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雪見 大安溪北勢群部落愜意之旅

 
奔騰大安溪
 
    大安溪是台灣中部的重要河川,源流發源自雪山山區,主源流雪山溪源流于雪霸聖稜線,另一北側支流馬達拉溪發源於大霸山區,兩溪均在苗栗縣泰安鄉無人山區奔騰竄流,匯流後方向轉南,在天狗部落附近伸展成寬廣的溪床。中遊這一段大安溪周圍散落了十個左右的泰雅族部落,是泰雅族北勢群主要的分佈地。大安溪在過烏石坑與雙崎部落後輾轉西行,逐漸脫離群山桎梏,一路坦蕩過火炎山山腳,擺盪至鐵鉆山北岸,于大甲附近流入台灣海峽。


                         (大安溪中游形勢圖)
 

Weekday
的漫遊
 
    因為是非假日,找人同行也頗為困難,正巧在彰化等當兵的猴子在家閒得發慌,剛好他對於泰雅北勢群和北坑溪古道的歷史發展頗有興趣,就拉他一瞧瞧看這裡現在的狀況吧!
 
    從台中騎著猴子的125出發,經過豐原,循著3號省道往東勢方向走,原本想看看石岡壩附近的大甲溪斷層瀑布,不過繞遍了附近的路都找不到。在石岡壩參觀的時候,問了當地管理員,說個瀑布只有整個大甲溪都是水的時候才可以看到。而且近年來河床沖刷,瀑布原貌已經不能再現。依我觀察,因為侵蝕基準面下降,河床本身又不是堅硬岩層,主流早就在這裡切出個規模不小的峽谷,因此原本斷層地形已經改變,這樣的場景以後大概很難看到。


(車籠埔斷層線)
 
    不過我們倒不因此而難過,且因為這種河川的地貌的迅速改變,我們才有機會去觀賞下一個目標~~號成全台灣最新的觀光景點--「大安溪峽谷」。
 

(石岡壩被段曾扯裂的紀念地)

新起的大峽谷
 
    從鄉道直接跨過大甲溪接上東勢迴轉過來得三號省道,越過一小段平緩的台地區,來到了同樣是溪床寬廣的大安溪流域。騎過蘭勢大橋,往東邊的上游方向看,還是一整片平曠的大溪床景觀,很難想像就在這裡,隱藏著一個紅遍全台的新峽谷風景點。倒是南側的吊神山岩壁,鮮明的沉積地層岩崖,透露了這一絲絲的線索。


(初入峽谷區)

 
    2007年12月蘋果日報刊登了這個因九二一地層抬升造成的新興大峽谷地形,原本是鄰近村落的私房景點,就此變成家喻戶曉的熱門風景區。大自然的風景大多是好像亙古不變般,一但有新的景觀出現,加上這個地景又頗具姿色,勢必引起注意。大安溪峽谷就這樣,在短幾個月內聞名全台。


蘋果日報的報導:http://travel.1-apple.com.tw/index.cfm?Fuseaction=View_Content&NewsDate=20071213&Article_ID=30067472&ContentType=3
    
    本想循著蘋果日報所指引,從卓勢大橋下的堤防直接上溯去尋找峽谷,不過那裡的砂石管理者阻止我們騎車上行。他說要看峽谷另有明路:從卓蘭再過去一點的縣道上有小叉路可以直通峽谷核心區。循著他的指示,從叉路口不明顯的「大峽谷」噴漆木牌右轉,小土石路果然直朝大安溪方向過去,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堆攤販小吃~~~果不奇然,這裏已經是地下熱門觀光景點了,典型的小吃市集正在發展中。越過小吃攤設的路障,125機車仍可繼續騎行約幾十公尺。棄車續行,穿越在芒草包圍的通道,眼前出現一批返程遊客團。歐巴桑團員們穿著時髦,甚至踏著高跟鞋,看來這裏比想像中要更熱門,已是包團必遊的景點了!



