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丹巴 甘孜 德格 神秘漫遊~~川藏北線之旅(二)

 
消失的西康省
 
    中共統治大陸以後,行政區經過了數次大改,已經和我們從前國高中課本所學「國民黨統治時期」的版本有很大差異。從前的「西康省」,現在早已不存在,就好像用個大刀將一塊蛋糕切成兩半,金沙江東半部整塊給了四川省,西半部則劃歸為西藏自治區的範圍。讓四川突然成為青藏高原的一部分,也成為了中國的一個大省(但後來東半部又設為重慶市)。


 

    即使西康省就這樣消失,「康區」這個名詞仍無法在地理和人文的背景中去除,這裡的民族文化與地質景觀和生態豐富度,在全中國,甚至全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由印度板塊推擠歐亞板塊造成的青藏高原,在這裡變成一種劇烈皺哲的構造,經過歲月推移,構成了世界上地形最崎嶇複雜的高山與縱谷王國。「橫斷山脈區」、「大香格里拉」都是這塊神奇區域現在最新最火的稱呼。
 
偉哉橫斷山脈
 
    包括世界第三長的長江(金沙江)、第九長的湄公河(瀾滄江)、大河如薩爾溫江(怒江)、雅魯藏布江(下游拉普拉普河),長江三大支流雅礱江、大渡河、岷江,和無數更多的支流群,浩浩蕩蕩,一路由青海藏北的荒莫高原由北往南奔流,造成數千公尺深的大峽谷群奇景。大江之間,高從四千甚至到七千多公尺的大型山脈與高峰像屏風一樣聳立。這種動則落差好幾千公尺的地形,就是有名的「橫斷山脈」景觀。如果說愛山的人喜歡台灣這種山高谷深,地形複雜的千山王國,那麼到了大橫斷山脈區,就更不能抵擋這裡的魅力。

(雀兒山附近與腳下的新路海)


(梅理雪山附近的瀾滄江大峽谷)
 
    劇烈變化的地形,不但造就了雄偉稀有的景觀,也對這裡的人文、歷史與宗教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雖然大部分是藏族分佈區,但每隔著一個雪山或是一條大江,就有一種相似卻又迥異的文化與生活型態。翻過一座雪山,民居的樣式,婦女的穿著就會有所差異。這裡也是茶馬古道文化、神秘的母系社會文化仍存在的地方。在藏族最偉大的文學史詩中,格薩爾王南征北討的就是這一片廣大的山水。土司制度在這裡施行數百年,藏傳佛教則在這片隔絕的山區得到保存與更多元的發展。山谷之中,雕樓屹立千年不倒,奇特的走婚文化、共妻制度、馬幫文化也都在這裡發生。每一個角落都有動人的故事,而這麼豐富多元的人類文化奇景,直到這一二十年,才逐漸為世人知曉。



(丹巴附近嘉絨藏族婦女服飾)
 
川藏南北怎麼走
 
    川藏公路,從字義上很明白指出是從四川到西藏拉薩的公路。目前主要的國道公路有兩條,一條是從成都、雅安、康定、理塘、巴塘、芒康、波密、林芝到拉薩的318號國道,一條是從成都、汶川、馬爾康、甘孜、德格、昌都、巴青到那曲的317號國道。另一種較普遍的說法,川藏北線指從康定的新都橋鎮分叉出往霍爐,接317國道這個線路。無論如何,只要是北經過甘孜、昌都的路線,一般都算是走北線的走法。



 

    近年來川藏南線是相當熱門的旅遊路線,因為橫斷山脈南部的地形更加的險峻壯觀,加上週邊著名的貢嘎山、亞丁三神山近年速竄起的風景區,要走川藏線的,很難將南線排除在外。川藏北線由於接近江源地區,地形景觀在此顯得「較為」緩和,也較少出現康南那些驚人的世界級景觀。因此旅客較少,受到觀光化大舉入侵的影響程度也就比較低。若是想要體驗康巴文化,或對藏傳佛教有興趣的人,北線倒是非常值得一走。其實川藏北線一趟走下來,自然風光之美,也是叫人難以忘懷的!
 


