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起來登山 旅行 攝影 過生活吧!
  • 226000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奔向花蓮 山海攝影之旅(上) 偉哉蘇花道

 
我說過了,這次去花蓮主要目的是工作取材,所以重點是攝影。因為攝影,我要帶單眼數位、傳統底片一機四鏡、還要帶一套45相機。這些東西,不太可能跟著單車走。開車嘛,不能像是騎機車那樣,在很想停的路段隨停隨照,特別是在蘇花或太魯閣這種地方,更遑論坐公車或是火車。所以我只有唯一的選擇,機車,無論聽起來多麼的糟糕,它就是我目前唯一的選擇。
 
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我現在無汽車也無單車沒有錢。


 

因為要計算成本效益,不打算住好的地方,花蓮可投宿的朋友都剛好不在。我用了兩種方式來省錢,一是邀了另兩個朋友在花蓮與我會合,先住一晚經濟平價民宿。再來,就是找有香客大樓的寺廟掛單,住宿費嘛,就香油錢隨意。結果算來算去,這趟最貴的地方還是花在底片與沖印費…


(花蓮夜景)
 
我這次只有三天的時間,先從北宜殺到宜蘭,夜宿蘇澳。天一亮就開始蘇花之旅。是的,蘇花是這一次的重點,行走多次,居然沒機會好好拍照,這是台灣最具代表性與美麗的風景之一。中午抵達花蓮,與朋友會合,再去太魯閣、能高越嶺東段瀧澗台電道路、月眉山北產道。把該拍的點取景回來,有剩餘的心情,才來享受旅遊的感覺…


 

(海岸山脈北段遙望花蓮市 海岸 與清水山系)
 
出發前,風神颱風要不要登陸成為我是否要出行的重點。明明天氣好得不像話,颱風看起來也不會那麼快來,但氣象就是說第二天就會影響台灣。不管了,有時候就是要賭一把,我就賭這次氣象局預報不准。星期天中午,大背包上車,從羅斯福路接上北新路,很快就踏上北宜公路的迂迴山道。



(坪林附近的幼瀨河階地)
 
因為北宜高的興建,就算在假日,公路上車子也不多,倒是自行車騎士一個接著一個。在坪林的7-11,誇張的擠滿了休息中的單車客與重機客,看來單車真的成為了全民運動,大家也越來越重視休閒與運動的品質了,是可喜的現象。不過,除了7-11,艷陽照耀下的坪林卻異常蕭條,北宜高興建後,幾家歡樂幾家愁,讓人看盡世事變遷。


(北宜午後難得如此清朗,可見三角崙與大小礁溪山)
 
坪林過後,山路變得更加轉折,漫長無盡。即使是下午三點,天空依然沒有一絲雲彩,就連平常幾乎都雲霧繚繞的三角崙、大小礁溪山,都毫不保留的現身。果然是颱風的影響。我只暗求風神再慢一點點,讓明早的蘇花公路還有半日的晴空。抵達縣界,這是展望蘭陽平原和龜山島的好地方。今日萬里無雲,平原南方的中央山脈已清晰可見,但空氣透明度仍舊沒有到極致。眼看北二高雪山隧道口的車流大排長龍,我卻在這裡大方閱讀著遼闊的大地之詩。



(北宜縣界南望蘭陽平原與中央山脈)

(北宜高雪山隧道南口大塞車)
 
順便提醒一下,其實拍攝蘭陽平原大景最好的地方不在縣界瞭望台,而是在之後九拐十八彎的一些路段上。但是這些地方停車不容易,來往車輛更是急速飛馳,真的要停下來拍的人,可要非常小心。


(龜山島與頭城附近平原)
 
迂迴下降,終於來到平原,此時太陽還沒下山,奔馳在平野田疇,溫暖的風吹來,天地一片橙黃色,心情也大好。過礁溪,抵宜蘭,我不會錯過宜蘭的大學前的「真渴」奶茶店。買杯口味濃重的黑糖波霸,歇息一下,再衝到羅東。林場肉羹已經關門,只好到羅東夜市去湊個熱鬧。知名的「阿灶柏」羊肉攤生意越作越好,星期天晚上還是排了十多公尺的長龍,以前來可沒那麼誇張,已經飢腸轆轆的我看到簡直絕望。狠下心決定嘗試隔壁的「羊鋪子」,鼓勵一下較弱勢的店家吧。其實,「羊舖子」的羊肉湯吃起來好像也一樣贊,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總覺得口味比較「濁」一點,臭豆腐倒是更勝一籌。



(真渴紅茶店)
 