(遊客絡繹不絕)
 
    越過木橋與一片芒草叢,大安溪溪床寬大的展現眼前。再往前行,層層的沉積層被大安溪的主支流切開,形成了小型類似美國大峽谷的地理景觀,這樣的場面讓我們頗感意外,也多了分驚喜,因為原本以為恐怕是個鳥鳥的小峽谷地形。這裡,連小的支流都可以切出有層次豐富、曲線多角的地層景觀。主流峽谷部分,則是個深達十幾公尺,寬數十公尺,兩幾近垂直的岩崖景觀。崖壁上沉積的地層嶔崎磊落,非常震撼人心。猴子說:「真壯觀,這裡有瀑布就完美了!」。果不多時,我們在峽谷上游就看到一個落差十多公尺的主流瀑布。可惜的是現在是春夏濁水期,溪水的顏色與峽谷壁一樣深沉,如果秋冬枯水期來,水色青綠,溪水與峽谷分離出來,應該是更具姿色的!



(小支流切割出來的地形)

(峽谷中的主流大瀑布)

(峽谷下游方向)
 
超速形成的的壯麗景觀
 
    這個峽谷的出現完全是九二一大地震造成的結果。大安溪河床經多少年沉積,原有河床堆積出一層層厚厚的沉積層,這些沉積層岩化作用尚未完成,所以非常的鬆散易於侵蝕。九二一的斷層斷硬生生錯開了大安溪床,讓溪流突然增加了十幾米以上的落差。高位的河床段溪水因為侵蝕基準面突然下降,侵蝕力大增,將斷層上游的大安溪谷切開了一道峽谷,就因為沉積的溪床結構鬆散,比較像土層而不像岩層,所以溪水的下切的力道就像切豆腐一樣,速度非常快。從九二一發生到現在,短短不到十年的時光,原本平坦的河床面就突然出現這樣的大峽谷。這種應該是滄海桑田的漫長地形變化,能在我們有生之年親眼見識。也許再不過多少年,大安溪峽谷又會侵蝕演變到是另一種地貌!



(大峽谷中間段,崖壁高達十餘公尺)

(峽谷近景)
 
    有些人跟我說,他們覺得大安溪峽谷沒有想像中壯觀。我不知道是因為媒體大肆渲染,造成人們的過度想像,以至於失望也高。對我來說,能再接近平原的寬廣溪床,看到這樣大氣魄的地質景觀,即使見過太多狀麗的山岳美景,大安溪峽谷也不禁令人拍案叫絕!



(土質非常鬆軟的岩崖其實暗藏危險性)

(峽谷切割出來的河床沉積地形)
 
    因為貪戀美色,在大安溪峽谷耽擱了不少時間。加上不小心走錯路,到達大安溪部落群時天色以黑,一陣混亂的找民宿過程,從達觀、象鼻再回到士林村,直到晚間七點,才在號稱南三村最豪華的民宿「達拉灣文化園區」找到落腳處。

 
(大峽谷留影)

不一定要住的民宿文化
 
    達拉灣文化園區,位於士林村中間部落上方,是整個大安溪部落群最具規模的住宿點,已經不屬於民宿等級,全部建築以傳統泰雅族竹屋風格建造,有十幾間四人通鋪,又有大型瞭望台涼亭等設施。而所有房舍包圍一個圓形的大廣場,中間可以點燃營火舉辦大型活動。我們在夜色中抵達這裡時,還沒發現這裡規模頗大,不過一套風味餐就要兩百多元倒是嚇壞我們,只敢叫他們幫我們煮一人五十塊的陽春麵充當晚餐。老闆算我們四人通鋪1600一晚,說是因為我們只有兩人而且是非假日來的關係。這裡有附早餐(稀飯饅投與各式醬菜)、下午茶點心(泰雅烤麻糬、五葉松汁、香草茶)倒是頗為貼心。不過那個五葉松汁實在太有「中級山」的味道了,讓我們實在是喝不下去。



(達拉灣的下午茶:五葉松汁 香草茶與烤泰雅麻糬)

(達拉灣文化園區的營火廣場)

 
    出發前我們曾簡單搜尋了大安溪部落群的民宿,從資料上看來,這裏和一般的部落旅遊區一樣,有一堆大小不等,琳瑯滿目的民宿提供選擇。貧窮如我們,當然想說隨便選擇一家便宜的住宿就行了。不過來到這裏才發現,這些部落的民宿平常都沒有特別在營業,如果沒有預約,根本無法入住,連號稱第二大的「達拉崗」民宿也因老闆下山公作而無法招待我們。倒不是這裏的泰雅不好客,事實上正好相反,其實是因為他們並不在乎作生意,對於平常日子來的兩個蠢蠢的外地人來說,這裏的泰雅期時熱情得很,接下來的兩天,我們感受到的盡是那種自在又輕鬆的氣氛,因為我們沒有被當外人看的感覺。



