然沒有塔公草原那邊那樣壯觀,但也甚為可觀!因絕無遊客,倒是漫遊享受草原美景的最佳去處。


(久治經幡山全景)

(經幡傘與經幡山)

(壯觀的經幡傘非常穩固 大風吹不倒)

 
踩著泥濘尋仙女
 
    隔天天色終於脫離連續數日的陰霾,完整放晴,真是個造訪高山的好日子。再次搭上久治往大武的班車,奔向草原山谷深處。同樣是連續翻過一個個的草原山谷,稀稀落落的牧民帳篷和散落如芝麻的牛羊點綴其間。沒多久就見到草原盡頭聳立著一整排巍峨險巇山脈,沒錯,這就是年保玉則山群。這直指向天的亂石群峰,帶給視覺上相當大的震撼,與藏區其他總是大雪滿山的樣貌不同。會被當地人稱作「石頭山」,實在不是沒有道理的。


(大草原上犛牛嬉鬥)
 
    年保玉則主峰位於巴顏喀喇山脈南端,是此山脈的主峰與最高峰,高達5369米。與藏區眾多高峰相比,年保玉則雖不算甚高。此山區滿山亂石、山脊如刀鋸崢嶸、有著紛雜廣大的山稜系統。山群周圍包圍分佈一百多個絕美的冰蝕湖,從空照圖看起來就像個開放的蓮花一般,而周圍這些冰蝕湖就像蓮花花瓣上的露珠。聽起來很神奇夢幻,但這樣的冰蝕地形造就的放射式群山地景其實並不少有,以前曾去過的北美蒙大拿「冰河國家公園」,由從空中看來也有這樣的樣貌,只式岩質、海拔高度玉人文景觀的巨大差異,悠游其間完全就是另翻感受。
 
    遊覽年保玉則山區,一般都是到北側的仙女湖畔參觀,再依狀況深入山區。從公路岔路口到仙女湖畔,如果沒有包車,要徒步四公里的路程。比起數年前得橫越草原走七公里的狀況,現在這裏已經鋪好柏油路,直達仙女湖煨桑台邊。而且今年開始有入園收費,門票一人六十元(人民幣),還真不便宜!雖然遊客很少,我們卻已經感受到商業觀光化的壓力。可以想見的是幾年之後,這裏會將是個甚麼樣的場景。


 
    徒步在公路上,雖然還沒見到仙女湖,但四周的環境就已夠令人流連了!年保玉則的群峰聳立在線條柔媚的草原山丘之後,附近是優質廣大的高原牧場,犛牛、綿羊成群悠遊,好一副安祥愜意的世外桃源風情!


(仙女湖與年保玉則山群)

 
    有好心的牧民開著小包車,半路上撿起我們直抵湖畔。一下車,果不其然出現令人期待已久的美景,仙女湖煨桑台就在眼前。湖對岸險峻的岩山倒映在平靜蔚藍的湖水之上,好像真有仙女的神靈住在湖畔般,!


(仙女湖端的小溪與小犛牛群)
 
    由於時間有限,我們馬上啟程,匆忙的涉過冰涼的溪水,沿著仙女湖畔前行到湖的另一端。在有限的時間內,趕著去瞧瞧山谷深處據說是更美艷動人的「妖女湖」。只是這湖邊的山路可不好走。遠遠看似草原般的合緩邊坡,其實長滿茂密的各類灌叢,不僅上下崎嶇非常難行,還得忍受被馬蹄踏得滿是泥濘的爛路面;還好有溫暖的艷陽伴著湛藍色澄淨的湖水、各色野花和前方壯麗的岩山,偶爾少停歇息,暫時叫人忘了一路的辛苦。


(岩山倒映仙女湖)

(沿著仙女湖畔走)

(遠看似草原其實是難纏灌叢的仙女湖沿岸)
 
花海魅惑錯過妖女
 
    歷經三小時的艱苦跋涉,我們終於抵達這身段狹長仙女湖的另一頭,這裡是被兩座巨大岩壁包夾的冰河U型谷底部,在兩側的聲勢驚人的峭壁之間,是一片合緩平曠的原野。更向前行,走入這片平坦的殿堂,我們因為這裏的風景,以至於後來我們終究與妖女湖無緣。原來,這片平曠谷底是一片驚人的花海原野。草原上,不,是花海上開滿密密麻麻、鮮豔的各色野花,交錯成一片廣大的彩色之海!花海這邊,馬匹優閒吃著牧草,另一邊,藏民在帳棚旁歇著,這情、這景恰如夢境般令人感動、令人屏息!

 
    話說很久很久以前,年保玉則山腳下有個獵人,他無意間救了一條小白蛇。這小白蛇就是年保玉則山神的獨生子。又有一次山神因故變成一隻白犛牛與惡魔大鬥法,獵人再次幫助了山神射死了惡魔。為了感謝獵人的恩德,山神將他最美麗的小女兒許配給他,而婚禮就是在這美麗的仙女湖畔完成。後來獵人與仙女生了三個兒子昂本次、阿什羌本、班瑪本,正是現今上、中、下果洛藏族的祖先。果洛藏族認為年保玉則是他們的發源地,就是緣於這個美麗的傳說。沉浸在這片夢幻花海中的我,偶然想起這則似真非真的友趣傳說,心情也跟著迷幻飄逸的起來。


(年保玉則山谷花海與牧民牧馬)

(騎馬飛馳在這片花海之上)
 
    由於時間匆促,我忙著架起大型相機,手忙腳亂的拍照,想留下這裏稍縱即逝的美。在回想起來其實有點後悔,應該多花點時間在草原上打滾,或是靜靜的體驗這渾然天成,像電影般的場景,帶如果不是這樣,也沒機會帶回這些照片與大家分享。


(拿出45大相機拍照引起牧民好奇圍觀)

(離去前三人再這美麗的花海合照留念 中間即為這段路程的旅伴)
 

    望著這奇幻的景緻發呆,因為沒有帶宿營裝備,又必須在下午四點前趕回公路搭回程公車,我們必須割捨更深入妖女湖一探究竟的可能。匆匆忙忙離開這天上的聖殿,再次經歷辛苦的跋涉,快回到煨桑台時,見到兩個女背包客在湖邊放肆的架好帳篷,要在這裏與山神共享晨昏,真是羨慕得不的了。回頭望望仙女湖與對岸的岩石山,已落在昏暗的雲層之下,湖水倒映出另一種詭譎的美感,驚覺灰姑娘的時間已過,我們趕緊找了幾個牧民騎車飛奔載我們回到往久治公路邊。這還差一點就接不到公車了。


(兩位女背包客決定紮營在仙女湖畔 非常愜意)
 
   這公車是直接開往四川省成都,但會先回到阿壩縣城住了一晚。是該與江蘇女孩告別的時候,因為他還要去諾爾蓋大草原看黃河第一彎。我卻要返回成都收拾我遺失台胞證的爛帳。
 
    一早搭上返回成都的公路。又是窩在公車上漫長的一天,從天開地闊的阿壩草原、到山高水深的理縣峽谷,最後回到煙塵瀰漫的成都市。我終於拿到了臨時補發的台胞證,也即將開始川藏北線真正的遙遠旅程。
 
    年保玉則,作為西藏大旅行的第一站,真的讓人有種驚鴻一瞥的驚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