離開夜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為了明天一大早起身,今天勢必趕往蘇澳。蘇澳不是大部分旅客會停宿的地方,比起宜蘭、羅東、礁溪,這裡的晚上顯得冷清許多,卻也清新可愛得多。老式的旅館,泛黃的壁紙,透露這裡潮濕的氣候。老闆娘說話直接、大聲又熱情,真是對上我的胃了(大家可別誤會)。古道專家陽南郡曾提及,這些蘇澳人當中,有些很可能是神祕的「猴猴社」族群的後裔。街頭人雖然稀疏,這樣的地方人情味卻挺重。還記得某年去爬草山橫斷的前一晚,隊友們停在蘇澳街頭吃宵夜,麵攤老闆一聽說我們要去花蓮探勘,就超級興奮,切了當晚剩下的所有滷味要給我們上山加料(也加重量!)。這種溫馨的小事情總是令人難忘。不過這次,我已經找不到那家麵攤了…



(朝陽出升照耀太平洋)
 
清晨四點多,很痛苦的起身,小旅館的鐵門還是關著的,得自己打開。發動我的迅光,邁向蘇花公路,眼睛還不很適應已經日出後的陽光。蘇花這條路,從清朝總兵羅大春的「北路」(「中路」就是八通關越嶺道,南路就是「崑崙坳古道」)起,一直是北台灣通往後山的最重要通道。雖然現在的蘇花公路與當年的「北路」基礎大不相同,而是日據時代「臨海道路」的後身,但同樣穿越千山萬水的氣魄。在羅大春紀錄中「峭壁插雲,陡趾浸海,怒濤上擊,眩目驚心;軍行束馬捫壁,蹜蹜而過,尤稱險絕。」的場景,總讓人對於這樣一條偉大的道路感到動容,其辛苦不亞于中橫公路太魯閣天祥段吧!如今,「蘇花替代道路」也許就要出現,無論贊成與反對,找個機會,用心的在蘇花公路走一遭,不只是交通的路線,體驗這裡特有的山海之美,別糟蹋了這難得的美景。


福建臺灣奏折·北路中路開山情形
:
http://big5.am765.com/wx/wxfl/lswx/200706/t20070629_11047.htm



(蘇花公路廢棄路段的巨大落石)


公路很快就爬得頂高,朝陽灑落南方澳東方的太平洋一片金黃,閃耀得讓人動容。不過天頂上的一大片黑雲,讓人擔之後的天氣。公路繞過東澳嶺山腹後,烏石鼻長伸的岬角,和弧度優美的東澳灣出現眼前。在這清晨十分,倒不若艷陽下那樣的閃耀動人。東澳,是一蘇花公路第一個小村,也是個一個寧靜的小村。由此向北可望見東澳嶺,是中央山脈的起點峰、也是一等三角點、天文三角點,是個地位非常特別的山嶺。多年前我曾經來此攀登,大夥還有被虎頭蜂追逐咬傷的難忘經驗,如今這裡已劃成軍事禁區,一般能無法攀登。山頂的山海勝景,就留給那些常年駐守的阿兵哥們去欣賞了。
 

(艷陽時分的烏石鼻)



上不了東澳嶺,我今天卻另有私密觀景點。當機車離開東澳,再次盤旋上山,視野又逐漸開闊。蘇花公路在烏石鼻西邊開了個山洞,直接貫穿大南澳嶺山腹,節省的繞行山腹的路程,卻也少了一段風光可賞。舊的公路向東迂迴數公里,是今天的探險之路,從這條私密景點,可以北望整個東澳海灣與東澳嶺。站在山腰高處,大洋看似離我那麼近,卻又顯得無比的遼闊,我的心又再次受到震撼。



(北望東澳灣與東澳嶺)
 
很喜歡在高處看海這樣的景觀,我稱之為「山海勝景」。無論何時何地,簡直是百看不厭。從清晨、下午、黃昏,甚至是夜幕低垂時分,各有各自的美感。台灣其實有很多這樣看高處海的地方,這跟在海邊看海的感覺,有很大的不同。因為身在高處,海洋變得更遼闊,更廣大,卻因為它無聲無息,而更加夢幻而孤寂,好像大地亙古以來永恆不變的舞台。




(粉鳥林港附近的漁船)
(南澳平原,後方可見萼溫斷崖 金巢山與飯包山)

 
抵達南澳平原,南方的飯包山、金巢山都出現眼前,雲層好像在退散。老天保佑,又是個好天氣。南澳是南澳溪的出海沖積的一片廣闊的平原。這裡是進入有「台灣亞馬遜」之稱的大濁水、大南澳山區的入口之一。南澳鄉整片廣闊的中級山領域,過去曾是泰雅族大南澳群活躍的天地,日本人為了管理群山萬壑中的原住民,還特地開闢了一條「比亞豪警備道路」。爾後這些部落如舊比亞豪、舊金洋、舊武塔等全都被遷到海岸邊的新部落,這一大片山水成了無人野地,反而避開了道路開發的命運,成為道道地地的秘境,也是中級山探勘好手熱衷的完整區域。每每車過南澳,我都會向西遙望那翠綠到發亮的群山,想想層在那些山中的記憶,讓一個人的工作之旅也變得感性起來。



(向北回望烏石鼻)

(萼溫斷崖)
 