(由中間村俯望大安溪對岸的雪山坑部落)
 

北勢群部落與雪見遊憩區
 
    大安溪中游兩岸的部落,從最北邊北岸的天狗(梅園)起,依序為大安、永安、象鼻、士林(包括中間、蘇魯兩村)、桃山(雪山坑)、達觀、竹林、烏石坑、雙崎、三叉坑等,以大安溪為界,士林以北的部落隸屬苗栗縣泰安鄉,相對於司馬限山以北的「北五村」,梅園、大安、士林又稱之為「南三村」,雪山坑以南的部落則隸屬台中縣。雖然行政區劃分聽起來有點複雜,不過這裏的居民大多屬於泰雅族的北勢群,與大克山、馬那邦山以西的「大湖群」同屬澤敖列系,與居住在大甲溪中游沿岸的則對稱為「南勢群」。


泰雅族的各族群的遷徙:
http://web.ws.mlc.edu.tw/atayal/a-5.html



(象鼻吊橋與象鼻部落 許致浩/攝影)
 
    離開些部落的北上,則屬於大安溪流域上游地帶,現在則劃屬雪霸國家公園的西緣,也是著名的「雪見遊憩區」之所在。在荒涼偏遠的司馬限林道中段,國家公園設立了「雪見遊憩區遊客中心」。原本是用來彙整雪霸國家公園西域、北坑溪古道、北勢群部落與泰安溫泉區,形成一個完整了旅遊區域。民國九十三年的八七水災重創桃竹苗後山山區。原本頗受歡迎的「北坑溪古道」健行路線與司馬限林道柔腸寸斷,遊憩的價值大受打擊。如今司馬限林道雖已可通行至北坑山登山口,古道方面卻仍殘破不堪。雪見遊憩區目前就似乎就是個遊客中心,來雪見的遊客團,通常只是從西邊的大湖風景區進入司馬限林道,在林道上欣賞過聖稜線、在遊客中心喝杯咖啡後,就匆匆離去,對於大安溪部落與損壞的古道少有接觸。整個旅遊線的發展仍然處於一種冷狀態,也許對我們來說,北勢群部落因此受到較少大量遊客的干擾,不過對於雪見來說,這種情況的確有點尷尬。




(雪見遊憩區遊客中心)
 
雲霧瀰漫雪見不見聖稜
 
    離開達拉灣,我們決定直接殺上司馬限林道,想要趁著天氣未變壞前,先上雪見心賞山岳風情,回頭在慢慢遊覽這幾個部落。馳聘過北勢群最北的天狗部落,司馬限林道在盡尾山南腰迂迴上登,大安溪寬廣的溪床在這裡看起來像一個魚肚般肥大平坦,被周圍蒼翠的群山層層包圍。右側的司馬限山滿山遍野的桂竹林,與遠方的馬那邦、大克山蔥鬱的樹海景相映成趣。衝過二本松遊憩區,沒多久路況變爛,讓猴子寶貝的125達騎起來特別辛苦。林道在盡尾山西稜轉了一個大彎,恰巧進入雪霸國家公園的地界,也是展望雪山聖稜線的好地點。不過今天天氣不太好,大約2200以上的山頭完全就沒入雲層之中,只見馬達拉溪、雪山溪與北坑溪流雲群山萬壑之間,竟然都是幾無人跡的中級群山,愛爬中級山的咱們,對這一塊地域竟然也相對陌生。




(大安溪上游群山,由左至中可見榛山 佳仁山與中山稜線 許致浩/攝)
 
    雪見遊憩區遊客中心位於司馬限林道公里處。這一段司馬限林道在東洗水-盡尾山接近稜線的高處盤桓,理應視野相當好,不過因為原始森林高大茂密,給人的另一種森莽的感覺。遊客中心有展示館、咖啡廳,二樓則是放映廳和辦公室。附近有兩條非常短的森林步道,在這裡我們看到一票旅遊團正在喝咖啡,應該也是從大湖泰安方面過來的遊客吧!本來我們想再走段林道去登東洗水山的,不過據說山頂展望不好,天氣又很差,與這裡個管理科長聊了一下,我們就此踏上返途。
 