(亞丁三神山主峰仙乃日倒映於珍珠海)
 
再度啟程 匆忙之旅
 
    雖然拿到了臨時發下來的台胞證,但這個臨時證只容許我利用廿幾天的時間待再大陸。這廿幾天內,我仍必須陪著同伴億平完成第一段旅程,先到達拉薩,再在限期內火速飛奔回台,以重新辦齊所有的證件…這第一段旅程就在一種匆忙過客,有點飛馬快馳的狀況下度過,也因此放棄了好多本來想去的地方。
 
    我們不完全依循正統川藏北線,因為想看看丹巴的雕樓藏寨,在到達八美以前,我們都一直在317、318國道間的大渡河流域縱谷區遊走。
 
    感謝王兆復學長姐的招待,我們告別成都的「山胞之家」。搭上往小金縣「日隆鎮」的公路班車。從都江堰後就離開四川盆地,進入青藏高原的群山萬壑。巴士沿著映秀鎮分出的南叉路,途經「臥龍熊貓保護區」後,不斷的之字型爬升,要越過海拔4523公尺的巴朗山山口。這是此行的第一道天險,在以後川藏線之旅的行程中,在縣城與縣城、甚至村落與村落間,重複上演從海拔一兩千公尺的河谷,翻上海拔四五千公尺的山口的戲碼,這也是整個橫斷山區獨有的交通特色。


(巴朗山啞口附近)
 
日隆鎮吃野菌
 
    往日隆公交車上的乘客,與往阿壩線的乘客組成截然不同。藏民只是其中少數,大多是要到「四姑娘山」遊玩的內地散客,這個離成都最近的壯麗大山,因為距離的關係,成為九寨溝、黃龍之外阿壩州最熱門的觀光景點。下午兩點到達日隆鎮。原本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山村,卻因為近年來「四姑娘山」風景區的熱門而蓬勃發展。旅館、食肆與紀念品店佔滿了公路邊的半山腰。
 


(日隆鎮)


    高山地帶,盛產各種高山蕈類,理所當然成為這裡的重要賣點之一。我和億平為了省錢,通常都吃小吃果腹。但看到小飯館前各種琳瑯滿目、肥美奇特的野菌,忍不住想要花多點錢嘗鮮一翻。於是我們叫了兩種菌類、另外加一道菜與湯,一頓下來,一人差不多台幣一百塊左右。野菌味道之鮮美,有肉類之美味卻無其油膩,這種美好滋味讓我回憶起幾年前嘗過帕米爾的高山蘑菇!雖然觀光區物價其實較貴,但這餐的價值,這對我們來說實在是非常超值了!



(販管前的各類野菌琳瑯滿目)


(美味牛肝菌)

 
四位姑娘一字排開
 
    欣賞四姑娘山最佳的角度在公路上一個迴灣叫「貓鼻樑」的地方。傍晚時分,我們特別包出租車到這邊,為的就是欣賞這位姑娘的美姿美儀。四姑娘山,最高峰標高6250公尺,不但是四川境內第二高峰,因為其山型俊秀奇特,又有「蜀山之后」的美譽(蜀山之王是瀘定的貢嘎山)。從最低矮的「大姑娘山」到最高的「四姑娘山」(么妹峰就是主峰),高度依次升高。這個下午四姑娘耍害羞,居然不肯路出頭給我們瞧瞧。第二天早上,都要離開日隆了,我們發狠再包一次車回到貓鼻樑,終於完整見到四姑娘的尊容。



(四姑娘山主峰與 三姑娘山 二姑娘山)