南澳之後的海岸路段,就是所謂的萼溫斷崖,這裡山勢更高,直逼海岸,已經有清水斷崖的六分姿色。每當經過這個路段,都會試著停下來,除了欣賞斷崖之美,就是要看看南方號稱台灣最漂亮的三角洲~~和平三角洲(另一個漂亮的三角周是太麻里三角洲)。很可惜的,因為經濟因素,和平三角洲硬是被挖開了一個大港,上面還有一個高的誇張的大煙囪。也許經濟真的很重要,不過,構圖改變,再也見不到以前那個記憶中的和平三角洲了。
 

 
(萼溫斷崖海岸)
(和平三角洲)

今天天氣真的好極了,在大濁水溪(和平溪)大橋上,連發源地南湖群峰都清晰呈現。越過水泥廠林立的和平三角洲,人已身入花蓮縣境,公路穿越的地形景觀越來越險峻。過了和中、和仁隧道,清水大山北稜從湛藍的太平洋拔地而起兩千多公尺。碩大的山體,像巨人般強壯驚人。





(和仁隧道南口望和仁與清水北稜)


我們已進入了全台灣地形變化最劇烈的地區。和平溪到立霧溪流域這一帶廣大的中級山,如清水大山、三角錐山、曉星山與塔山等,從兩千多公尺的絕頂,到海拔不到一百公尺的溪谷、平原甚至海岸,已經不是鄭愁宇「凝固的波浪」所可以形容。這是老天最有魄力的蝕刻雕塑作品,於是,有了「清水斷崖」、「太魯閣峽谷」這樣的世界級景觀。其實我認為「清水斷崖」在獨特性上更勝太魯閣峽,也許因為種種原因,卻少了應有的重視。


(清水北稜從兩千多公尺直落海平面,左方為右岸山)
 
我常想,從現在最熱門的話題「陸客來台」思考,到底台灣的自然風光,哪些對陸客是最特別的?比山,台灣的高山的確漂亮,卻不容易讓初來乍到,或是已見過西藏新疆那樣偉大的山岳人所感動。但,高山配上大海,就不一定是尋常人能看到的景色。台灣的東海岸,特別是蘇花路段,因為剛好是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海洋板塊的斷層交界,從一兩千公尺的高山,陡落入色彩繽紛、燦爛耀眼的太平洋。這是遍尋全中國都找不到的奇景,就算在世界各地,也是難得可見。

大圖

(色彩明艷的海岸)

 
引述一段批踢踢旅遊版精華區看到的網友簽名檔:
 
  英國生物地理學家古里馬(F.H.N.Guillemard):「太陽冉冉升起,清水山上泛著深紅,以下仍罩在暗雲的帷幕裡。我們像被咒語懾住般凝視,視線越過墨汁似的海水,一種超越莊嚴的心情,在靜默間湧起。霧帷愈來愈高,時而隱藏,時而露出山峰、綠林與峽谷。在有知世界中,最高的海崖就在我們眼前揭開,它是壯麗的。很少有懸崖能比美國加州優勝美地(Yosemite)、奧克尼(Orkneys)、荷伊(Hoy)、馬迪拉(Madeira)的海崖;挪威的壯麗峽灣海岸……但這些,在福爾摩莎的巨大斷崖前,都變得渺小而微不足道。」
 
註:該網友翻譯自古里馬1886年出版的"The Cruise of the Marchesa to Kamschatka & New Guineaa, with notices of Formosa, Liu-Kiu, and various islands of the Malay Archipelago"。



(舊匯德隧道路段北望)


印象中前兩年,國家地理雜誌好像也有將台灣東海岸評選為亞洲十大美景,並評論為「被人們所遺忘的絕美海岸」(也包括花東海岸)。雖然沒足跡還未能踏遍世界各地,但古里馬與國家地理雜誌的眼光,卻說出了我心中長久以來的感受。身為台灣島居民,真該替我們有這樣傲人的好山好水倍加珍惜。



(巨岩上的磯釣客)

(清水大山南面,右側為千里眼山)
 
和仁過後,是蘇花公路的最高潮—清水斷崖段。清水山南稜東邊像是被刀切開,直逼入海,太平洋不只是一片湛藍,而是從淺藍、天藍、碧綠、靛青多層次的顯現。崖下海邊,巨浪敲擊著大塊的落石與崖壁。在一個超級險要又孤立的地方,居然還看到兩個磯釣客在釣魚,左思右想,真搞不清楚她們是怎麼過去的。我在此處放縱自己,停車、拍照,享受美景。天氣其實熱得不得了,卻渾然未覺,連快中暑了也不知道。一直到朋友已經到了花蓮,等待了一個小時,打電話來催促,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這段如魔力般的公路,直奔奇萊平原。
 


                 (崇德海岸回望清水斷崖)

到了熟悉的花蓮,與朋友會合,除了繼續取景,當然不忘了回味這裡的美食小吃。剩下,就留待下篇慢慢介紹吧!




(清水斷崖海岸)

(熱昏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