滄桑北坑溪古道不見天日
 
    悻悻然離開有點讓人失望的雪見遊憩區,回頭第一個碰到的就是二本松遊憩區。這裏是北坑溪古道的起點,1911年(大正四十四年),日人為了保障樟腦開採事業的發展,討伐當年時常到腦寮出草的「北勢蕃」,並將隘路系統推進至此處,而設立的「二本松隘勇監督所」與「丸田砲台」。二本松在日文的意思就是「有兩棵松樹的地方」。後來日人討伐北坑溪上游更頑強不屈的泰雅族「霞喀羅群」原住民,因此開闢了北坑溪警備道路。北坑溪道路屬於鹿場連嶺警備道路的一支,整個系統連絡了苗栗大安溪、汶水溪、新竹上坪溪流域。警備道於1922年開闢完工,二本松則正式改為「駐在所」,其交通與管轄的重要性更顯增加。光復後民國五十二年,二本松改名為松安派出所。雖然北坑溪古道內的派出所一一撤出,但松安派出所仍持續執勤。直到民國八十八年九二一大地震後,因安全考量,將警力下撤至梅園派出所。



(北坑溪古道上的雪霸公園路牌 許致浩/攝)
 
    我們試走了一段北坑溪古道,路基仍然清楚,國家公園的里程牌也依然屹立。這條原本可以與霞喀羅古道一樣受歡迎的深山舊道,因為四年前(民國九十三年)的八七水災,整條古道被山崩切得寸寸斷斷,現在要通行全段甚為困難,要修復也頗花工程,登山客只能從司馬限林道各段路下切探詢過過乾癮。遙想日據時代當年雪見、北坑駐在所的盛況,可說是山中的小山城般熱鬧。後來已歸順的霞喀羅群被迫北遷至南庄與五峰鄉境,駐在所也依序裁撤,整個北坑溪山區在光復後已經接近無人狀態,到如今要走趟北坑溪古道又如此麻煩,真是讓人不勝唏噓。



(二本松駐在所舊址上的瞭望台俯望大安溪流域)
 
    二本松(松安)派出所在改建為遊客中心,除了展示北坑溪古道歷史照片外,本身就是個良好的展望點。此時西斜的日光暖洋洋的照著盡尾山南麓,也讓前方的大安溪大溪床沉浸在一片柔和的光線之中,真是拍照的絕佳光線,讓我們的心情也完全放鬆的開來。



(往丸田砲台途中的桂竹林)

(桂竹林下的石牆工事遺跡)

(大正年間立的樟林地界標 後方為山字森林三角點)


    從遊客中心前往丸田砲台一覽,來回需要廿三十分鐘的時間,沿著明顯的稜線南行,先是一片桂竹林、再來是柳杉林下的姑婆芋包圍,可以看到日人的建築工事遺跡與森林三角點、樟林地界圖根點等遺跡。丸田砲台現在是一片地勢平坦的柳杉林地,但注意周圍地形,依稀可以看出這裡曾經是個絕佳的展望舞台,大安溪中游的各部落完全就在它的控制之下。日據警備道路上一向都會設有數個這樣控制全區的砲台存在,這個砲台也就不例外。此砲台的命名,是為了紀念1911年討伐北勢群行動中殉職的丸田清警部補,當年的戰況慘烈,站在杉林下看著解說牌的我們卻已經很難想像了吧!



(丸田砲台今景)

(黃昏光線中筆筒樹閃耀金光)


 
天狗部落的盛情邀約
 
    回到天狗部落,我們再次為今晚的住處而尋尋覓覓,不過心情倒是挺輕鬆的。從阿嬌麵攤的家,到正在辦喪事無法接待的民宿,最後我們被指引到一家完全沒有招牌的民居。屋主非假日在苗栗工作,只有一群親戚與朋友坐鎮前院正再打屁聊天,熱心的老闆岳父大人拉住失望的我們要我們先看看房間,不住不要緊(相信我,這裏每一家民宿都是這樣隨興的態度,覺得你住不住沒有關係,但非常歡迎參觀)。他請女兒打電話與女婿確認後,算我們兩人一晚共800(一人400),房間任選,前方還有個大大的陽台給我們納涼。比起昨日「豪華」的達拉灣文化園區,這裏真的是太對我們的味口了!