 
    從這裡向北望,四位姑娘一字排開,好像特別安排好的畫面般,井然有序。而身為么妹的主峰之挺拔與險峻,狀似不可攀登,從美麗的外貌中透露著某種冰冷不可侵犯的氣質。有朋友看了我照片打趣說,這位姑娘看起來好像很潑辣,不是那麼好惹。這種傳神又戲謔的語氣真是讓人有點哭笑不得。



(第一天傍晚四姑娘害羞不露臉)
 
    四姑娘風景區很大,包括長坪溝、雙橋溝與大姑娘峰登峰等,在此至少可以慢慢玩個三四天。但我們並沒有長時間停留在日隆的打算。搭「面的」(麵包車,就大陸人對是7~9人座箱型車計程車的稱呼)前往小金,今天就要趕到丹巴縣,正式進入甘孜州地界。不只是為了趕路,更也許是因為,整個這樣的風景區,也許在大橫斷山區可能常常見到,必須有所取捨。



(往小金縣城圖中的吐司官寨與碉樓)

炎熱的河谷地域
 
    小金縣城的熱鬧讓我和億平有點傻眼,雖然如此,卻沒有任何令人厭惡觀光區的那種商業氣息,居民來往奔忙,空氣理卻又充滿有一種閒適的氣氛。從小金要搭往丹巴,找面的竟也讓我們花了不少時間。這兩個縣城之間算是跨州(從阿壩州到甘孜州)交通,但我們沒想到竟然因為這個原因,彼此之間的公共汽車系統反而較不發達。



(藏族婆婆)
 
    在藏族婆婆悠揚的歌聲中,麵包車載著我們與當地居民,駛離擾攘熱鬧的縣城,進入了安靜廣大的鄉間地帶。公路順著小金川河谷而下,沿途景觀是一片片黃褐色的田園與山谷風光。乾燥的暖風陣陣吹起,視野裡出現越來越有特色的藏式民居,甚至高大的雕樓,我們知道,丹巴縣城已經不遠。



(丹巴縣城)
 
    丹巴位於大、小金川匯流入大渡河的河谷地區,交通四通八達,算是甘孜州東部重要門戶。近年來以其特色藏式民居和壯觀神秘的古雕樓群聞名。因為海拔較低,有著橫斷山脈河谷底特有的乾熱氣候。在此我們都只穿著貼身T恤,絲毫無法感受這裡是青藏高原的一部分。縣城位在大金川旁的狹窄河階地上,兩側的峭壁垂直壁立,形勢險絕詭異,但丹巴的居民卻很熱情,路上偶有好奇與熱心的鎮民與我們攀談,晚上也有大群的民眾定期跳舞取樂,好不熱鬧。



(丹巴的漢族老婦 熱心指導我們丹巴風情)
 
    氣候雖然炎熱,但億平卻身體微恙有感冒徵兆。也好,我們就在這裡放鬆心情,暫時不趕路。因為這奇特的嘉絨藏族文化核心區,的確值得我們花時間在此駐留。



(梭坡古碉樓群滿山遍野)
 
神秘的千雕王國
 
    丹巴南側的大渡河兩岸,屬於梭坡(東岸)、頂浦角(西岸)的古雕樓群。往梭坡參觀時,車子只能通到大渡河這岸。必須步行過吊橋徒步上山。過橋後,前方的山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高達二十甚至三十公尺的高聳雕樓到處聳立,滿山遍野。等到爬上山村,近看這些碉樓,這些僅僅是利用石塊、泥巴、草木植物堆疊起來,稜角分明,在陡峭的山坡上好像要插入雲端,猶如高樓華廈,令人不得不驚嘆。其中有些有維護的雕樓其實是可以登頂的,只是膽小的人最好要有心理準備,你必須爬著獨木藏梯,層層踏過簡陋木條搭出來的內部樓層,才可登頂高雕,看盡千碉王國的好山好水。
 


(梭坡雕樓)

(雕樓內爬獨木藏梯)
 
    這裡的藏族人其實已經兩百多年沒有再蓋過雕樓,因此這些是千真萬確的歷史遺蹟。經過炭十四測定,有許多雕已甚至建立超過千年之久,最早可推到兩千多年的漢代。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風吹雨淋,甚至數次大地震的洗禮,這些雕樓仍屹立不搖,是建築學上的一大奇蹟。



(梭坡雕樓與大渡河谷)

(雕樓窗口)


    雕樓建造的原因眾說紛紜,有的說是為了防禦外侮,有的說是防妖驅魔,也有的說每當家中小孩成長一歲,家中的雕樓也就加蓋一層,直到小孩成年才停止。丹巴地區家家戶戶都有雕樓,看起來又不太像單純為防禦措施所建。後來我有一次看到不知是美國國家地理還是Discovery頻道的特別節目:有個外國學者跑遍了藏區,用科學儀器、歷史文化訪談與文獻調查的各種角度,深入研究。他認為最早雕樓的建造的確是防禦外敵。但後來在比較富庶的地區,反而變成一種特有的建築風格,也是一種財富誇耀與比較的象徵。所以我們在丹巴看到除了傳統的四角雕,甚至有五角、六角、八角甚至十三角的雕樓,就是建構在這個價值體系上的傑作。



(梭坡的八角碉)
 
    乾隆年間,這一帶發生大小金川之亂,清政府從此禁止藏族人民興建碉樓。爾後十之八九的碉樓都被強制遭到拆除,唯獨丹巴地區不知因何原因倖免於難 (但此處後來70%碉樓也因其他原因遭到拆除),所以只有在此處還可以感受當年一絲絲「千碉王國」的壯觀景象。遊覽梭坡,用一個下午的時間走在百年黃連木下、再登上五角碉展望大渡河谷風景,感受一種神秘谷文明的滄桑氣息。



(梭坡民居門口的小孩與門楣上的時輪金剛咒牌)

(走在百年黃連木下 遠方為大渡河谷)
 
童話世界甲居藏寨
 
    丹巴另一處特色就是特有的藏式民居。其中以縣城北邊位於半山之上甲居地區的建築風格最具代表性。比起神秘的古碉群,這裡的民居展現的是另一種詼諧與可愛的氛圍。當我們進入甲居,感覺好像走進了童話世界一般,數以百計如小城堡般的民居錯落在河谷兩岸的山坡,這種景象比身處瑞士山城還要神奇難以想像,因為這些造型奇特的屋舍實再是太可愛了!目前的甲居,已闢有完整的步道系統,因為遊客並不如想像的多,可以花個一天或半天的時間輕鬆遊逛這個廣大的山村。有興趣也可以造訪這裡的民居,許多藏民都相當熱情地邀你參觀。



(丹巴的嘉絨藏式民居) 

(甲居藏寨散佈山坡上)
 
    在丹巴待了三天的時間,億平的感冒也逐漸康復。差不多是離開的時候了,我們即將離開這個襖熱又神秘的異域。離開縣城的早晨剛好開始下雨,我們終於查覺到一絲絲涼意,要走上真正的川藏北線,這裡特有的高原人文風情正迎向前來。


(甲居藏寨位於大金川西岸山坡上 猶如童話世界)
 
    撘了一整天的公車,不停滯的越過知名的八美村,再過道孚、爐霍這兩個不受遊客干擾的康巴縣城,城與城之間,只是不停止流轉的草原、江河曲流與高山連綿的景觀。散落在山間的藏族的民居的樣貌也逐漸變化:從用石塊推疊,白黃色紅彩為主的嘉絨藏寨風格,逐漸轉變為木頭構築,有著繁複幾何雕刻與多彩裝飾德格風貌。從這一點跡象顯示,我們已經進入了屬於川西北的康巴文化區。



(德格甘孜附近的民居風格)
 