(天狗部落一隅)
 
    才剛安頓好行李,樓下的眾親友們就熱情的邀請我們跟他們一起烤肉,省得晚餐錢:烤豬肉、青辣椒、洋蔥、還有剛採下來新鮮的桂竹筍和即煮的蛋花湯,菜色雖然簡單,熱情的邀約卻讓我們很感動。聊天打屁的過程中知道,現在剛好是滿山遍野的桂竹筍採收季,因此連遠在環山村的親戚都跑回來幫忙了。我們的話題從環山梨子的採收,到立委高金素梅、藝人徐若瑄與此地的關係,再到連續劇「愛」的劇情、原民朋友花蓮唸書的趣事,真是甚麼都講。



(在原住民家烤肉)


(新鮮桂竹筍 許致浩/攝)
 
單純質樸的生活質感
 
    以我過往的經驗,泰雅族人相對於較含蓄內斂的布農族人來說,一向就是顯得過份的熱情與外向。猴子跟我說:騎在路上時,常有部落青年轉回頭對我們擠眉弄眼,也有人挖拉拉朝我們喊,整個很嗨。不知道之前在哪聽說,天狗部落的人都不大搭理外人,甚至很排外。我想這應該是誤傳吧,在這裡我總覺得像回到家裡一樣自在,人和人之間沒甚麼距離,雖然熱情主動,他們也不會讓你自己覺得向外人一樣,因此也沒有壓力,一切都非常輕鬆自然。這是我喜歡與原住民相處的原因,無論是哪一族,在部落打混的時光裡,沒有現實利益,有的只是單純人與人之間的單純互動,一切都剛剛好。
 


(天狗部落夜景)

    晚上與猴拎著一帶零食與啤酒,跑到派出所前的瞭望台,坐看星空下的天狗部落夜景,上弦月西沉下的天狗只剩街燈仍然點著,好像正逐漸沉睡般,只有蛙鳴狗吠不絕與耳。聊著山上的各種趣事,竟然真有白色的”天狗”跑來相伴。俯望著部落旁、一片推土機清理出來的工地,這裡日後將規劃為大型遊憩廣場。想到白天轟隆隆的怪手整地的噪音,再想想明日的天狗村,有點擔心是否還會保留著今日的那份愜意與質樸?


(大安溪中游無處不在的桂竹林地)
 
    一早起來,整個房子都空蕩蕩的,部落裡也是人煙稀少人,原來所有人一大早人們都都跑去山上採收桂竹筍。一路所見大安溪兩岸山區滿山遍野的桂竹林,就是這些桂竹筍的生產地。最新鮮的桂竹筍據說要在清晨時分採收,否則就不好吃了。昨天我們就嘗鮮過這裡桂竹筍的美味,的確比我以前印象中要更軟嫩更香甜。吃早餐時,剛好看到有一輛小貨卡下山,滿載著剛採收的桂竹筍,一大條才算10塊錢,比山下便宜甚多,我們當然部會放過這個機會大肆採購!



(梅園國小木棉花正盛開)
 

部落名稱其來有自
 
    離開天狗部落,繼續往象鼻部落過去。象鼻部落泰雅原名「麥步安」,是小平地的意思。因為部落旁千兩山尾稜形似面臨大安溪的大象,象鼻剛好伸入溪床,因此改稱之為象鼻。大安溪各部落其名稱均有可考,仔細研究起來還頗具趣味。例如天狗舊稱「把奴」,指得是高處平坦的地方,日本人因為其地形似一隻蹲伏的狗,改名為天狗。大安原名「奴乎路瑪」,是竹林地界的意思。當地因有一片神奇的竹林阻擋,常常避開了大安溪常見的洪水侵襲,遂改名為「大安」,就是「大為安全」之意。至於永安,原名「麻必浩」,是泰雅北勢群的一位英雄人物,這個名稱一直沿用到民國五十二年,因為葛樂禮颱風侵襲成災,族人認為麻必浩中文字義不祥,特別申請改名為「永安」,沒錯,就是「永遠安樂」的意思!