雪山之鄉甘孜城
 
    甘孜位於長江最大支流~~雅礱江的中上游地帶,是四川西北部重要的縣城。縣城本身十分熱鬧,城外包圍著廣大的青稞田,更遠處,雪山與岩山連綿不絕,雅礱江一衣帶水流過城邊,已經不是南線上那條萬馬奔騰的巨龍。這是個美麗的高原之城,冬季,四週盡是一片銀白,素有「雪山之鄉」的美譽。
 


(雅礱江上的吊橋)


(由甘孜寺俯瞰甘孜城)

    登上縣城後方甘孜寺的廣場,可欣賞到整個甘孜縣城和城外如詩如畫的山水。甘孜寺本身是黃教格魯派,是達賴五世弟子霍爾-曲吉昂旺平挫於1662年所建。當然,我們參觀很多都是後來重修的建築。這裡因為遊客稀少,喇嘛們都很親切,甚至連門票都忘了跟我們收。眾神殿與彌勒殿可任由我們進入拍照。這種情況,在拉薩日喀則這種觀光重鎮是不可能發生的。而在川藏北線,藏傳佛教寺院卻以很開放的態度接待我們。也許因為沒有眾多遊客的壓力,自然限制也就少了許多,這也是我對這裡寺廟印象深刻念念不忘的原因。



(甘孜寺彌勒殿中的彌勒坐像)
 
高原小城馬尼干戈
 
    甘孜西去,廣大連綿的草原山群不斷湧現,翠綠的色彩叫人眼睛幾乎無法逼視。還是在車上整整搖晃了六個小時,我們才抵達了德格縣境最東邊的馬尼干戈,這是個高原山城,海拔四千多公尺,是川藏北縣重要的交通樞紐。北可抵石渠、青海玉樹,是藏族歷史英雄格薩爾王南北爭戰的故鄉領域。西行則循著317國道翻過北線最高的雀兒山埡口,直達四川省境內最西的德格縣城。



(馬尼干戈雨後的彩虹)
 
    許多遊客都會在這個看似不起眼的高山小村停留。因這已是新路海與雀兒山~這兩個川藏北最有名的自然景點的前哨站。我們到的時候,高原小城上寒冷的飄著微雨,與一群大陸背包客搭伙吃著豐盛的合菜,瑟縮在溫暖的室內以避開高原的寒氣。喝著暖活的酥油茶,突然窗外灑進金黃色溫暖的陽光,我第一個衝出餐廳,果然看到天邊掛了一個非常完整的彩虹。聽我一說,大夥一股腦跑上樓頂,欣賞這乍現卻可能稍縱即逝的高原奇景。已接近夕陽的雨過天青特別動人,這個稍嫌商業化觀光小村,仍不吝惜於適時展現他奇特炫麗的面貌。晚上一群人擠在狹小的屋內抬槓聊天,讓這個寒冷簡陋的高原小城,充滿了熱絡興奮的情緒。



(馬尼干戈飯館外賣民族飾品的藏族婦女)

(馬尼干戈一景)
 
川北明珠與川藏第一險
 
    距離馬尼干戈十多公里遠的新路海,是川藏北縣上一顆閃亮的明珠,就隱藏在離公路不遠的雀兒山冰河谷下。一大早約四點半就起床,讓這裡的康巴司機載我們上新路海欣賞清晨美景。新路海水色奶綠,附近山坡和湖岸湖中都錯落著巨大的花崗岩冰積石。許多石頭上都被藏民精雕著六字真言,或其他藏傳佛教本尊真言,是個結合自然美景與宗教氣息的美麗湖泊。清晨時分,朝陽照得高六千多公尺的雀兒山一片金黃,是新路海最美的時刻。


(清晨的新路海)

(新路海倒影)


(巨石上的真言)
 