(泰雅傳統竹屋前的泰雅老婦 許致浩/攝影)

 
象鼻 士林 雪山坑
 
    象鼻部落以象鼻吊橋、象鼻古道最為有明。象鼻吊橋橫越大安溪大溪床,已經有五十多年歷史,經過重新維修,是遊客來到大安溪部落群必遊景點,也是從前大安永安居民交通對岸象鼻部落的重要通道。象鼻古道則原屬日人隘路系統的一部分,有警所、砲台遺址,桂竹林與闊葉林下可見到日據時代牆門與駁坎遺跡。



(象鼻警所舊址)

(林務局舊護管所)
 
    象鼻部落中有個「泰雅染織研究中心」,是當地致力於泰雅服飾織物文化工作者與藝術家所成立。這裡有苧麻園、染料植物園與織物工作坊,在工作坊工作的原住民都努力工作而富有想法,讓我們感受到一股積極的氣氛。不過要奉勸各位遊客,如果沒有預約,請千萬勿任意造訪,他們非常抗拒走馬看花的遊客。雖然我們的突然造訪還是受到了相當的禮遇,不過基本上,工作坊的態度是希望接待真正有興趣並且提早預約的少數團體。



(泰雅之務工作坊內)


(苧麻園: 青苧麻是泰雅織物的重要原料)
 
    象鼻村在下去就是士林村,是南三村中最大的部落,包括了士林、中間、蘇魯三個子部落。士林舊名「司令馬拉邦」,日治時期設有警察司令駐在所本部,管理大安溪中游的各部落,至今仍是附近幾個村的行政中心。「士林」就是從「司令」轉音改名而來。中間部落原名「達拉灣」。達拉灣在泰雅語中就是「中間」的意思,指此部落位於士林與蘇魯之中間,另一說有「美好的地方」之意,也是我們第一天住宿的所在地。士林村旁的大安溪築有「士林壩」,攔截了中遊大安溪的水,據說可以調節鯉魚潭水庫的儲水,並兼發電功能。不過台灣山林中水壩之多,常常讓人覺得不知所云,這個士林壩或多或少也讓我們覺得有點突兀。壩身本身上面可以通車,是溝通苗栗士林、台中雪山坑的交通要道,一過壩橋,我們即以進入台中縣和平鄉地界。



(遠眺士林壩:後方為大克山)

(士林壩近景)
 
    雪山坑又名桃山村,因為後方發源自小雪山的溪流而名之。從前雪山坑山谷內有個有名的「雪山農場」。在十多年前曾經還是台中人假日遊憩的熱門景點,曾幾何時,九二一以後的數次颱風災難,讓今日的雪山坑溪是一片土石流溪谷肆虐的景像。我們為了探尋據說是壯麗的「山蘇林」景觀,再次操著猴子的小125,在雪山坑林道中顛簸亂竄。沿途險惡的土石流溪谷,雪山農場荒廢的雕像與溫室,讓人感受到一種盛極而衰的一種殘破感。山蘇林本身對我們來說並不特別,在台灣許多深山中這種長滿山蘇(鳥巢蕨)的樹林隨處可見。不過對於少見大自然的都市人,或許有一定的吸引力。猴仔因為他受雪山坑林道凌虐,頻頻呼喊這是個騙人的景點。



(舊日雪山農場的山蘇林 許致浩/攝影)
 
共同廚房有生有色
 
    雪山坑再往下遊走就是達觀部落,這一段的大安溪床比較狹窄,對面就是大克山東面險峻的峭壁。大克山像屏風一般阻檔平地文明的侵襲,因此讓達觀部落有種桃花源的美感。「大安溪部落共同廚房」(現在稱大安溪部落工作站),是一個由民間社福團體推動,關懷本地部落發展與社區服務的組織。最早因參與九二一地震的重建設立於雙崎村駐站,2002年在達觀村正式建立的這個共同廚房。「共同廚房」起初成立理念是社區服務,發揚泰雅族Gaga(祖先的遺訓與社會規範)共同照顧的精神。除了共同廚房,還有貧困家庭送餐服務、家戶需求訪視、老人醫療接駁、學童就學接駁等項目。由於經營的有聲有色,後來又發展出市民有機農園、泰雅手工藝品、釀製品、甜柿禮盒銷售、特色咖啡與泰雅美食提供,與接待團體深度之旅各種多角化經營。簡而言之,就是藉著社區自我發展,創造就業機會,發展部落特有文化,並促進展業盈餘回饋部落共同照顧機制。

大安溪部落工作站網址:http://www.daanriver.org.tw/
商品訂購:http://www.daanriver.twmail.org/shop/index.php


(共同廚房的有機菜園與達觀部落)
 
    進入部落共同廚房的時候,工作夥伴們差不多已經吃完午飯。我們兩個窮人當然沒有點較比較貴的風味餐(事實上也吃不下),倒是跟他們一起享用了今天共食的菜色,自然而然的就與工作人員聊了起來。剛好今天共同廚房的負責人也在,他是位念社工的準博士生,卻已經負責這個工作站好多年了。因為對於部落狀況很有興趣,我們很快就聊得投機。



(共同廚房飼養的特有雞種)
 
何去何從?
 