    兩個同行的大陸女背包客見到新路海,一直在嚷嚷著見面不如聞名,因為她們已經跑遍了大陸好幾個月,自然對這樣的景色有點麻木,這點我或能體會。不過因為本來對此地預期不高,反而讓我有一種驚奇之感動。忙著拍照取景之餘,老毛病又犯,我竟然忘了一顆重要鏡頭在小山頭上,直到回到入口處才驚覺。只好花點錢請康巴漢子騎馬載我重回故地搜尋,為此耽擱了不少時間,差一點趕不回馬尼干戈趕搭往德格的班車。


                                 (雀兒山附近驚人的岩壁景觀)


(湖水奶綠的新路海)

(翻越雀兒山啞口途中遇到的拋錨車輛)
 
    新路海之後,公路輾轉攀升,脫離廣大高原草場,進入荒涼險峻,岩崖與岩原遍布的高山世界,正是要翻越有「川藏第一險」之稱的雀兒山口。這個路段是土石路面,曾經是進入西藏最困難也最驚險的路段。就算是現在,路上也仍見到爆胎等待救援的面的車,何況是大雪封山的冬季時刻。外地旅客更是常常再此發生嚴重的高山症狀,甚至有死亡案例出現,第一險之名絕非妄語。



(雀兒山) 

(川藏第一險雀兒山啞口)



    山口位於雀兒山北方埡口,高達5050公尺,317國道在此翻越而過,也是全北線的最高點,雖然這時候天氣不是頂好,但高山壯麗的景觀和公路的險要氣勢仍讓人不由得讚嘆。雀兒山主峰則高達6168米,位在新路海西側,是中國國內的著名名山,攀登起來困難度頗高。
 
印經院裡的時光
 
    雀兒山口過後,寧靜安祥的U型谷地出現,好像到了阿爾卑斯山一樣,公路從高處蜿蜒到谷底。以印經院聞名的德格就在此溪谷下游。德格縣城本身已經十分接近金沙江主流,也是四川最西邊的縣份之一。


(往德格的山路迂迴下至U型谷)

 
    德格名聲之響亮,與拉薩、夏河並稱全藏地三大文化中心。最重要的理由就是這裡有個建立於1729年的巨型印經院。由德格土司家族全力支持,光是建築的部分就花了27年的光陰歲月才完成。這裡保存了830部各教派藏傳佛教經典,總共有29餘萬塊經文木刻印版。整個印經院就像個巨大的木刻版圖書庫藏,不但是藏區規模最大,也是全世界級的印刷「活化石」。



(德格印經院)

(印經院迴廊)


    在這裡,三百年來漫長的歲月始終如一,印經工人日復一日熟練、反覆的拓印著藏式狹長形的經書頁,手藝熟練的程度叫人嘖嘖稱奇。而新的木刻印版也仍持續雕刻出產中。我們走在陰暗、排立有如迷宮的經版架之間,時光好像回到了幾百年前一樣。很感慶性,可以欣賞到保存這樣完好的活的歷史文化資產,對於藏傳佛教、版本學有興趣的億平更是如獲至寶。



(經文拓印中 動作非常的熟練)

(印經工作台與其後的經板庫存架)
 
    印經院雖然名聲響撤全國,卻幾乎沒有什麼遊客,因為德格離成都、離拉薩都太遠了。就像這個縣城有點空曠散漫的氣息一樣。我們在完全不受干擾的狀況下,能夠用緩慢的步調遊走其間,靜靜的沉思與體驗這遙遠如古國的文化聖地。這裡的建築與壁畫也非常的精采,經院外面,煨桑台裊裊的松煙升起,虔誠的藏族民眾與苦行僧不停的繞轉紅色的外牆,耀眼的陽光下,我們的心靈也獲得一種寧靜的喜悅。



(印經木板與印出來的經書頁)

(轉寺中的藏民)

(轉寺中行五體投地禮的苦行尼姑)
 
    過了德格,跨過金沙江大橋。終於,正式進入西藏自治區的範圍,那又是另一段奇異的藏地風情之旅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