    共同廚房的發展看起來的確是生氣蓬勃,令人激賞,但的確也有他們的困難與隱憂。一旦政府補助經費結束,勢必要發展出更多生財之道永續經營。大安溪沿線的部落現在看起來是如此寧靜美好,但如果要為了賺錢考量更積極的商業行為,是否有一天這樣的特色會消失無蹤?據說天狗部落再上去的大安溪雪見溫泉,早已被財團所進駐搶地,只是差在國家公園範圍內不能開發,遲遲未見動手。但同樣的情況如果發生在這些部落,當遊客大量湧進,原住民人不見得能在漢人和財團的大舉入侵下獲得利益,反而喪失了更多土地、自主權與原來的文化特色,這種情況在全省各地都已經發生過了。即便能自主發展如司馬庫斯與山美達那伊谷那樣,卻也不見得是每個人所能認同。
 
節錄一段猴子在各人版Po的文章:
 
部落並不那麼美好 或者說 美好的日子恐怕為期不久
面對雪見遊憩區的進駐與大型開發
原住民一邊希望帶來的人潮能購買部落的農產品 還有民宿
但隨著經濟利益進來的財團/漢人
又會逐漸吞沒原本屬於他們的土地
拿到觀光的利益的是進駐的財團 還是當地原住民
 
看看其他原鄉 國際馳名的日月潭 多少人記得那邊是邵族的家鄉
觀光客要的是 涵碧樓 總統魚 遊湖
原鄉一個接一個不見了...
 
北勢群對於雪見的心態很矛盾
我們跟達觀部落 共同廚房的負責人聊天
他不希望觀光客大舉湧入部落 只希望透過網路銷售甜柿 誰會在家裡買"地方名產"?
他們走精緻文化體驗路線 卻只接待8人以上的大團體
 
矛盾的作法 矛盾的心態
大安溪沿岸的部落會成為司馬庫斯 還是烏來
我 樂觀不起來
 
    以我個人自私的立場,如果部落能這樣自己自足維持下去,永遠不要改變現狀,最符合我們的期待。不過外面的世界變化太快,這不但是不可能,也不見得是本地居民所真正希望的。



(泰雅族傳統的高腳眺望樓(從前只有木梯))
 
開闊的東崎與沉默的三叉坑
 
    到底該怎麼才好呢?這真是嚴肅的話題,放下心吧,也許事情自然有其該走的道路。騎著車,越過烏石坑,大安溪在此切穿大克山南稜,急轉向西奔馳而去,正式進入平原地界。在這個轉折點南側河階上的雙崎部落,就像一個十足現代化的小型社區,除了稍稍少了點原住民部落的感覺,卻是個地理位置與氣候都十分宜人的地方。河階邊緣的小公園上,午後的陽光漫散在廣大的溪床上,空氣裡還存有一絲絲大安溪谷中特有的靜謐愜意氣氛,我就要離開這群可愛又令人流連的泰雅北勢群部落群。



(寬闊的大安溪床)
 
    往東勢的路上,特別繞去大安部落群最後一個「三叉坑」聚落,當年,三叉坑據說是九二一地震後受損最慘的部落。但這裡經過撤的的重建,一列列整齊排列的小洋房,在層疊的山巒中格外明顯。只是冰冷樓房與整齊光潔的街道上,看不到人在走動,四周一片竟悄悄,繞了半天只見一個老人在門口澆花。整個三叉坑社區就像是個無人的荒城,像是個已死的部落一般,令人不寒而慄。
 
    也許只是湊巧碰到人都跑出去工作了吧?但我和猴子都突然啞然失語,心中像掛了顆鉛球般沉重了起來……



(泰雅天狗雕刻 許致浩/攝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